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章 基础属性点它不香吗?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烈日当空,热浪阵阵。

    山间一条小路上,两个女孩同撑一把青色的油纸伞并肩走着。

    左侧撑伞的女孩雪肌乌发,身材颀长,袅娜娉婷,右侧时不时轻笑一声的女孩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如此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让边上原本正赶着去练功的年轻弟子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多看几眼。

    “子衿姐,孔师兄不是答应我们陪我们一起下山试练吗?为什么一定要跑到蓝心堂来找铁印?说出去不是让人家笑话我们水镜堂无人吗?”

    被唤作子衿姐的紫衫少女轻轻摇头:“我们是第一次下山试练,凡事都讲究个万无一失,孔师兄的确很厉害,但他大多数时间都在门内修行,很少下山,当铁印的次数更是寥寥无几,但下山后很多事情可不是光靠本事高强就能解决的。”

    “哦~”青衫女孩听完点点头,“那我们要去蓝心堂找到的那位铁印经验丰富吗?”

    “这你就别问了,总之你相信我就好啦。”

    “好吧,我相信听子衿姐的话肯定没错。”

    “这就对啦~快走吧。”

    ……

    “阿嚏!”

    ‘唉,真是的,又是谁在背后说我帅。’

    一条石子路上,江北然揉了揉鼻子继续往前走,当来到岔路口时,突闻前方传来一阵骚动。

    “喂,你撞了我就想这么走了?”

    “师兄实在抱歉,我刚才在思考早上师傅考校的心法,一时没注意。”

    “我看你就是故意往我身上撞!说吧,打算怎么赔我。”

    “啊?可我……”

    江北然抬眼看去,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练气期弟子咄咄逼人,不停推搡着一个明显刚入门不久的小师弟。

    同时,江北然的面前出现了三个选项。

    ‘可以啊,训斥个刚踏入炼气期的恶师兄就送玄级功体,这奖励可真够高的。’

    ‘选三也挺好,躲进人群喊一声林师傅来了就能拿两块木灵石,这性价比……高啊!’

    ‘嗯……二也可以,这雷镖我上次听徐师叔说过,能做到八百里开外夺人性命,绝对的杀人利器!’

    ‘nice,都很棒,所以我选……四。’

    做完选择,江北然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同时耳边响起一个熟到不能再熟的声音。

    ‘又是力量?这都连续第六次了啊,怎么跟吃了激素一样……’

    吐槽一句,江北然继续拾级而上,来到了一处小湖边上。

    ‘嗯~舒服。’

    感受着迎面吹来的微风,江北然坐在湖边石阶上惬意的闭上了双眼。

    而就在他享受着稍带些许湖水气味的阵阵微风时,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睁开眼看去,只见一明显是刚入门的小师妹正抱着腿在湖边抹眼泪,一张俏脸上满是委屈。

    同时三个选项出现在了江北然面前。

    ‘靠!?何方妖女?给她递块点心就奖励玄级上品的武器!?’

    被吓到的江北然连忙选择了三,然后起身扭头便走,而且是越走越快,直到彻底远离湖边,他才算终于松了口气。

    “呼……”

    松了一口气,警报解除,江北然继续按照平时固定的路线绕山走了一大圈,最后一共触发了7次选项,分别获得力量+2、体质+1、琴技+1、炼丹+1、阵法+1以及炼蛊+1。

    ‘今天又是归心宗和平的一天呢。’

    内心感慨一句,收获满满的江北然漫步走进食堂,点上一份最爱的翡翠白玉套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口馒头,一口大白菜,偶尔滴上几滴香油,江北然吃的那叫一个大快朵颐。

    “哎,听说了吗,真武堂那位骆北师兄昨天被打成了重伤,宋堂主连夜把清心堂的步师傅都给请去了。”

    “骆北师兄!?我听说他破风刀法已经大成了啊,怎么还会被伤成这样?难道是碰到什么厉害的魔教中人了?”

    “不是,听说骆北师兄是在真武堂内部被打成重伤的。”

    “啊!?内部!?那岂不是同门下的……”

    “嘘!你小声一点。”

    ……

    听着邻桌两名弟子的小声讨论,江北然摇摇头,不禁在心里暗叹一句‘人妒英才啊~’

    将最后一小块馒头丢入嘴中,江北然擦了擦嘴,收拾好碗盘走出食堂。

    ‘下午去哪逛呢,总是去小雄峰也实在有点腻了。’

    就在江北然站在食堂门口纠结之时,一道他非常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北然?”

    江北然听到后立即抬起头惊喜的喊道:“陆师兄!?”

    “真是巧啊,我刚回来就碰上你了。”陆帛归微笑着朝江北然挥了挥手,“吃过了吗?”

    “嗯,刚吃完。”江北然小跑到陆帛归面前应声道。

    “陪师兄再吃点?”

    “好啊。”

    重新返回食堂,陆帛归点了一壶寒春酒和一大盘牛肉,带着江北然找了张靠窗口的桌子坐下。

    “师兄,你这次出去历练了好久啊,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接过陆帛归给倒的寒春酒,江北然好奇问道。

    “嗯,是遇到了些小麻烦,江北地区又开战了。”

    “又打仗了?”江北然拿着酒杯的手一顿,“不知道这次又要多少势力被牵扯其中。”

    给自己也倒上一杯,陆帛归看着江北然笑道:“你还是先别担心普罗大众了,你自己呢?找到师傅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