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五十八章 欣慰的眼泪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集源镇的菜市街上,秋琪正掰着手指在算今天要买的东西。

    ‘胡椒……膘油……三韭……呀,今天这是要做炒鸡子吧,不知道能王叔会不会留点在后厨房~’

    “哎呀!”

    正当秋琪想着美味的炒鸡子时,手中攥着的铜板突然掉到了地上。

    “哎呀呀,不要跑,不要跑!”

    但铜钱当然不会听她的话,依旧我行我素的往前滚着,而且越滚越快,直到一只大手突然从天而降,将它一把抓住。

    追着铜钱的秋琪眨巴了一下眼睛,视线随着那大手慢慢抬起。

    “是你掉的吗?”骆闻舟拿着铜板问秋琪道。

    秋琪刚要开口说谢谢,就看到一张英俊到极点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咚!咚!”

    几乎听到自己心跳声的秋琪浑身僵硬的说道:“是……是我掉的,谢谢你。”

    骆闻舟听完看向铜钱说道:“谢谢你啊。”

    秋琪听着有些奇怪,看向骆闻舟问道:“公子为何谢这铜板?”

    “谢谢它让我有机会与你说话啊。”骆闻舟微笑着看向秋琪。

    “咚!咚!”

    这一下,秋琪确定自己的确是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甚至感觉心简直快要跳出来了。

    从未听过这种情话的秋琪小脸一下变的通红,吱吱唔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只能一个劲你你你,我我我的。

    “抱歉,是小生唐突了,铜板还你。”骆闻舟说着将铜板递还给秋琪。

    迅速将铜板抓回手中,秋琪低着头道:“没……没关系。”

    “那……姑娘愿意和我共游这菜市街吗?”

    秋琪听完忍不住噗哧一笑,“这菜市街有什么好游玩的。”

    “小生是第一次游历此地,所以想到处看看。”

    秋琪一听顿时来劲了,“原来你是第一次来我们集源镇啊?难怪……”

    “难怪什么?”见到秋琪欲言又止,骆闻舟问道。

    秋琪怎么可能把心里那句‘难怪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说出口,连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那我就带你去逛逛菜市街吧。”

    “谢谢。”

    到了黄昏,已经和骆闻舟有些熟络起来的秋琪万分舍不得回去,但她能出来的时间就这么一点,若是再晚,就该挨板子了。

    于是在一座雕塑前,秋琪抬头看着骆闻舟道:“公子……我得回府了,不然府里的人会担心。”

    骆闻舟一听连忙拍了下额头道:“都怪我,差点耽误了姑娘,那快些走吧,我护送姑娘回去。”

    秋琪虽然很想说不用了,但最终还是没舍得开口,低着头抬起时指了指西面道;“就……就在那。”

    “好,那我们走吧。”

    一路来到一座壮观的府邸前,骆闻舟感慨道:“原来这里就是叶府啊,真气派。”

    “是呢,我们家老爷清了好几位大师来造的呢,你看那花圃,是不是特别漂亮。”

    骆闻舟听完却是摇摇头,看着秋琪说道:“我觉得那些花儿根本及不上你的万一。”

    “哎呀!公子您又说这种话来逗弄琪儿了,您要在说……琪儿就真不理你了!”不过嘴上虽这么说,但秋琪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好,既然姑娘不愿听,那小生便不再说了,若是……”

    “不……不是的!我不是不愿听,是……是……”

    “那小生究竟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我……我也不知道!我该回去了。”秋琪跺了跺脚,却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骆闻舟趁势说道:“不知道我以后还能再见着姑娘你吗?”

    “嗯……若是公子还想见我……”秋琪说完看了看四周无人,小声在骆闻舟耳边说了两句悄悄话后便如受惊了的兔子一般快速逃走了。

    ……

    第二天酉时,江北然听完骆闻舟的汇报后淡然的表情差点没绷住。

    ‘没在那叶府里住过几十年,是绝对不可能对整个府邸了解成这样的吧?’

    骆闻舟交上来的这份汇报可以说是详尽到了极点,大到叶家何时祭祖,小到叶家最小的娃喜欢用什么姿势撒尿,那全都是调查的清清楚楚。

    不过江北然也正是看中了骆闻舟这份情报搜集能力,才会选择让他去打听,所以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仅仅是有些而已。

    “做得好。”拍了拍骆闻舟的肩膀,江北然说道:“今天晚上就先休息一会儿吧,我教你些新的丹方。”

    骆闻舟听完眼镜一下亮了起来,立即朝着江北然拱手道:“多谢师父。”

    吃完一顿美味的晚餐,骆闻舟坐在江北然摆出来的鼎炉旁认真聆听着教诲。

    在描述炼制灵紫丹的需要的温度时,江北然看向骆闻舟问道:“还记得我最初教你炼丹时对过你的话吗?”

    “弟子铭记在心。”

    “嗯,说一遍。”

    “师父说,五金尽有毒,若不炼令毒尽、作粉,假令变化得成神丹大药,其毒若未去,久事服饵,小违禁戒,即反杀人。”

    “很好,你的碧麟体虽然能够化解一部分丹药的毒性,但等到你以后炼制那些高品的丹药时,想要祛除药中的毒性就没这么容易了,所以趁着教你炼制这紫灵丹,我决定再教你一门炼丹的法门,其名为寒蟾决。”

    骆闻舟听完大喜,立即拿起手中的笔准备记录。

    “银桐化砂,方禀南方之六丁明火,外阳而内阴……”

    这时站在帐篷一角旁听的吴清策顿感一阵困意袭来,没办法,师兄说的炼丹法实在太深奥了,他是越挺越乱,越乱就越困。

    瞥了眼“摇摇欲坠”的吴清策,江北然不禁想起小学时那些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的同桌,那挣扎的小表情叫一个销魂。

    不过江北然也没要吴清策的意思,毕竟大家都是术业有专攻嘛,天底下哪来这么多的全才,能专精一项就已经很好了。

    这一课直接上到了早晨太阳升起,蹲在墙角的吴清策早已呼呼大睡,江北然给骆闻舟煮了碗粥后说道:“再给你三天时间,去把集源镇其他三大家族的底也摸一摸。”

    “是。”学了一晚上炼丹依旧神采奕奕的骆闻舟拱手答应。

    等骆闻舟走后,江北然又盛出一碗粥走进了帐篷。

    将粥碗放在吴清策的鼻子下面晃了晃,就看到吴清策的眼睛猛地一下睁开!

    看着面前师兄的脸,吴清策连忙解释道:“师兄……我本来没想睡的,是……”

    “不用解释了,快喝吧。”

    “多谢师兄!”接过碗和勺,吴清策高兴的吃了起来。

    “之前我让你思考的那个问题,想的怎么样了?”

    正大口喝粥的吴清策立即放下碗说道:“我想到了。”

    “哦?”看到吴清策这次的反应不是愣住,江北然竟感到一些欣慰,点头问道:“说说看吧。”

    深吸一口气,吴清策回答道:“师兄上次为了宗门出山时,是去了掩月宗,最后也正是因为师兄去了掩月宗,所以才平息了一场原本足以席卷整个峰州的大祸。”

    说到这,吴清策抬头看了眼江北然才继续说道:“所以……我认为师兄这次出来也是为了同样危险的大事。”

    吴清策低头说完却没有等到江北然的任何回馈,于是便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却发现师兄的眼角竟然有一滴眼泪滑落。

    “师……师兄!?您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您告诉我,我一定改,一定……”

    正当吴清策慌的六神无主时,江北然突然抬起手对他说道:“不,你说的很好,师兄我非常欣慰,去收拾一下吧,准备跟我一起去集源镇。”

    听完师兄这番话,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的吴清策拱手道:“是。”

    看着吴清策离去,江北然抬手抹去了眼角的眼泪,这眼泪中虽然的确含有一些对吴清策终于开窍了的欣慰,但更多的还是为了他自己。

    连吴清策都能想明白这事,那陆胤龙只要调查一下自己在归心宗的五年,迟早也会注意到这点的,甚至有可能已经想到了点什么。

    虽然现在没什么事的情况下,自己还能落个清闲,但以后一旦再发生什么关乎宗门的大事,自己想推脱估计就会非常难了。

    不过对于这样即将到来的未来,江北然也是能坦然接受的。

    首先归心宗的羊毛已经越来越难薅了,甚至山下的羊毛也越来越少,这让好几次都没白嫖到属性点的江北然很不快乐。

    毕竟不能白嫖属性点的话,他还怎么实现天下无敌的梦想呢?

    二来就是他最近触发的地级选项已经是相当多了,但再也没有发生像当初林榆雁那样跳出最低都是黄级难度的选项。

    也就是说他基本已经能驾驭地级的咸鱼选项了,只要以后保持着这份小心,那即使以后一口气撞上十几个地级任务,他肯定也能从容应对。

    ‘淦!我干嘛要立这种flag,呸呸呸!’

    总之这次天级的选项对他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考验,如果能完美的处理好这次天级的咸鱼选项,那即使以后被一大堆大佬盯上,他也进可团战一打五,退可泉水二十投,总之就是突出一个游刃有余。

    ‘淦!所以说为什么我要立flag,呸呸呸!’

    将脑子里那些falg一股脑都丢出去,江北然走出营帐带着吴清策下山来到了集源镇。

    集源镇不愧是泗盘郡最四通八达的城镇,刚进入小镇江北然就发现这里热闹非凡,街道两边茶楼,酒馆,当铺,作坊应有尽有,不只如此,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再往里走,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脚店、肉铺、公廨等都在此处。

    不过江北然这回来并不是逛街的,走在路上时他仔细倾听着酒肆或者茶馆中客人的一言一语。

    “哎,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叶家的那些公子哥很少出来寻欢作乐了啊。”

    “谁说不是呢,不过家里出了这么大丑,还我我也没脸出来。”

    “哈哈哈,叫那些纨绔再嚣张,这下得夹紧尾巴做人了吧。”

    “嘘,你小点声,人家虽然被退婚,但收拾我们还是很简单的。”

    “也是,来来来,喝酒,为这高兴事干一杯!”

    ……

    路上类似的对话江北然听到不少,可以确定这叶家在集源镇的风评并不是太好。

    ‘嗯……有几个败家子的哥哥和刁蛮任性的姐姐,这很主角。’

    探听到一些消息后,江北然带着吴清策去到了一处镇外的一处树林,按照骆闻舟提供的情报,这里是叶家平时训练自家弟子的地方。

    穿上泯然,江北然和吴清策一起跳上了一刻高大的梧桐树静心等待。

    当时间来到未时,一批年轻弟子就如同骆闻舟所说的那样来到了树林中。

    虽然江北然从没见过那个叶凡,甚至连画像都没有,但仅仅只是扫了那队伍中的所有年轻弟子一眼,他就确定了走在最后面的那个弟子绝对就是叶凡。

    眼神中那一分愤世嫉俗,两分桀骜不驯,三分漫不经心,十分莫欺少年穷!

    这少年站在队伍中是如此的格格不入,脸上那谁都欠他八百万的表情,简直主角的不能再主角。

    ‘但手指上怎么没戒指呢……这不科学啊,不对,这不玄学啊。’

    盯着那少年的手看了半天,江北然也没没发现什么古朴的特殊戒指,这让他很疑惑。

    ‘难道是戴在脖子上了?’

    在江北然观察着这个他认定的叶凡时,树下的少年们开始了练习。

    他们的练习内容很简单,就跟归心宗上刚入门的新弟子一样,就是打坐练气。

    江北然用精神力观察了一下那叶凡,发现他的修为竟然还是只有练气三阶,也就是说在获得退婚buff之后,他的修为并没有火箭式爆发。

    ‘这不主角。’

    但就在江北然奇怪时,他惊讶的发现叶凡竟然皱着眉抬起头朝着周围四处打量,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

    ‘难道他感觉到我用精神力检视他了?是凑巧?还是主角真有什么特殊能力?’

    不过叶凡只是稍微打探了一下周围,很快便再次闭上眼开始练气。

    ‘很好,有点位面之子的味道了。’

    ps:说一下更新问题,因为后面会有很丰富的展开,所以这个礼拜我在仔细的准备细纲,不然很容易写崩。

    这会儿细纲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一口气把加更都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