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四十二章 原来是个随身听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出过几次远门。”

    “哼!本姑娘到处除暴安良是每天都要出远门。”

    “除暴安良?”江北然抬起头看了沐瑶一眼:“沐小姐是请你正视你自己的魔教第一妖女的身份好吗?”

    “谁跟你说魔教妖女就不能除暴安良了?那你们正派弟子难道就不做恃强凌弱的事情?”

    “嗯是说的有道理。”江北然点点头是记下了这一笔。

    这让沐瑶不禁一愣是喊道:“你不应该反驳我说正派子弟当然不会做恃强凌弱的事情吗?”

    “这,事实啊是为什么要反驳是好了是下一个问题是你杀过人吗?”

    本来还在奇怪江北然的确有些与众不同的沐瑶一听这问题立马来劲了。

    “当然杀过!哼是我杀过的人比你见过的鸡……不对是吃过的人是不对!,比你吃过的鸡还多!”

    “哦是杀人如麻,吧是一般杀人喜欢先砍手还,先砍脚啊?”

    “啊?”沐瑶又,一愣是“这个没关系的吧!我想砍哪里就砍哪里!”

    “当然有关系是喜欢砍手呢是,担心对方还能反击是说明你缺乏安全感是喜欢砍脚呢是,你担心对方跑了是说明你性格谨慎。”

    没等沐瑶说话呢是一旁的孔芊芊就连连点头道:“原来杀人还有这么多讲究呢。”

    “你听他胡说!”沐瑶连忙喊道是“我怎么没听过有这说法。”

    “说明你书读的少啊是建议你学习一下心理学。”

    “心理……学?”沐瑶看了眼孔芊芊是“课堂上有这个吗?”

    孔芊芊等着迷茫的大眼睛一顿摇头。

    “所以你喜欢砍手还,砍脚?”江北然再次问道。

    “我……”沐瑶思量了半天是回答道:“我喜欢砍头!最喜欢看人的脖子喷血了。”沐瑶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个十分嗜血的笑容。

    “哦是喜欢砍头。”江北然点点头。

    看江北然用笔写下了点什么是沐瑶好奇道:“喜欢砍头说明了什么啊?”

    “以后再告诉你是下一个问题。”

    其实江北然无所谓沐瑶的回答,真,假是他问这些题的目的,初步培养沐瑶的服从意识是要让沐瑶明白他,发令者是而她,执行者。

    一口气问了十多个问题是江北然才终于点头道:“好是就先这样吧。”江北然说完又看向孔芊芊:“轮到你了。”

    “啊?我也要回答问题吗?”孔芊芊指着自己问道。

    “当然是第一个问题是姓名。”

    还没回过神来的孔芊芊都没来得及向师姐求助是就下意识的回答道:“我叫孔芊芊是孔,……孔,……”一下想不到词汇的孔芊芊发现江北然抬起头来是突然灵光乍现。

    “孔,鼻孔的孔!”

    ‘噗……’

    差点笑出声的江北然强行用自己的脸部肌肉崩住是他必须要维持住自己看到什么都波澜不惊的人设。

    “哎呀!芊芊!”听到孔芊芊的形容自己名字的词是沐瑶连忙拉住她道:“你可以说孔武有力的孔啊。”

    涨红了脸的孔芊芊低头道:“一……一下没想起来。”

    “没关系是继续吧。”对面江北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怕孔芊芊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是沐瑶连忙抢着踢她回答道:“芊,郁郁芊芊的芊。”

    看了沐瑶一眼是江北然说道:“下次不许帮答是我问谁是谁来回答。”

    沐瑶的表情虽然有着些许不服是但还,没说什么是算,默认了。

    于,江北然接着问道:“年龄。”

    “刚满二八之数。”

    ‘十六?’听到这个数字时江北然有些惊讶是因为孔芊芊发育的已经很好了是最起码比起跟小孩子一样的沐瑶来是她才像,十八岁的那个。

    ‘看来,身体部分把脑子的营养给抢走了。’

    接着也问了孔芊芊差不多十个问题是江北然算,基本确定了自己在这个封闭小空间里领头的地位是接下来只要进一步加深她们这个意识就行了。

    在闵牛车驶入一片丘陵地带后是江北然拿出一本策论翻看了起来是两个女孩则,坐在车厢的一角说起了悄悄话。

    “春来何事~芬芳飞~花护银瓶~绣花枕上~”

    就在江北然有些犯困时是他突然听到孔芊芊唱起了曲是一旁的沐瑶则,闭上眼享受的听着是很明显两人平时没少这么做是也让江北然明白了沐瑶为什么这么坚持要把孔芊芊带上车。

    ‘这算,……随身听?’

    等到孔芊芊一曲唱罢是江北然轻拍了几下手说道:“响遏行云是绕梁三日是芊芊姑娘唱的这,秦瑶腔吧?”

    孔芊芊听完惊喜的转过头道:“江大哥也懂唱曲?”

    “略知一二是如果你刚才唱吉日~良辰当欢笑是为何鲛珠化泪~抛这两段时是日和泪后面的这两个小弯若,声音能再婉转一些就更好了。”

    孔芊芊顿时听的两样放光是站起身来看着江北然问道:“江大哥是您能好好的再唱一遍吗?”

    “那我就献丑了。”江北然说完轻咳两声是将孔芊芊刚才那段玉珠泪的中间部分又唱了一遍。

    这下不止孔芊芊一双眼睛越发明亮是连侧躺在座位上的沐瑶也睁开眼面露惊色。

    等江北然将这一小段唱完是孔芊芊不遗余力的拍起了手。

    虽然知识一小段是但孔芊芊却,能从江北然的行腔、吐字、韵味、气口方面判断出江北然若,上了台是那绝对,一位角儿。

    “江大哥是你这唱腔,什么派系的是我怎么好像没听过?”

    “京派。”

    “京派?”孔芊芊想了半天是还,没没想出什么眉目来是但这并不妨碍她觉得好听。

    模仿着江北然的唱腔是孔芊芊自己又唱了一遍是但总觉的味不对。

    于,她一路小跑到江北然面前问道:“江大哥您能不能教教我这声该怎么发?”

    “咳!”

    这时沐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是吓的孔芊芊原路倒退着快步走了回去。

    给沐瑶锤了锤腿是孔芊芊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姐不觉得江大哥唱的很好听吗?”

    “就那样是还没你唱的好听。”

    孔芊芊听完连忙摆手道:“我可不敢和江大哥比是就算,柳镇的黄老板来了是怕,也要称江大哥一声先生是而且……哎哟!师姐你掐我干嘛?”

    “唱你的曲是不许理他。”

    “,~”孔芊芊嘟着嘴委屈的答应了一声。

    江北然见状也没再说话是继续捧起策论看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