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回归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告别两位几位峰州巨头,江北然直接回到了归心宗,并先来到了宗主所在的天云峰。

    虽然江北然是很想默默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但上次在掩月宗,宗主离开前给了他三张价值不菲的紫色符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先来拜谢一番。

    一路来到宗主府外,江北然走向两位守门的么满拱手道:“弟子蓝心堂江北然,想要拜见宗主,不知可否请二位通报一声。”

    其中一个么满打量了一番江北然道:“好,你在此稍等。”

    “多谢。”

    不一会儿,那进去通报的么满便折返回来,朝着江北然拱手道:“请跟我来吧。”

    再次称了声谢,江北然跟着么满穿过拱门走进了院子。

    穿过中庭,江北然站到了厅堂前。

    厅堂作为归心宗宗主会见宾朋,长幼教谕的重要场所,肯定是要能镇得住场面的。

    江北然眼前这厅堂以正厅轴线为基准,所有摆设都是以成组成套的对称方式摆放,家具、楹联、匾额、挂屏、书画。屏条等等都以中轴线形成两边对称布置,一看就非常有气派。

    “你下去吧。”坐在太师椅上的陆胤龙朝着么满一挥手道。

    “是。”么满鞠躬拱手,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喝了口茶,陆胤龙看着江北然露出一抹笑容道:“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都是托宗主洪福。”

    “进来吧。”

    “是。”

    一拱手,江北然跨过门槛走进了正厅中,抬眼便看到一块写着四个大字的牌匾悬于屋檐下。

    “关宗主的事办妥了?”

    “是的。”江北然拱手回答道,“弟子特来感谢宗主赐符。”

    “哈哈哈,是我把你借出去的,你做得好就是给我挣脸,无须多谢,这都是你凭本事得的。”说完陆胤龙又喝了口茶,神色间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陆胤龙虽然知道关十安让江北然去干什么了,但并不知道他具体做了些什么,所以他还是有些想问问的。

    但这次少年会上,吴清策的表现实在是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而且他所使的兵器和招式都是他出去闯荡时在各种隐秘之地所得,可以说他自己机缘造化所得来的好处,要远比宗门给他的更多。

    这让原本就很支持“散养”弟子的陆胤龙越发觉得“野生的”就是比“家养的”厉害,也坚定了以后只注重弟子变强的结果,而不去过多打听弟子变强的过程。

    不然以后那些弟子在外面发现了好东西或者好地方,都藏着掖着,就想着哪天脱离宗门,好独享福地,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现在的想法是如果有弟子发现了什么秘境,但凭他的实力进不去,需要宗门帮忙,那收获自然是按照功劳来分。

    但如果这弟子以自己的力量进入了秘境,且得了好处,那宗门也不会过问你是从哪得来的这些宝贝,更不会逼你把那得宝之地说出来。

    陆胤龙一直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弟子更有归属感,而不是把宗门当作敌人。

    所以他才有些犹豫该不该问江北然。

    而在陆胤龙沉默时,江北然眼前却是跳出了三条选项。

    ‘黄元青……对啊,宗主和这黄元青看起来私交不错。’

    此刻这黄元青在江北然心里基本已经确定为朝廷那一方的人,那么以选项来看,如果他现在不提醒一下宗主,那宗主肯定会在他东窗事发起和他建立起什么联系,最终被麻烦波及到。

    选择了三,江北然拱手道:“宗主,此次掩月宗细作一事,无论是关宗主还是殷教主都十分重视,接下来峰州势必会纷争不断,还请宗主早做应对。”

    听到江北然主动提出这件事,陆胤龙颇感意外,虽然他注意到江北然的时间不久,但也算了解到了一些他的秉性,知道他不太喜欢主动表现,或者说……有些喜欢藏着自己。

    来了兴致的陆胤龙顿时坐正身子朗声问道:“哦?那你觉得本座该做些什么应对呢。”

    特意思考了一会儿,江北然才低头拱手道:“弟子听闻到关宗主似乎认为黄宗主也是那次行动的组织者之一。”

    听到“黄宗主”三个字,陆胤龙脸上明显一怔,“你说的是……赤霞宗的宗主黄元青?”

    “正是。”

    陆胤龙听完不禁眉头紧锁,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看这表情,交情应该的确不错,但反应还比较平淡,应该不是生死之交的那种……这样一来,问题应该不大。’

    不过还没等江北然继续往下说,陆胤龙就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关宗主还说什么了?”

    “没有多说,只说接下来会多注意赤霞宗和黄宗主。”

    “嗯……”拖了长音,陆胤龙思考起了江北然的话。

    ‘关十安将这件事告诉北然……是想通过北然的嘴告诉我,让我趁早疏远黄元青吗,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陆胤龙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别的……关宗主还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上弟子所知也不多,只知道无论是关宗主,还是殷教主,似乎都打算要整顿正魔两道。”

    陆胤龙听完脸上再次露出了思考的表情,但很快便缓缓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次你做的很好,先回去休息一阵吧。”

    “是,弟子告退。”该说都的都说了,江北然也没有要多待的意思,朝着陆胤龙拱拱手后便退出了正厅。

    离开天云峰后,江北然又径直来到了水镜堂,毕竟这次可是施凤兰的仙羽服“救”了他,所以他回宗后第二时间来感谢也是应该的。

    轻车熟路的来到汀兰水榭前,江北然伸手敲响了大门。

    接着只听“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小朵探出头来刚要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定格了。

    “江师哥!?”

    看着小朵吃惊的样子,江北然刚要挥手跟她打招呼,就看到她直接一溜烟的朝着厅堂方向跑去。

    知道她去干嘛的江北然至今跨过门槛走进大门,并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小北然!”

    在江北然走进花圃的一刻,就听到了施凤兰熟悉的声音从厅内传出,伴随着声音,一道人影也很快向他冲了过来。

    熟练的侧身躲过,江北然朝着抱住迎花树的施凤兰行礼道:“拜见施堂主。”

    若无起身的转过身,施凤兰看着江北然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

    “事情办完,自然就回来了。”说完江北然再次向施凤兰行了一礼:“这次多谢施堂主赐的仙羽服,不然弟子恐怕就葬身在掩月宗了。”

    “什么!?”施凤兰听完一惊,接着神情愤怒的说道:“谁!是谁对你下杀手!告诉我,我把他家拆了去!”

    看着施凤兰因为气急而露出来的小虎牙,江北然心中颇为感动,拱手回答道:“对我下杀手之人已死,不需要劳烦堂主您动手了。”

    其实偷袭他的那个郁阳荣还活着,因为以后很可能还用得到,所以就被关在掩月宗里了,但江北然相信只要整件事彻底结束,这郁阳荣恐怕不太可能活着出来。

    听到那下杀手的人已死,施凤兰这才稍微有些解气的点头道:“是哪个宗干的?”

    “这事情就有些长了,我们进去慢慢说吧,我给你泡杯蒙顶茶。”

    “嗯!”施凤兰用力的一点头,“感觉好久没喝小北然你泡的茶了。”

    “其实我也就离开了半个多月而已,不算久吧?”

    “就是感觉很久了嘛!快进去,快进去。”施凤兰一边说一边推着江北然往正厅里走。

    “这部分我听过了,跳过,跳过。”

    檀木桌前,在听到江北然说到正派大多不敌反派弟子时施凤兰立即喊道。

    “嗯?”江北然有些疑惑,他觉得以陆胤龙的性子,应该不太会把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说出来,于是便问道:“堂主是从哪听来的?”

    “曼文告诉我的。”然后又立即补充道:“她是去找了几个参加少年会的弟子问来的。”

    “原路如此。”江北然点点头,“那大会上发生了什么堂主应该都知道了吧。”

    “我要听你说你下棋那段,还有你是怎么挡住大玄师一掌的那一段。”

    “我自己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区别啊。”

    “说嘛~我就要听你自己说。”

    “好好好,看在你是我救命恩人的份上,我就给你说一遍。”

    “嘿嘿。”

    等到两杯茶下肚,江北然差不多已经将他这次遇到的事情都给施凤兰讲了一遍,后者听的也是很过瘾,不时的还会跟小朵一起拍手叫好。

    “哇,那小北然你这次在大会上不是大出风头啊。”听完江北然的叙述后,施凤兰瞪大了眼睛说道。

    “唉,都是被迫的。”叹了口气,江北然以茶代酒,将眼前的蒙顶茶一口闷了。

    “那以后宗主是不是会经常安排差事给你做啊?”

    “这……希望不会吧。”

    “要不我去跟他说说?”

    听到施凤兰的话,江北然原本下意识的准备拒绝,但想了想其实也不是不行,反正宗主已经知道他跟施凤兰关系好了,那她既然能被供起来当堂主,自己跟在她后面被供起来当条咸鱼总行吧?

    ‘嗯,可以列入候选计划。’

    在心里打定这个主意后江北然朝施凤兰摇头道:“不用了,宗主挺理解我的,应该不会这么做。”

    说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取出云片甲递给施凤兰道:“这次真的是多亏你借我的仙羽服了,这份恩情我会记住的。”

    一开始时两人就约定好只是借,不然江北然还真不敢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看着江北然递来的仙羽服,施凤兰的表情有些纠结道:“嗯……要不你还是穿着吧,我可不想看到你出事。”

    江北然刚要开口,就看到三条选项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云片甲还真烫手……’

    选择了三,江北然将仙羽服塞入施凤兰的怀里道:“本就说好只穿一次,这宝甲对于施堂主应该还另有他用吧?”

    “嗯……”纠结片刻,是风浪还是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会再去帮你找件其他宝甲来替代的。”

    “好,那我就先谢过施堂主了。”

    “放心,交给我吧。”施凤兰拍着胸脯说道。

    看着施凤兰胸前一阵波涛汹涌,让江北然突然想到了以前上网时看到的一个论题。

    虽然施凤兰应该是不小了,但和她相处久了之后,江北然总觉得她还是个小孩子,而且是十岁左右的那种。

    拍着胸脯保证完,施凤兰突然涌一种期盼的眼神望向江北然道:“那正事聊完了,快来一把紧张刺激的侠客行吧。”

    紧张刺激这两个形容词是江北然一时恶趣味教给施凤兰的,如今她每次提起侠客行都不会落下这两个词。

    江北然听完看了看窗外的夜象,回答道:“今日天色已晚,我还有些事情要办,要不明天吧。”

    施凤兰听完却是一阵摇头道:“就来一把,就一把,我都好久没玩了,天天都在想呢。”说完又看向小朵道:“小朵你是不是也很想玩?”

    这次小朵倒是不算被堂主硬拖下水,听到后有些害羞的点头道:“嗯……我也想玩。”

    想着天色已晚,剩下的事情也都不是很重要,江北然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那好吧,就一把哦。”

    “太好啦!”

    施凤兰双手举高做出一个万岁的手势欢呼道。

    最后一直下到了快要子时,取得胜利的江北然在施凤兰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汀兰水榭。

    望着满天星辰,江北然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是什么呢……算了,说不定过会儿就想起来了。’

    ……

    “吸溜溜,吸溜溜”

    落霞镇中,孔芊芊坐在房间中吃着阳春面,咀嚼时望向窗口在心里疑惑的想道:“师姐和先生怎么还没回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