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点满了爆率值 第三十二章 猛虎蛰于野 (上)

时间:2022-05-22作者:三行贼

    “你等在这里,我先下去。”

    掀开铁门,陈宇嘱咐了丁蓉蓉一句,便顺着梯子,爬入黑洞洞的地下室。

    随着双脚触地。

    黑暗里,他听到了老板恐惧的牙颤声、听到了老板娘沉重的呼吸声、也听到了“姑娘们”努力压抑的抽泣声。

    烟味、酒味、汗臭味、屎臭味……更是环绕其中,令陈宇忍不住皱了皱眉。

    但他并不在意。

    因为从今晚以后,这里又会多出一股血腥味……

    “有灯吗。”陈宇问。

    “有蜡烛。”老板娘瓮声瓮气。

    “在哪。”

    “小桌板上。”

    陈宇扫视周围一圈,找到了墙角的小桌板,掏出打火石,点燃了蜡烛。

    幽幽烛光,摇摇欲坠。

    散发的微弱光亮,勉强照清了四周环境。

    地下室不大,十平方米左右。

    方方正正,空空荡荡。

    除了一个装有杂物和食物的小桌板,就只剩下一个便携式马桶了。

    恶臭味道的主因,就来自于此……

    东墙,并排蹲坐着七个人,都被绑住了双手。

    分别是消瘦的老板。

    肥硕的老板娘。

    四位瑟瑟发抖的成年妇女。

    以及一位蓬头垢面的女孩。

    十平方的面积,住上七个人本就很拥挤。更何况老板娘一人顶六人,陈宇感觉自己连个躺的地方都没有……

    背靠墙壁,他问:“角斗士呢。”

    “死了。”

    陈宇:“死的好。”

    老板娘:“我也觉得死得好。”

    放下霰弹枪,陈宇走上前,一一查看了每个人的“自缚”情况,发现绳子略松的,就帮忙系紧。

    随后抬头,冲着上方喊了句:“下来吧。”

    “好!”

    丁蓉蓉答应了一声,便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

    爬到中间,不忘看向陈宇,指着上方的铁门问:“用关上吗?”

    “不用。”

    “嗯。”

    点点头,丁蓉蓉双脚触地,稳了稳身形,转眼扫视一圈地下室的众人,忽然愣住:“是你?”

    陈宇顺着她小姨的目光看去,聚焦在那位女孩身上:“你认识?”

    “……我同学。比我高两年级。”

    “蓉…蓉蓉姐……”女孩也认出了丁蓉蓉,瞬间的惊喜过后,表情开始复杂变化。

    “比你高两年级,为什么管你叫姐。”陈宇皱眉。

    丁蓉蓉:“我揍过她。”

    陈宇:“……”

    “你怎么在这里啊?”丁蓉蓉上前一步,疑惑的目光在女孩和老板娘之间巡视:“她是你妈妈吗?”

    “……”女孩咬住嘴角,深深的低下了头。

    酒吧老板颤巍巍的开头:“她…她是……”

    “对。”陈宇平静打断:“她是她‘妈妈’。”

    “对。”肥硕的老板娘,也平静开口:“我是她‘妈妈’。”

    酒吧老板:“……我是她爸爸。”

    “哦。”丁蓉蓉恍然着点点头:“阿姨大叔你好,我不是故意揍你女儿的。她偷过我钱。”

    闻言,未成年女孩将脑袋垂的更深。

    “啪啪啪!”

    “好了。不要废话了。”

    用力拍拍手掌,吸引了地下室所有人的注意力,陈宇语调沉稳:“你们可以随意把这当成一种绑架。我无所谓。但我们来这,主要就求个容身之所。等杀戮夜结束,自会离去。你们只要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我不会赶走你们。也不会随便杀人。”

    此话落下,颤栗的老板、发抖的四名女人、和丁蓉蓉的同学,都明显了松了口气。

    “那么现在……”

    陈宇伸手,抓在老板娘的肩膀处,不等对方有所反应,便狠狠一拽!

    “撕拉!”

    对方肥大衣服的袖子,被轻松扯下!

    老板娘:“??”

    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中,陈宇将其撕成一条条小布,扔给呆愣的丁蓉蓉:“把他们都蒙上。”

    “蒙…蒙上?”丁蓉蓉眨了眨眼:“蒙眼睛?”

    “嗯。”陈宇点头。

    “哦……”

    丁蓉蓉听话的走上前,从最左边的酒吧老板开始,蒙上了对方的双眼。

    “系紧点。”陈宇提醒。

    “明白。”女孩用力一勒!

    “啊——”瘦弱的酒吧老板,顿时一声惨叫。痛得直蹬腿。

    丁蓉蓉系吓了一哆嗦,回头看向陈宇,懵逼:“我…我没有多使劲啊。”

    “他脆。”陈宇面无表情:“被蚊子叮一口,都能喊一天。”

    丁蓉蓉:“……”

    老板娘:“……”

    就这样,丁蓉蓉一个一个的蒙,不消片刻,便把所有人的眼睛都遮住了。

    “……我们吃饭上厕所,怎么办?”老板娘闷声道。

    陈宇:“吃不了就饿死。上不了就憋死。”

    “……”老板娘闭上了嘴。

    陈宇继续道:“后面的时间,你们不能说话,不能相互交谈,也别想弄下眼罩。更不允许私自解开绳子。我会时不时查看,一旦发现谁绑在手上的绳子,有磨损的痕迹……别怪我一枪崩碎他的脑袋。”

    众人:“……”

    “听明白了吗。”陈宇大声问。

    众人:“明白了。”

    “砰!!”陈宇骤然开枪!

    扩散的声波,在这小小的地下室内无限回荡。

    震得每个人都大脑发懵,双耳嗡鸣。

    就连一向“敏感”的酒吧老板,都被吓得宕了机。

    “都警告你们不能说话了。”陈宇语气冰寒:“还说。”

    众人:“……”

    丁蓉蓉:“……”

    “机会只有一次,你们浪费了。”陈宇收起沙漠之鹰:“谁在说一次话,那我保证,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句。”

    众人:“……”

    “走吧,上去。”陈宇回身,对丁蓉蓉道。

    “上…上去?不住这里吗?”女孩捂住刺痛的耳朵,回过了神。

    “住。但咱们先去拿点东西。”

    “哦哦。”

    女孩茫然的点点头,转身手脚并用,爬出了地下室。

    陈宇紧随其后,上到厨房,关上了铁门。

    “拿什么?吃的吗?”女孩问。

    陈宇没有回答。

    而是走到厨房窗边,透过加固的木板缝隙,看了眼窗外越来越黑的夜色。

    转头,对丁蓉蓉低声开口:“接下来,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无论如何,你都别喊出声。”

    丁蓉蓉愣愣望着陈宇,反应了一会,伸出双手捂住嘴。示意自己不会发声。

    “砰。”

    一脚,踩在地下室的铁门上。陈宇伸手入怀,从兜里缓缓掏出一个圆溜溜的“玻璃球。”

    丁蓉蓉瞬间吸气,瞳孔放大又收缩……

    那是,魂珠。

    “吃了它。”陈宇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