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点满了爆率值 第四十章 唯我独行

时间:2022-05-22作者:三行贼

    他关注这个熟睡的男人,已经很久了。

    不匀称的呼吸,意味着对方很疲惫。

    未曾见过的面孔,代表着对方是外地人。

    外套下隐隐可见的防弹衣,更是显示出对方的富有。

    有钱的。

    疲惫的。

    外乡人……

    还有比这更好下手的对象吗?

    扒手先生兴奋的双眼发亮,紧贴墙角,在酒吧喧闹杂音的掩护下,一步步靠近那位熟睡的男人。

    “……”

    当扒手先生慢步走到男人身侧,即将探手入怀之时,男人缓慢睁开了双眼。

    平静无波的眼神,静静盯着他。一语不发。

    “……啊!哈!先生您醒啦?”扒手一个激灵,猛地直起身:“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陈宇面无表情:“我什么时候叫过你。”

    “哦,那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哈。”扒手讪笑着挥挥手,就准备抽身逃走。

    可还没等转回身,便被陈宇攥住了手腕。

    “咔嚓!”

    腕骨脱臼!

    剧痛,令扒手脸色顿白,想要尖声惨叫,却又被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怼在了脸上。

    “滚。”陈宇道。

    扒手额角冷汗滑落。

    硬生生憋住嗓子里的痛呼,急忙落荒而逃……

    收起沙漠之鹰,陈宇紧了紧脸上的围巾,继续闭目养神。

    身为一个在酒吧“混迹”多年了老炮,陈宇知道,此时酒吧里有不少人正偷偷盯着他这个“外地人。”

    目的各有不同。

    但大多不怀好意。

    因此适当的下下狠手,会无形之中减少很多麻烦。

    人,永远都会恐惧野兽……

    时间,再度流逝。

    又这样休息了一阵子,陈宇终于坐起身,困倦的伸了个腰,转头望向窗外。

    天色,已然深黑。

    他在这个酒吧里,待了整整一天。

    掏出一根香烟点燃,叼进嘴里,陈宇起身,绕过血腥决斗的擂台、绕过脱衣女郎跳动的舞台、绕过一排排酒水遍地的卡座……径直来到吧台。

    道:“给我来杯酒。”

    “靓仔,睡醒了?”吧台内侧的中年妇女丰乳肥臀、衣着暴露,懒洋洋递上一个木质空酒杯:“刚才那个小偷,您就应该一枪崩了他。”

    陈宇冷漠:“给我来杯酒。”

    “好man哦。”肥臀妇女身姿妖娆:“您要什么酒?”

    “你还会说英语?”陈宇目光一凝。

    “英语?”妇女一愣:“什么英语?”

    陈宇:“……没什么。给我来一杯啤酒。”

    妇女略有疑惑的上下打量陈宇几眼,始终没搞懂“英语”是什么意思,索性不去想,拿起桌下的酒瓶,为陈宇倒满一杯。

    “喏。一杯啤酒。”

    陈宇接过,将燃烧的香烟插进啤酒里熄灭,随后弹飞烟头,大口饮掉一半的啤酒。并打了个嗝。

    “靓仔,看您面生……是从哪来的啊?”肥臀妇女再次举起酒瓶,殷勤的为陈宇倒满:“要不要尝尝我们酒吧的招牌酒?血腥玛丽?”

    陈宇完全没有回话的意思。

    继续端起酒杯,喝掉一半后,侧过身子,指着后方某位正在观看“决斗”的黄发男青年,道:“看到那个黄毛了吗?”

    “啊?”妇女顺着陈宇手指的方向望去,点点头:“看到了。您找他有事吗?”

    “给他送一杯啤酒,我请。”

    “哦!”妇女恍然,妩媚的电了陈宇一眼,接着倒上一杯啤酒,摇晃丰硕的臀部,绕过吧台,走向决斗台。

    “啪!”

    “哦吼吼~”

    “翘一个!”

    沿途,不少醉醺醺的酒鬼,都伸出爪子,雀跃的拍打妇女的屁股……

    陈宇转回身子,低头默默喝酒。

    不一会,他的肩膀便被重重拍了一下。

    “咚!”

    “兄弟!”黄发男青年蹦蹦跳跳坐在陈宇身旁,举起手中的啤酒:“谢谢你的酒!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你好。”陈宇伸出手。

    “你好你好!”黄发青年立刻热情握住。

    “我注意你有一会儿了。”陈宇不愿意浪费时间,开门见山:“似乎你消息挺灵通的。”

    “那当然!”青年双眼锃亮,举着酒杯,手舞足蹈:“主城里大大小小的,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很好。”陈宇太熟悉这种满嘴跑火车的酒客了,直接掏出一张二十元面额的钞票,拍在吧台上:“还想喝什么,随便点。”

    “嘿嘿——”黄发青年咧嘴,露出油乎乎的黄牙:“兄弟,能不能给我点一杯血腥玛丽?我必定知无不言!”

    “来一杯血腥玛丽。”待妇女走回吧台,陈宇开口道。

    “那您这钱……不够哇。”肥臀妇女轻扬嘴角。

    “啪!”

    陈宇又掏出一张五十元面额的钞票:“加一起,够吗。”

    “够了。”

    妇女接过两张钞票,塞进胸口里,笑着举起双手,轻轻拍了拍。

    “啪啪啪……”

    “上酒。”

    下一刻。

    只见吧台里屋的布帘被掀开了。从中推出一位绑在金属十字架上的少女。

    少女倒挂着,大头朝下。脸蛋儿憋红发紫。

    一根根塑料管插入她干枯的皮肤内,深入静脉。

    整体看上去神似是一只被牵线的木偶……

    “哦吼!”

    “hohoho……”

    酒吧内,不少酒客见此一幕,都从嘴里发出奇怪的欢呼声。并纷纷围拢上来。

    连“决斗”和“舞女”也不看了。

    “嘿!谢谢兄弟!谢谢兄弟啦啊!”黄发青年呼吸急促,开心到忘乎所以,连忙掀起自己的衣袖,露出脏污黝黑的手臂:“快!!”

    吧台妇女笑容神秘。

    在万众瞩目之下,拿出一个精致的不锈钢杯,慢步走到少女的身旁,拧开塑料管“阀门。”

    “咕噜噜噜——”

    顿时,略有粘稠的红色血液缓缓流出,淌进杯子里。

    陈宇眉头开始紧皱。

    黄发青年眼里则是写满了急迫与贪婪。

    “吱——”

    不锈钢酒杯装满一半的血液后,妇女拧紧阀门,挥挥手。

    生死不知的倒吊少女,被推回了内屋。

    “砰。”

    将酒杯放在吧台上,妇女又从桌下揪出一只被绑起来的老鼠,熟练的用尖刀割破老鼠喉咙。

    “吱吱吱……”

    老鼠挣扎着喷血。

    不锈钢酒杯,满了。

    最后,女人在酒杯里倒入了两小勺烈酒,随意搅拌一番,递给陈宇:“血腥玛丽,调制完成。先生请享用。”

    陈宇眼神冰冷,毫无情感。

    伸出僵硬的手掌,把“酒杯”推到黄发青年面前。

    青年早就迫不及待,连对陈宇说声“谢谢”的精力也没有了,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兽用大针管,吸满酒杯内的所有液体。

    之后……

    打入了自己的手臂静脉内。

    “啊……”

    青年,开始身躯颤抖,面目扭曲。

    围观酒客们,也羡慕到满脸“狰狞”。

    唯有陈宇,面无表情的宛如一具冰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