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点满了爆率值 第三十九章 入主城!(下)

时间:2022-05-22作者:三行贼

    “这是你?”

    “是。”

    “确定是你?”

    “是。”

    主城。

    高耸的铁质城门前,陈宇挺胸抬头,目视前方,面色平淡的道:“那时候,我还很瘦。”

    “瘦你妈!你他妈在我这里糊弄鬼呢?”守城军官表情冷冽,捏着手中的身份证明卡片,杀气腾腾:“知道伪造身份的后果吗?”

    “知道。”陈宇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在众多士兵“有目共睹”之下,递到了军官手中:“所以以后,我还是要减减肥。”

    军官握紧手中纸钞,继续用凌厉的眼神盯了陈宇一阵,忽然变脸,憨厚的笑出了声,与陈宇握手:“别说,仔细瞅瞅,和你还真挺像的。”

    “是啊。”陈宇热情回应:“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

    “嘴巴也都是一个!这么巧,不可能不是一个人。”

    “大人,那我能进城了吗?”

    “当然!”

    守城军官将身份证明还给陈宇,收起半自动步枪,侧身让开一条通路:“请。”

    “谢谢。”

    接过身份证明,陈宇微微鞠了一躬。随后在一位士兵的指引下,通过城门左侧的小门,进入了主城。

    这是他第一次迈过那道阶级的巨墙,亲眼目睹了城内的世界。

    刹那,便被壮观的景色所“镇”慑。

    首先。

    迎面而来的,是一座巨大的“山峰”。

    高度仅次于视线尽头的城堡。

    “山峰”由一具具炸裂的尸体标本制作而成。这些标本大多失去了上半身,血肉如鲜花般怒放,四散而开。

    还涂抹上了晶莹的防腐蜡。

    充斥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美感,栩栩如生……

    其次。

    是两侧沿街而开的商铺。

    每一栋房屋,都采用西方中世纪的别墅样式。

    如果不去看每家每户电线杆上悬挂的、迎风飘荡的人头与干尸,还真算得上是错落有致。

    最后。

    是鹅卵石铺成的路面。

    相当平坦。

    因为每两块石头相间的凹陷,都是由骨骼、骨粉填充而成。

    上午灿烂的阳光洒下,照耀在地面上,反射出了白色的圣光。

    入眼所及,既狰狞、又温馨……

    “……”

    沉默着,陈宇站在原地。

    就这样静静观看了三分钟。

    直到一名双腿残疾、摇摇晃晃的老乞丐来到他面前,陈宇才思绪回归。嗓音沙哑着开口:“有事吗。”

    “吼——哈……哈哈……”老乞丐张大嘴吧,艰难的从喉咙内发出几声音节,摇晃干枯老手抓紧的破碗。

    陈宇会意。

    用自己的食指与中指,夹出一元钢镚,丢进破碗内。

    “叮当~”

    声音悦耳动听。

    “哈!吼哈哈……”老乞丐激动的留下两行热泪,颤颤巍巍跪坐在地,给陈宇磕了个头,然后便抓起碗里的钢板,塞进口中。

    “咔嗤!”

    “咔嗤!”

    用力咀嚼。

    一缕鲜血,夹杂稀疏的碎牙,从乞丐的嘴角流淌而出。

    陈宇:“……”

    默然半晌。

    他又重新掏出一张纸钞,放入乞丐碗中:“这个不废牙。”

    “吼吼……咕噜……”老乞丐再次感激的磕头。

    口中的血,和额头冒出的血,染红了一小片身下的骨粉。令整片城门广场,都仿佛“活”了过来……

    离开老乞丐。

    陈宇双手插兜,面蒙围巾,游荡在主城的街街巷巷之中。

    城里人多,却并不密集。

    互动交流也少。

    要么一个人晒太阳。

    要么自顾自洗衣裳。

    要么手持牡丹,装点自家门前飘荡的干尸。

    要么手持尖刀,缓慢插进掌心内,等待手背冒出的利刃。

    陈宇觉得他和这座主城,有些格格不入。

    因为他认为,干尸和玫瑰其实才是最配的。

    牡丹不行……

    耗时一小时。

    逛了小半个主城。

    陈宇大致明白了主城的内部规划,也熟悉了环境。

    决定开始干正事了。

    作为一个在“酒吧”工作多年的酒保,他深知“酒吧”是个好地方。能在最低的成本下,了解到最多的信息情报。

    于是,他当即进入了一间“生意兴隆”的酒吧,坐在角落。一边听着小提琴手弹奏的赛马曲,一边暗中观察。

    此时,正处中午。

    酒吧内并不热闹。

    部分酒客也昏昏欲睡。

    如果不是那名靓丽妓女的舞蹈着实够硬,想必顾客们都早已散去。

    “咔嚓!”

    伴随着小提琴的弹奏声,妓女一个转身,突然掰断了自己的左手腕。

    “哦哦哦!”

    “噢!”

    “hohohoho——”

    顿时引起酒吧内不少酒客的欢呼。

    接着,没多久,舞女侧蹲伸腿,朝着自己绷直的膝盖狠狠一压!

    “咔嚓!”

    又断了一处骨骼。

    “好!!”

    “噢噢噢噢——”

    酒客们越发昂奋,奋力挥舞双手,疯狂呐喊。

    各别打盹的酒客也被吵醒,神志不清的跟着大吼大叫。一同将酒吧的气氛推到了一个高潮。

    “当当当当当!”

    小提琴手也兴奋了,拼命用自己流血的手指甲波动琴弦,弹奏着赛马曲的高潮部分。

    “……”

    陈宇点燃一根香烟,塞进嘴里。任由辛辣的烟云刺痛他的左眼,也保持着面无表情的表情,看着这一切。

    很快。

    一首赛马曲结束。

    瘫软在舞台上的舞女,被工作人员像拖死狗一样拖走了。

    酒客们热情的余温还没过,都脸红脖子粗的往舞台上扔钱币。

    十块的。

    五块的。

    一块的……

    纸钞,硬币,甚至还有碎金子。

    “叮叮当当”,响的不如赛马曲好听。

    “啪。”

    弹飞香烟。

    陈宇紧了紧衣服,不愿再看。开始闭目养神。

    酒吧,只有晚上才算热闹。

    而情报,也只有热闹的时候才方便打探。

    他,不着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