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点满了爆率值 第五章 行尸走肉

时间:2022-05-22作者:三行贼

    青城,西区。

    行尸走肉酒吧。

    身材肥硕、面目似猪的中年妇女,手持锋利菜刀,面无表情、又虎视眈眈的盯着面前的瘦弱丈夫,语气冰冷:“数好了没有。”

    丈夫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中快速轻点一摞钞票,瑟瑟发抖:“快…快数好了。”

    “你个阳痿的东西。今天要是再算错账,我就再剁掉你一根手指。”

    “知道了……”

    将菜刀抗在肩上,肥硕悍妇转头,看向酒吧角落的“舞台”,低吼:“还有你!今晚和‘糜烂女’酒吧的角斗比赛,如果不把对方的肠子掏出来,我就把你剁成肉馅。”

    “……”站在舞台中央,身材瘦弱的奴隶角斗士一语不发。

    他面容憔悴,少了一只耳朵。

    因为感染,耳朵伤口处烂肉流脓,顺着他的脸颊,一直流淌在黑乎乎的肚皮上。

    “数…数好了。”消瘦的丈夫颤巍巍举手,把钞票递出:“老婆,一…一共是四百三十七。”

    “昨晚营业这么一点钱?”肥硕的悍妇眯眼。

    丈夫瞬间被吓倒双脚发软:“月…月…月圆杀戮夜要来了,顾客减…减少……”

    “废物。”悍妇一把夺过钞票,用硕大、下垂的胸部夹紧菜刀,随后在手指上吐出一口黏糊糊的唾液,熟练而快速的对钞票清点起来。

    半分钟后,她满意点头:“不错,是四百三十七。一块也不差。”

    “是…是啊。我数了好几遍。”

    “嗯。”将钞票揣进兜里,肥硕的悍妇重新拎起菜刀,虎虎生风的转身,掀开厨房帘子。

    只见厨房内,共有六、七位破衣烂衫的女人。

    她们面容脏污、布满伤口,一个个木若呆鸡的并排坐在长板凳上,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

    亦或者什么也没想……

    “你,出来。”悍妇伸出手指,指向女人中一位最年轻的少女。

    “老…老板……”少女浑身一抖,紧张的站起身,走出厨房。

    “以后,你就是咱们酒吧的头牌。”悍妇皮笑肉不笑:“避孕药在厨房靠窗的抽屉里,每天都吃。如果哪天忘了……怀孕了,别怪我用棍子给你打掉。那个罪,可不好受。”

    “……知道了。”

    “放心。”悍妇伸出肥硕的手掌,拍拍少女纤细的肩膀:“选择我的‘行尸走肉’酒吧来卖,是你最正确的选择。‘月圆杀戮夜’的时候,没有怪物能进来。也没人能欺负你。”

    “谢…谢谢老板。”少女身躯颤抖。

    “我记得,你说你是学生吧?”悍妇忽然问。

    “对……”少女抿嘴:“学校里晚上太乱……杀戮夜不敢住在那里。”

    “为什么不回家。”

    “家人都在上个杀戮夜里……死了。”

    “哦!幸运的小宝贝。”悍妇惊喜,继续拍打少女肩膀:“他们的尸体都归你了。要不要卖给我?价格实惠。”

    少女:“……”

    嘴角扬起贪婪的笑容,悍妇正要接着开口寻价,酒吧的厚木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了。

    悍妇皱眉,转头看去。

    发现来者是她酒吧的员工——陈宇。

    “今天来这么早?”悍妇诧异。

    “嗯。”陈宇慢步走到吧台,一屁股坐在破烂的高脚椅上。

    “很勤快,很好。”悍妇笑的肥肉乱颤:“今天工钱,多给你一块。”

    “不必了。”陈宇面色平静,直视悍妇,道:“我是来辞职的。”

    “……”

    话音落下,整间酒吧霎时陷入沉静。

    消瘦的丈夫、虚弱的角斗士、以及厨房内外麻木的女人,都惊愕的看向陈宇。

    “……”

    “……你……辞职?”悍妇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

    “对。不干了。”

    “好哇。”悍妇握紧菜刀,没过多反应。直接冷声道:“那你就走呗。想不想干都无所谓,没必要过来通知我一声。”

    “不是通知你。”陈宇眼神平静无波:“是过来要工钱。压工资半年,加上这个月的工资,一共二百四十三元。”

    “咕噜……”

    安静的酒吧内,能清晰听见“丈夫”吞咽口水的声音。

    “你不干了,我为什么还要给你钱。”肥硕的悍妇仰头,声音粗狂的犹如男性:“从哪来,滚哪去。”

    坐在高脚椅上,陈宇看了悍妇一会儿,静静从兜里掏出沙漠之鹰,抵在悍妇的脑门,什么话也没说。

    一旁,消瘦的丈夫顿时呼吸急促,惊恐后退。

    那位少女也浑身战栗,躲回了厨房。

    悍妇却没有丝毫恐惧,看了眼精致的枪身、又看了看陈宇,冷笑连连:“就你?哪来钱买新枪?用假玩意儿吓唬谁……”

    “砰!!”

    巨响,震彻整间房屋。

    悍妇身后酒架上的一瓶啤酒,被瞬间射爆。

    只不过酒瓶炸裂的声音,远远比不上枪响的分贝……

    “二百四十三。”陈宇吐出几个字。

    悍妇:“……”

    陈宇:“……”

    “呜…唔……”消瘦的丈夫脸色煞白,软绵绵倒在地上,裤裆湿了一片。

    悍妇则牙关紧咬,死死盯着陈宇。

    她的右耳,已经被巨响震荡的失聪。

    一缕鲜血从耳蜗内流淌……

    就这么双方对视许久,悍妇缓缓放下菜刀,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手指沉稳的点出二百四十元钱。

    “啪!”

    放在了吧台上。

    “还差四块。”陈宇道。

    “啪!”

    悍妇又拍上了四枚钢镚。

    保持枪口对准对方脑门的姿势,陈宇拿起吧台上的钱,后退着离开酒吧。

    “小子。”悍妇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你是加入哪个佣兵团了吧?告诉你,不是什么钱,都能赚的。”

    “再见。”

    陈宇其实很想在离开前,用一拳头感谢对方多年来的照顾。

    但考虑到自己的攻击很可能“不破防”,便理智的放弃了。径直后退离去。

    ……

    离开工作两年多的“行尸走肉”酒吧。

    陈宇没有沿原路回家,而是继续向西走,穿过两条街区,来到搭满帐篷、打满地洞的贫民区。

    这里,是人类社会的最底层。

    生活着奴隶、残废、罪犯、病重患者等群体。

    他们连基础的钢筋混凝土住宅都没有。当“月圆杀戮夜”来袭,能否在这里活下去,纯拼运气。

    所以,每到“杀戮夜”来临,这里贫民但凡能动的,大多都会选择躲到医院、学校、和政府办公楼等地。

    因为那些场所,会在杀戮夜当晚临时开放一小片区域,供逃生者避难……

    将手枪藏在衣服内,陈宇无视腐烂的枯骨、废物的蚊虫,直接找到几个正聚在一起发愣的“乞丐”,蹲下身,朝他们扔出一张十元钞票。

    “喂。有兴趣帮我干点活吗。”

    几人茫然了片刻,立即反应过来,充血的双眼都死死紧盯地上的十元钱。

    接着,这几人看都没看陈宇一眼,反而相互对视,彼此眼底闪烁着仇视的杀意。

    “不用相互残杀。”陈宇打断即将开始的内讧,道:“钱都有。”

    “老板。”一位瘸腿男性率先挣扎起身,呼吸急促的看向陈宇:“您让我们杀谁?”

    “不杀谁。”

    “那您给我们钱是……”

    “帮我抓蟑螂。”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