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零农村鬼事 第312章

时间:2018-06-29作者:迷胡虫

    ,精彩小说免费!

    上一世,王艳夫妻过完年就回樊城去上班。乔晨曦因为不小心把厨房里的碗掉地上打碎了,被奶奶拿着棍子追着打,本来身子骨就不好,就这样被打死了。

    奶奶发现孙女被自己打死了,心急就想赶紧把人火化,免得让儿子儿媳发现身上的伤痕。只是不知怎的,这些天死的人特别多。

    火化都要排队,还排到了第三天。周围的街坊对打死自己亲孙女乔家二老实在看不过眼,打电话给了在樊城工作的亲戚。

    让那个亲戚去乔国栋单位里面说了乔晨曦死了的事,至于死因没有说。

    夫妻两个知道这事儿立即赶回家,王艳当然发现了公婆隐瞒不报,只想悄悄把人火化。她觉得女儿的死不对劲,偷偷去检查女儿的尸体,发现尸体上面全是伤痕。

    立即报警,王艳公婆虐待乔晨曦的事情当然就暴露出来。警察机关因乔家二老虐待儿童致死,虽情节严重,但考虑到两人年纪太大,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

    最后乔家二老在牢里四年半时,双双死在牢里。

    王艳在一开始知道公婆做的那些事情。她拿着刀要去砍公婆,幸好被拦了下来。因为后续的事件发展,她跟丈夫之间也就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因为她一看到丈夫就想到女儿的死,硬是离了婚,不再见乔家人。

    直到后面好似为了弥补对自己孩子的亏欠,一边上班一边把所有工资都捐给孤儿院。最后干脆不再上班,在孤儿院当院长来照顾失去父母的孩子。

    一直到过年后,王艳一家人去了樊城,王伶韵也没能跟院长见着面。

    但她已经避免了院长妈妈上一世的丧女之痛。,而且就凭着小晨曦的那块玉佩,院长妈妈家以后也不会过的太差。

    事情解决,王伶韵总算可以放下院长妈妈,不用担心院长妈妈走以前的老路了。

    说回到王家这边,王家所有人都赶在过年前回来团年了。一大家子的人,个个脸上的笑容灿烂。这个年欢声笑语不断。开开心心的各自回了自己的小家。

    王家在要走的前二天,大南村有一家人找上门来。老爷子根本没理那家人。

    这家人老爷子认识,他在老家几十年,附近哪个村子他没有去过。看了那男人身后跟着的,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伶韵挺好奇为什么她爷爷连话都没让那家人话说完就走了。是因为跟着那个男人过来的鬼老头?

    王伶韵是不知道这一点,但老爷子知道啊。

    来王家的是大南村的刘宝贵。跟着刘宝贵后面的就是刘宝贵名义上的二叔。名字叫刘二权,排行第二,所以别人都叫他刘老二。实际上刘老二就是刘宝贵的父亲。

    要说什么叔嫂乱伦,倒不是那回事。

    刘二权的哥哥叫刘大钱,娶个老婆姓何,都叫她何大嫂。刘大钱在50年代初就跟着别人出门想挣钱。

    把结婚刚满2年以及不满一岁的儿子留在家里。说等赚到钱就回来。

    谁知道一出门三、四年都没个消息。不只是刘大钱的老婆以为丈夫死了,村子里面的人也都是这样以为的。

    刘二权在这三、四年里一直都帮忙照顾着嫂子和侄子。见大哥一直没有回来,又没有点消息,加上别人都说人肯定是不在了。

    早些年为他哥哥娶媳妇已经花光家里所有的钱,哪来的钱给他结婚娶媳妇。想想,他一个光棍,他嫂子现在成了寡妇,于是刘二权就跟嫂子在一起了。

    可事情也就这么巧,两人在一起没多久,刘大钱回来了。村里人看刘大钱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挣到钱了。因为全身上下穿的就是城里人那样的打扮。

    刘二权本来还以为这下糟了。这是可是夺妻之恨,自己是没理的一方,这要打是挨定了啊。谁知道刘大钱回来别的没说,直接就要跟何大嫂离婚。

    说什么跟何大嫂是封建婚姻,两人在一起不幸福,他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这些话都是费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外面有了情况,不是找个漂亮的,就是找了个有钱的。所以老家的这个糟糠妻就该下堂了。

    何大嫂哭的那叫一个惨啊。虽说她跟小叔子在一起,但那也是因为丈夫三、四年没有回家,小孩不满一岁吃、喝、病,哪样不要钱?她一个女人哪里有办法挣钱。

    小叔子这些年一直照顾着她们母子。带着儿子,她想自己也找不到更好的人嫁。于是就跟小叔子在一起了。不管怎么说,她守了三、四年,也算是对的起丈夫了。

    谁知道丈夫根本没死,看着人还有钱了。最气人的是,丈夫一回来就要跟她离婚。

    有心要闹吧,可是她已经跟小叔子在一起了。闹到最后肯定也没多少的理由。

    最后只得答应下来。然后要了一些钱,作为赔偿。办理离婚手续后刘大钱就走了。从此再也没回过大南村。

    刘老二跟何大嫂本打算过段时间就去办个结婚证。

    但没多久时间,县里开始了严打,刘老二跟何大嫂这一对吧,一旦露出来,那肯定是被抓立典型的对象。于是二人私下里偷偷在一起,对外还是大嫂、小叔子的身份。

    再过半年,何大嫂怀孕了。对外的说法是,丈夫那次回来怀的。但丈夫走了大半年才怀的孕,这点事村里谁不知道。

    只是二人都是村里的,刘大钱本身也不是个好东西,大家也就刘家怎么说就怎么算,刘老二跟何大嫂因着村民的善良,幸运的过了这一关。

    这么多年来,刘老二辛苦的养着何大嫂与儿子、侄子。大侄子一结婚就分了家,拿着当初赔偿的一些钱,给侄子盖了房子。刘老二对外就一直是光棍一个。

    刘老二也没要小辈的养活他跟何大嫂。因着自家世代贫农的身份,以及他瘦少的身板,他在村里负责轻松农活,做完农活就跑去城里找些活赚钱。

    两个老的生活,刘老二一点没让儿子和侄子操心过,也没让他们花过钱。而且他自己给儿子盖了房子,娶了媳妇。赚的钱留一点,剩下的就给儿子。

    1985年何大嫂走路摔一跤,人给摔瘫痪了。刘老二啥话没说,花光身上的钱,医生说治不好,就带着何大嫂回家,天天端屎倒尿、擦身喂饭。

    一直到1989年何大嫂去世。刘老二虽少了些负担,可人闲不下来,天天在城里骑着三轮车给人送货或是搬东西赚钱养活自己。

    还是一样,赚的钱留下一点自己日常用,剩下就给孙子或者是给儿子刘宝贵。

    二年前刘老二送货时自己摔倒,当时刘老二没在意,可撑到家人就一下子晕倒。

    刘宝贵把人送到医院,医生检查说轻度中风。儿子立即就把人给带回家,不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