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点满了爆率值 第十九章 血腥的杀戮之夜(四)

时间:2022-05-22作者:三行贼

    “啪!”

    一道清脆的夹击声,豁然响起。

    陈宇精神一凛,知道是那团“烂肉”踩在捕兽夹上了。

    他立即缓步走回二层,趴在楼梯的栏杆向下张望,就见“烂肉”下半身被兽夹夹紧。锋利的刃口,切割入肉质内,撕开一道贯穿式的伤口。

    污血、碎骨、杂物……流淌一地。

    ‘重伤了?’

    陈宇眯眼。

    “……”

    ‘没有。’

    陈宇双手持矛,缓缓后退。

    那“烂肉”几乎被夹成两段,却仍未影响行动,如一团混合众多污物的鼻涕,继续以半分钟1米的速度,向陈宇爬来。

    “噗嗤……”

    “噗嗤……”

    发出的动静,令人作呕。

    退回三层,陈宇接着等待。

    很快。

    又是“啪”的一道脆响,二层的兽夹也准确命中了。

    由此,陈宇可以推断出这个“怪物”智商有限……

    “啪!!”

    约莫五分钟后,单元楼第三层的兽夹,也夹中了烂肉。

    这回陈宇没有再后退,而是直接持矛靠了上去。

    四层、五层,是他最后的退路。

    没必要为了多“夹”对方两下,而让自己陷入无处可逃的窘境。

    “咕噜……”

    “噗嗤……”

    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陈宇能更清楚的看清对方。

    那确实就是一滩烂肉……

    油污的腐肉、翻涌的碎骨、腥臭扑鼻的气味。

    被三个捕兽夹死死夹住,血污直流,却仍能活动……

    陈宇真的不明白,这团“垃圾”,是如何有生命的。

    “……呼。”

    深深提了一口气,他双膝弯曲,双臂绷紧,手持长矛,矛尖瞄准烂肉,用尽全身力气,凶狠扎了上去!

    “喝!”

    “噗嗤——当!”

    锋利的矛尖,干脆利落插入烂肉的内部,贯穿身躯,与铁质捕兽夹产生了碰撞。

    回荡的巨力,震得陈宇虎口隐隐作痛。

    “咕噜~~”

    烂肉却仿佛仍旧不受伤害,顶着长矛往前爬。不足半米高的体积,竟将陈宇顶的连连后退。

    ‘物理攻击很可能无效的……’

    瞬息之间,陈宇便有了准确的判断,果断放弃长矛,从兜里掏出了一颗手榴弹。

    想要将弹体拆卸开,从中取得火药,对“烂肉”进行焚烧。

    但快速观察一圈,他发现手榴弹的弹体一体成型,以目前手头上的工具,不可能拆开……

    ‘怎么办……’

    看着一点点爬上来的“烂肉”,陈宇终于明白了这个“东西”的捕食方式。

    虽行动缓慢,却不怕攻击。

    只要处于狭窄地带,便会一寸寸压缩“猎物”的生存空间。

    直到逼进死角,吞而食之……

    ‘不好!’

    就在这时,陈宇敏锐发现了“烂肉”的体积在颤抖着缩小,宛如一个绷紧的弹簧:“它要跳!”

    几乎本能的,陈宇抓住一旁栏杆,迅速翻身,从三层楼梯翻上了四层楼梯。

    “唰!”

    下一刻,“烂肉”果真弹射而起,如一团摊开的呕吐物,汹涌袭来!

    “嘶嘶嘶——”

    陈宇还握在栏杆上的右手,来不及收回,被弹射的“烂肉”擦了个边。

    立刻被擦掉了半层皮!

    鲜血瞬如泉涌。

    “唔——”

    剧痛,令陈宇浑身筋肉痉挛,差点惨叫出声。

    低头一看,发现右手掌的背部,一大片肉都没了。能清晰看到外溢的黄色脂肪与白色手骨……

    他冷汗直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退回四楼,惊恐看着那正美滋滋“啃食”自己血肉的“烂肉。”

    ‘怎么可能那么快……’

    陈宇不知道对方忽然窜上来的速度有多快,但至少,比不一支弩箭差多少!

    也就是说,一旦贴近“烂肉”一定的距离内,就不可能躲过“烂肉”突然发动的攻击。

    只有拉开距离,才能迫使对方一点一点的爬动……

    但……

    陈宇怔怔抬头,看向五层。

    ‘这楼一共就五层。’

    ‘还能逃多久……’

    隐隐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陈宇额角冷汗直立,脑海疯狂转动。

    四分之一秒后,他猛然目光一凝,霎时转身,看向身旁的木门。

    这是他楼上邻居的家。

    “咚咚咚!”

    拔出霰弹枪,陈宇用力敲了三下房门,低吼道:“开门!快!”

    屋内,毫无回应。

    而下方的“烂肉”,成功消化完了陈宇的肉皮,开始重新朝着四楼爬来。

    “噗嗤……”

    “噗嗤……”

    速度缓慢……

    “开门!!”

    放大声线,又喊了一嗓子。

    见屋内的人装死,陈宇再无迟疑,后退两步,狠狠一记肩撞!

    “咚!!”

    “啊啊——”

    屋内,传来女人惊恐的叫声。

    “开门!”陈宇吼道。

    “不…不……”屋内女人哭腔:“不要……”

    “噗嗤……”

    下方,“烂肉”越来越近。

    陈宇双眼瞬间布满血丝,再次退后两步,不顾伤口的疼痛、不顾喷涌的鲜血,拼劲全力,第二次撞击!

    “咚!!!”

    木门,立刻被撞开了一条小缝。

    木板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而陈宇,也隐约听到了自己肩骨开裂的闷响……

    疼痛如潮水般袭来。

    可在肾上腺素的干扰下,陈宇仍不停止动作,换了个肩膀,第三次撞击!

    “咚!”

    “哗啦——”

    木门霎时粉碎。

    陈宇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屋内。

    鼻骨断裂,鲜血直流……

    “啊啊啊啊啊——”

    房屋卧室内,女人惊恐的尖叫刺痛耳膜。

    虽然她躲在卧室,看不见客厅的状况。但自然是知道有人进来了……

    “闭嘴!”陈宇大吼一嗓子,麻利爬起身,冲进厨房,疯狂翻找:“你家的油在哪?!”

    “啊啊啊——”女人叫声不停。

    “再叫,老子他妈一枪把你门打碎!”

    “……”女人的叫声戛然而止。

    “油在哪!”

    “厨…厨…厨房最下面的……抽……”

    不等女人话说完,陈宇便直接拉开最下方的抽屉,找到了一大堆瓶瓶罐罐。

    酱油、豆油、荤油、灯油。

    什么都有。

    “有汽油吗?!”陈宇又喊道。

    这时,他看到那摊“烂肉”,已经一寸一寸的爬进了门。

    “没…没……”

    “狗几把。”骂了句脏话,陈宇用鲜血遍布的双手,拿出装有豆油与灯油的两个玻璃瓶,甩手朝“烂肉”扔去。

    “哗啦——”

    瓶子粉碎,玻璃四散。

    两种油顿时溅在“烂肉”的身躯上。

    “咔!”

    接着,陈宇又拽断厨房残破的窗帘,拿起灶台上的打火石,将其引燃,团成一团,用力扔了过去。

    “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