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传输 第97章 黑衣至汉江(上)

时间:2017-12-18作者:偷桃的冬瓜

    从庆安到汉江开车需要五个小时左右,许冬经过休息,已经不觉得疲惫。因此剩下的路途并未停留,就这样一直抵达汉江。

    汉江是北湖省省会、华夏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亦是华夏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

    可以说,汉江不亚于金陵。

    这也是许冬第一次到汉江来。

    一线城市的建筑,规划,人流,自然不是庆安所能比,但许冬现在没有心思去游玩这座城市。

    他得去找陈清越。

    据赵山所说,陈家别墅位于汉江市武阳区的香山别墅群。

    许冬按照导航很快找到了这个地方。

    别墅群保卫甚是严格,许冬想开车进去估计很难,因此他将车子停在了外面,然后找个没人的角落,瞬移了进去。

    香山别墅算得上汉江顶尖的房产,一路走过,许冬眼花缭乱,不说那些恢弘的建筑,单说植被树木,就是种类繁多。

    没多久,许冬按着赵山说的门牌号找到了陈家别墅。

    放出意识的那一刻,他有些紧张,他希望陈清越就在别墅里。

    可真实呢?

    人去楼空。

    但许冬还是瞬移进了别墅。

    他想,这里面肯定有陈清越当初所住的房间。

    留恋甚久,许冬重重叹了口气,然后瞬移离开。

    到目前为止,陈清越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看来,只能找到陈家二爷的下落,才能找到陈清越。

    可怎么去找陈家二爷。

    当初赵山可是说那个老人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一定还活着。”许冬坐在车里使劲的握着方向盘。

    ……

    想找的人没找到,但许冬并没打算离开汉江。

    他还得去找个人。

    秦其昌。

    车子行驶在汉江的马路上,天气有些阴沉,许冬想找个酒店先住下来。

    只不过突然间感到尿急了。

    许冬从没有憋尿的习惯,当即决定找个厕所解决一下。

    他运气很好,前面就是汉江市人民医院。

    医院里肯定不差厕所。许冬赶忙将车子开到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然后徒步朝医院走去。

    汉江人民医院是中部大型综合性医院,来这看病的人自然众多。许冬瞅着门诊厅里密密麻麻的人群,感觉厕所估计也满了。

    还好,小便池前没什么人。

    解决完毕,许冬洗把手,然后朝医院外面走去。

    正走着,忽然看到不远处围着一群人。

    许冬现在也没啥事,便走了过去,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待他走到人群边时,看到里面跪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男子理着很短的头发,身上衣着甚是普通,他身后则躺着个满脸病容的老太太。

    老太太全身裹着被子,看样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短发男子身前摊着一张白纸。

    上面写着“卖身救母”。

    “哎,这小伙子应该是真遇到困难了。”一个老头开口道:“我昨天就在这里看到他了,一直跪着,晚上就在那边的屋檐下休息。”

    “切,老头,人家骗的就是你这样的。”一个小青年道:“还救母,我看你给了他钱,他立马跑了。”

    “是啊,现在骗子太多了,不能信。”

    “说不好这个老太太就是这男的捡来的,骗点钱就把她扔了。”

    “这么个大男人,居然卖身救母,又不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哈哈,要是那样,我估计还会出些钱。”

    ……

    讽刺大于安慰。

    许冬一直没说话,他在看。

    他发现短发男子跪得很直,没有一丝弯曲,对方的眼中虽然充满无奈,但没有一丝狡黠。

    “小子,当过兵?”

    忽然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闯进人群说道。

    短发男子点点头:“是的。”

    “看你这个身板,应该挺能打的。”中年男子回道:“这样吧,我给你两万块钱,你以后跟我了。”

    短发男子没有感谢,而是说道:“我需要三十万。”

    中年男子脸色一变:“这么多?”

    “医生说了,做这个手术必须三十万。”短发男子一字一句道。

    “呵呵,你妈看这样子早晚也得死,我给你两万块钱是给你帮他处理后事,你要不领情,那就算了。”中年男子冷笑道:“原本看你个人体质还行,才想着给你点钱,没想到你居然要三十万,这个钱老子什么人找不到。”他说完转身离开。

    没多时,便上了路边的一辆路虎。

    但短发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对方一眼。

    多年的血腥经历让他一眼就能猜出中年男子是什么样的人。

    他是绝对不会给这种人卖命的。

    “小伙子,你傻啊,两万块钱,能风风光光办个后事了。”一个妇女道:“不是我说话刻薄,你妈这样子,就算做了手术,也不见得能活几年,你应该为自己考虑考虑。”

    短发男子没回话。

    “哎,小伙子,要不你去找找红五字会吧,那里面的人说不定能帮到你。”之前开口帮短发男子的老大爷说道。

    “得了吧,大爷,那群王八蛋,除了吃喝玩乐,正经事啥都没干过,你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

    “是是是,红五字会靠不住。”不少人纷纷附和。

    这时,短发男子的母亲醒了。

    突然间,周边都安静下来了。

    老太太看着跪着的儿子,有气无力道:“儿呀,别再这丢人了,回去吧,娘死了就死了。”

    短发男子眼睛一红,泪水便流了出来,哽咽道:“妈,没事,儿子一定能救活你的,你还没抱大孙子呢。”

    很自然的对话,不带一丝虚假。

    看着这真情流露的一幕,附近人沉默了。

    之前开口嘲笑短发男子的小青年则掏出钱包,将里面的钱全掏了出来,放到短发男子的身前,同时歉然道:“大哥,我他妈就是个傻逼,你别见外,这些钱您拿着,我马上就发朋友圈让我亲戚朋友给你捐款。”

    中年妇女也是眼泪直掉:“我妈当年也是生病去世的,当时家里也没钱,我这些年就怕家里人生病,没钱治啊。”她说着也掏出钱包里的钱递到短发男子跟前:“大兄弟,姐姐也是个普通人,只能帮这么多了。”

    一时间,边上的人纷纷掏钱。

    短发男子没有说话,他一直在忍着,怕自己哭出来。

    他记得退伍时,老兵说过,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流血不流泪。

    “谢谢大家,别给了,老太太用不着。”躺着的老太太则一直拒绝着:“我不能平白无故拿你们的钱。”

    “没事,大娘,都是我们的一些心意。”一个妇女说道。

    许冬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退出人群。

    他记得上高中时,自己住校,有一天周末回家,隔壁邻居偷偷告诉他:“你爷爷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

    当时为什么不去医院。

    因为没钱。

    后来许冬请了一个星期假在家照顾老人。

    回校时,班主任知道真相,当场拍着许冬的肩膀:“你是个好孩子。”

    许冬走到车前,开了后备箱,然后拿了个塑料袋装钱。

    袋子很大,许冬装得满满的,也没数。

    但肯定有三十万。

    关上后备箱,许冬拎着钱走向人群。

    此时,短发男子跟前已经堆了不少百元大钞。

    但距离三十万,无异于九牛一毛。

    许冬挤进人群,然后把装满钱的塑料袋放在了短发男子跟前。

    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