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木叶:从夺舍飞段开始 第二章 扮演邪神吧,凯隐

时间:2022-05-22作者:椰汁兑绿茶

    凯隐感受到一只手再度搭上了他的身体……或者说镰柄。

    视线变换间,他再度看到了飞段的正脸,那张年轻而张扬的面容上罕见的带着些羞赧之色。

    凯隐:???

    什么情况?这家伙居然没死?

    他是从暗影岛那边来的死灵?

    不对,暗影岛的那些东西都是惨绿惨绿的,眼前这个也太正常了。

    邪神!

    短暂的错愕过后,凯隐渐渐回过味来,如果眼前这家伙不是死灵的话,那眼下的情况就只能用那所谓的邪神赐福来解释了。

    想到这里,凯隐努力的睁大位于镰刀上的独眼,仔细打量那道盘踞在飞段胸口处的,几乎将他的整个身体贯穿的狰狞伤疤。

    表层的皮肉向外翻卷,内里的肌肉纹理还有被整齐切开的肋骨和内脏都清晰可见。

    经过起初的大出血以后,有些发白的伤口已经没有血液可以流出了。

    虽说血液都快流干了,但凯隐却能从那仍在缓缓跳动的心脏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的血肉判断出,这道几乎将整个身躯贯穿的伤口大概会在一到两个小时内完全愈合。

    令人惊叹的恢复速度……

    注意到那惊艳的恢复速度,凯隐的眼前不禁一亮。

    这恐怖的恢复速度,搭配拉亚斯特那些大开大合的武技和以敌人血肉为媒介的禁断魔法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如果自己可以像拉亚斯特一样夺取这么一具身体,再加上自己原本就擅长的暗影魔法……同时使用两种魔法绝对可以让自己收获不弱于那些星灵的伟力!

    也就是说只要得到这具身体,不管是艾欧尼亚的守旧势力,还是纳沃利兄弟会这样的激进党派,都将拜服于影流,拜服于自己的脚下。

    届时,就算是兵力强盛的诺克萨斯也将为他们当年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付出代价!

    …………

    冷静,凯隐,冷静!

    在凯隐即将失去理智的关键时刻,他强大的心理调节能力再度发挥了作用,让他从头脑发热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且不说现在他的体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夺取他人身体的资本。

    就算他此时有着夺取他人身体的力量,想来也未必可以顺利夺取飞段的身体。

    那位邪神为了降灵可是将自己绝大多数的力量都留存在了飞段的体内,夺取这具身体绝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再说了,眼前这个名叫飞段的家伙虽说有些疯癫,但还没到傻的程度。

    一旦夺取他身体的行动失败,那自己将陷入到极其被动的处境中,如果飞段一发狠选择将自己沉入湖底又或者是深埋于地下,自己又该怎么办?

    机会只有一次,必须要知己知彼才行!

    那么,该如何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套取对方身上的情报呢?

    心念电转间,一个大胆的想法自凯隐的心头浮现:

    何不干脆顺着对方的猜测,直接承认自己就是那所谓的邪神?

    通过邪神这个身份不断套取飞段所知晓的情报,进可在做好万全准备以后直接夺舍这具身体,退也可以利用飞段对自己的信仰,让他作为自己的仆人为自己搜寻其他合适的肉身。

    在心中盘算片刻,确定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极高以后,凯隐当即下定了决心,模仿着劫大师的语气开口道:

    不出凯隐所料的,在听到他的问话后,飞段的脸上当即浮现出一种不自然的潮红。

    邪神大人,果然在关注着自己!

    是因为自己对邪神大人足够虔诚,这才会让邪神大人降临到忍界来问候自己啊。

    想到这里,飞段脸上的神情越发恭敬:

    “启禀邪神大人,关于您赐予我的力量我已经全部搞清楚了,现在我已经可以熟练的借助对手的鲜血进入诅咒状态,并借助这具不死之身将受到的伤害全部都呈现在对方身上了。”

    只是这样而已么?

    凯隐不确定这到底是飞段的悟性低下,只研究出了这样的招式,还是这所谓的邪神就只有这点能耐。

    至少在他这个“影流之镰”看来,这样的手段属实有些上不了台面。

    凭借着不死身谋取对方的鲜血,再通过诅咒将自身受到的伤害同等的作用于对手,这样的进攻方式在普通人和那些低级的魔法师看来确实厉害。

    但对于自己这种精通暗影魔法的影流刺客而言简直就是小儿科。

    如果让凯隐继续使用原本的身体对上飞段的话,他自信有十二种,不,是十三种方法让飞段在取到自己的鲜血之前将他大卸八块……

    十分违心的夸奖了飞段一句后,凯隐果断转移了话题:

    瓦罗兰大陆的神灵崇拜大多都集中于艾欧尼亚和巨神峰,只不过巨神峰那边的神灵大多自成一体,不像艾欧尼亚这边三天两头的冒出各种神灵。

    综上所述,凯隐觉得自己此时应该还在艾欧尼亚境内,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他谨慎的对艾欧尼亚只字不提,而是提起了幅员最为辽阔的诺克萨斯。

    这个国家的威名早已伴随其贪婪的四处扩张而闻名世界了,哪怕是山野村落中的三岁幼童都不可能对诺克萨斯一无所知……

    “诺克萨斯?那是什么地方?”

    完全出乎凯隐预料的,飞段似乎压根没听说过诺克萨斯。

    怎么会没听过诺克萨斯?难道说这里已经

    脑子本就不怎么正常的飞段倒是没有因此对凯隐起疑心,只是有些委屈的这般开口道。

    他还以为是那些比他早入教的教众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些就因为那场实验而全部死掉了,所以他才会对此一无所知呢。

    听过飞段的回答以后,凯隐没有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应,却不禁在心里长长的松了口气。

    原来这邪神教只剩飞段一个人了,而且对邪神的底细也一无所知啊。

    那接下来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