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传输 第90章 秘密

时间:2017-12-15作者:偷桃的冬瓜

    庆安市中心。

    圣茂酒店,总统套房。

    霍君楠跟江亚唯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两个人靠的很近。

    卧室里,霍君楠的女儿徐子月已经睡着了,小姑娘睡得很香,怀里抱着个布袋熊。

    回来的车上,霍君楠就跟江亚唯简单聊过,当时霍君清也在,姐弟俩对江亚唯的挺身而出充满好感,已然将对方当做了朋友。

    而且江亚唯气质不凡,这让霍君楠很喜欢,当即认了江亚唯为干妹妹。

    对于霍君楠,江亚唯的印象也很好,因为这个女人真的很有气质,虽然生了孩子,但看上去依旧年轻。当然了,霍君楠其实也就29岁。

    “亚唯,既然你广告公司不开了,还不如跟我去临州,我正好缺个助理,以你的学历跟才能肯定可以胜任。”霍君楠握住江亚唯的手微笑道:“年薪的话,我就不说了,到时给你支票,自己填。”

    江亚唯赶紧摇头:“这怎么行,楠姐。”

    霍君楠笑道:“那我将当你同意了。”她指的是江亚唯做她助理的事。

    “我考虑考虑吧。”江亚唯犹豫道。

    当年,江亚唯大学毕业不久,同宿舍的好友突然问她敢不敢开公司。江亚唯当即摇头说不敢。

    她没有那么多的资金。

    但好友有。

    好友父亲是庆安这边一个分管宣传的领导,通过手段弄些广告业务自然不在话下。至于好友为什么找到江亚唯合作,则是因为江亚唯在这一块真的很有天赋。

    后来,经过好友的一番劝说,江亚唯同意了。

    没多久,广告公司开张。

    资金都是好友出的,但她还是给了江亚唯三成股份。

    此后,由于业绩不断,再加上江亚唯的创意甚好,公司业务节节攀登,年底时便将投入的资金挣了回来,而且还盈利不少。

    第二年,江亚唯跟好友扩大了公司规模。

    可好景不长,好友的父亲调离岗位,好友也跟着离开了庆安。

    临走前,好友将公司留给了江亚唯,而且没有要钱。

    江亚唯当即说,年底的分红还是三七分。

    自然她三,好友七。

    好友则说,公司如果不行,那就赶紧关了。毕竟她的父亲已经不在那个岗位了,很多业务都做不了。

    的确,公司业务没有以前的多了。但凭借着江亚唯的过人能力,公司还是在盈利。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弟弟开始败家了。

    而且还将公司抵押了出去。

    还好,许冬杀了何正信,之后苏觅又毁了那份抵押合同。

    可此时,广告公司账面上已经没有钱了。自然都是被江亚唯的弟弟拿去赌了。

    而且,丧心病狂的弟弟还将她送给债主。

    好在,许冬又一次救了江亚唯。

    不过广告公司却是真不行了。

    无奈下,江亚唯只得结清职员工资,然后关了广告公司。

    至于江亚唯为什么打算跟霍君楠去临州,还是因为弟弟的事。

    自从许冬那晚威胁过江亚唯的弟弟后,这个败家子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可前不久,他又回来了。

    继续找江亚唯要钱,而是还说如果姐姐不给钱,他就去公安局告发黑衣人杀人事件。

    是的,当初那个被许冬瞬移到半空扔下的流氓已经死了。只是警方没找不到他杀的证据。

    可如果弟弟报警了呢?

    江亚唯担心这样会害许冬被查。没办法,她只好给了钱。

    可弟弟并不知足,反而要得更狠了。

    无奈之下,江亚唯只得搬了出来,想借此躲开弟弟。但没想到的是,那天傍晚她刚租好房子,正准备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便遇上了两个歹徒抱起一个小女孩就跑。她想都没想便冲了上去,然后……一起被绑了。

    霍君楠见江亚唯说考虑一下,很是高兴。她这次来庆安其实就是参加个规模不大的商业会议,原本手底下的一个部门领导过来就行。但女儿吵着说想出来玩,没办法,霍君楠只得带女儿来了庆安。

    那晚,会议结束,霍君楠带着女儿去外面散步。当时兼职保镖的司机正好上厕所去了。

    然后,霍君楠便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跑到前面去了的女儿身边。

    下一刻,车里下来两个人。

    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

    后来,惊慌失措的霍君楠拨打了远在临州弟弟的电话,霍君清接到电话后,当即赶到庆安……

    只是霍君楠到现在都不知道,秦家的家主秦其昌之所以要用徐子月的心脏是因为他跟徐子月都是罕见的熊猫血。当初,徐子月由于某次生病去了医院,然后取血化验,后来医院里便有了记录。

    秦家什么势力?一查便查到了。

    虽然霍家在临州也是实力不俗的大世家,但秦其昌为了活命哪管那么多,当即命人跟踪徐子月,然后一路跟到了庆安……

    这些事赵山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许冬。

    这也是许冬为什么决心要弄死秦其昌的原因。因为秦其昌如果不死,还会继续找熊猫血的人的心脏。

    “亚唯,你觉得救你跟月儿的黑衣人是什么样的人?”霍君楠之前在车里跟弟弟还有江亚唯讨论过黑衣人的事情,但江亚唯只说对方穿着个黑色长袍,而且脸也被遮住了,什么都看不清。

    “什么样的人?”江亚唯闻言心说许冬自然是好人了。可这话直接说出来似乎不太好,因为许冬杀了人。

    在车上时,霍君清就说了,黑衣人杀了七个歹徒。当时霍君楠脸色变了下,明显是吓到了。

    “或许是江湖中人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江亚唯顿了顿道:“不过他救了我,我对他只有感激,其他的,我就不管了。”

    霍君楠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黑衣人手段是狠了些,但他救了月儿,就是我的恩人。”

    “亚唯,你在庆安待得久,以前有没有听说过这人呢?”霍君楠问道。

    “没有呢。”江亚唯心里咯咚了下,随即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霍君楠微笑道:“可能是你跟月儿运气好,遇到了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两人正说着,门铃声响了起来。

    霍君楠走到门口问:“谁?”

    “姐,是我。”外面传来霍君清的声音。霍君楠当即开了门。

    “月儿睡了吧。”霍君清进门后朝卧室看了看。

    江亚唯估计这对姐弟有话要说,当即说道:“楠姐,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霍君楠点点头:“那行,我们明天再聊。”她带着江亚唯回酒店后,便给对方也开了间套房。

    霍君清则道:“江小姐,明天警方估计还得给你做个笔录,不过你放心,就是随便问问话。”

    江亚唯点头表示理解,毕竟这是个结案的流程。至于徐子月,小姑娘才四岁,警方是无论如何不会去问她的。

    霍君楠送走江亚唯,示意弟弟坐下来,随即问:“有事吗?”

    霍君清笑了笑:“本来睡下来,可还是担心你跟月儿,就过来看看了。”

    “你呀,既然那么喜欢小孩,还不赶紧跟铭瑄生一个。”霍君楠有些责怪的看着弟弟:“你现在是霍家唯一的男丁,有些事自然要考虑的。”

    “姐,我知道了。”霍君清道:“我不是看这两年挺关键的吗?”

    霍君楠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爸还在就好了。”

    霍君清正色道:“姐,爸走了有我呢,你放心,霍家肯定不会在我手里倒掉的。”

    霍君楠拍了拍弟弟的手背:“你是个争气的孩子。”

    霍君清笑了笑:“谢谢姐姐的表扬。”

    霍君楠闻言也笑了。

    “姐,你有没有想过给月儿找个爸爸?”霍君清小声道。

    霍君楠没回话,直接瞪了弟弟一眼。霍君清不说话了。但他还是希望姐姐可以找到个坚实的依靠。

    “这次的事情,你是不是找了爸以前的朋友。”霍君楠忽然说道。

    “嗯,我找了燕京的洪爷爷。”霍君清道:“要是在本省,没这个必要,可现在跨了省,很多关系用不了,只能找洪爷爷了。”

    “那个黑衣人……是不是也是你找的?”霍君楠问这个问题时死死的盯着弟弟的眼睛。

    她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瞎扯,而是她明白父亲那些朋友里,真的有可能存在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之前,由于江亚唯在边上,所以霍君楠并没有这么问。但现在房间里只有姐弟两人,所以霍君楠直接问了。

    “姐,黑衣人的事我真不清楚。”霍君清信誓旦旦道:“我好歹也是国家的人,怎么会这么做呢?”

    “你要真这么做了,姐也不生气的。”霍君楠道:“毕竟你也是为了想救月儿。”

    “哎,姐,说真的,如果再找不到月儿,我真有可能要联系那个爸说的莫爷爷了。”霍君清道:“我记得爸临死前说过,在华夏,没有莫爷爷办不到的事。”

    “这个莫爷爷究竟是什么人,我也听爸提起过,但一直没见过。”霍君楠说道。

    霍君清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虽然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但从未联系过。”

    “这种人只有危急之时才能找他求助。”霍君楠道:“要是丁点小事就找人家,估计人家帮过忙便不再理你了。”

    霍君清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见时间不早了,便准备回去休息。

    “等明天亚唯做完笔录,我们就回临州。”霍君楠顿了顿又道:“君清,你要不是结婚了,亚唯真的很适合你的。”

    霍君清苦笑道:“姐,你这玩的是哪出,我可告诉你,我跟铭瑄关系好着呢,可别替她来试探我。”

    霍君楠翻了个白眼,然后送弟弟出了门。

    关上门,霍君楠朝卧室走去。她已经洗过澡了,可以直接睡。

    躺在床上,霍君楠怜爱的将女儿搂在怀里,然后便发现女儿乌黑的眼珠子正在看着自己。

    “醒了呀。”霍君楠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小姑娘也亲了亲母亲的脸蛋,然后小声道:“妈咪,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霍君楠微笑着问。

    “江姨姨认识那个黑衣人。”徐子月说完眨了眨眼睛。

    霍君楠目瞪口呆。

    ……

    霍君清由于自身的身份,没有住套房,而是选择了标准间。

    他住在十楼。

    总统套房在顶楼。

    电梯下落速度很快,不到十秒钟,电梯便抵达十层。

    电梯门打开,霍君清从里面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隔壁的电梯门也开了。

    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那人看了眼霍君清,随即朝左侧客房走去。

    霍君清稍稍迟疑,随即朝右侧客房走去。他觉得这背着双肩包的年轻人气度很不一般。

    他却不知,这人正是晚上救了他外甥女的黑衣人。

    许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