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传输 第68章 一路向西

时间:2017-12-04作者:偷桃的冬瓜

    当许冬带着伊丽莎白瞬移到地面时,他的猜想作废了。故事里的场景没有出现。

    海岛则真的是很小,只有半个操场那般大。

    岛上都是沙子,另外中间有两块竖着的岩石。

    许冬跟伊丽莎白走过去时,看到了一堆熄灭的灰烬。

    这是人为的。

    “一定是附近的渔民留下来的。”伊丽莎白眺望远方:“我们等一等,说不定就能等到渔船。”

    许冬将外套跟黑色长袍搭在两块岩石的上方,做了个简单的帐篷。

    然后两人在中间坐了下来。

    伊丽莎白身上有个背包,里面放着淡水跟一些食物。

    这些东西都是许冬昨晚准备好的。

    俩人靠在岩石,喝水补充体力。

    伊丽莎白捋了捋额前的乱发,说道:“许,现在能将你的事情告诉我吗?”

    许冬收回遥望远处的视线,有些无奈道:“你确定咱俩能等到船吗?”他觉得现在不是跟伊丽莎白闲聊的时候。

    伊丽莎白自信的点点头:“一定能的,这里离海岸线不远,实在不行,咱俩游过去。”

    许冬幽幽道:“你不怕遇到鲨鱼吗?”伊丽莎白抓住他的胳膊,然后起身挪到了许冬边上:“咱俩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俩人在海上漂流一个多月,有惊无险,后来又混上威尔逊的那座海岛,不但没出事,还将救世会的地下基地毁了。刚才更是遭遇惊险的空战,可依旧活了下来。

    这些事,如果不是拍电影,很多人难以活到最后。

    但许冬跟伊丽莎白办到了。

    “相信我,咱俩一定可以回到陆地上的。”伊丽莎白将脑袋靠在许冬肩上:“许,这一路上谢谢你的照顾。”

    许冬被伊丽莎白的柔情搞得有些不适应,往边上挪了挪,然后推开伊丽莎白:“天气热,分开些好。”

    伊丽莎白噗嗤一笑:“许,你就是个有色胆没色心的家伙。”

    “好啦,现在把你的故事全部告诉我。”伊丽莎白甚是认真的盯着许冬:“我只是觉得,咱俩算很好的朋友,应该互相了解。”

    “当然,你要是想看我的胸,我可以给你看。”

    许冬听到这话,吞了吞口水。

    “你要是不愿意说,我就不勉强了。”伊丽莎白见许冬一直不说话,有些生气。

    许冬不清楚为什么伊丽莎白非要自己说以前的事,但既然对方这么想知道,那就说吧。

    毕竟,他已经知道对方是公主。而伊丽莎白则对他真正的身份一无所知。

    “其实,我不是个水手。”许冬开口道。

    伊丽莎白点点头,这个她早就猜到了。

    然后许冬继续说着。

    其实,他之前的生活都很一般,直到被活埋后才出现转折。

    许冬将这些事全说了出来,伊丽莎白听得很认真。

    不知过了多久,许冬说到了跟伊丽莎白见面的那一刻。

    剩下的事情,便是两人一起的经历了。

    伊丽莎白听完许冬的故事,没有多说。她觉得陈清越应该是死了。

    但这件事怎么说?

    同样,伊丽莎白也不会说什么陈清越肯定活着的废话,她不愿意许冬活在幻想中。

    “其实,零八年奥运会,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你。”许冬忽然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可能就是顺口而出吧。

    伊丽莎白歪着脑袋笑道:“可惜那会我没见到你。”

    “咱俩毕竟等级差异太大。”许冬回道。

    伊丽莎白瞪了许冬一眼:“以后不许说这种话。”她担心许冬会因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

    “其实我父亲遇到我母亲时也就是个下级军官,可我母亲还是选择了他,你知道吗?”伊丽莎白道:“那时很多人都不同意的。”

    这件事许冬听说过。

    “我母亲说,俩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虽然会有很多很多的素束缚,但这些困难完全是可以克服的。”

    许冬有些不淡定,他感觉伊丽莎白在暗示自己什么。

    可现实吗?

    他可是华夏人,绝对娶不到莱茵公国的公主的。

    而且许冬也不愿意待在皇室,他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

    再说了,他跟伊丽莎白八字没一撇,想那么多有啥用?

    “许,你喜欢我吗?”伊丽莎白忽然问道。

    许冬瞬间懵逼了。

    然后准备摇头。

    但伊丽莎白的声音有传了过来:“说实话。”

    许冬只得点了点头。

    “我也蛮喜欢你的。”伊丽莎白叹了口气:“可惜你不是莱茵公国的公民。”

    她所说的公民是带着纯正莱茵血脉的莱茵人,并不是说什么国籍。

    许冬明白伊丽莎白的意思。

    “其实我们可以做情人的。”伊丽莎白忽然道。

    许冬无言以对。

    ……

    时间慢慢流逝着,伊丽莎白靠着许冬睡了过去。许冬则不时看向远处,希望有船只出现。

    对于伊丽莎白的表白,许冬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还是那句话,他跟这位莱茵公国的公主,未来的莱茵女皇是绝无可能的。

    至于伊丽莎白说得做情人,他可不想引起国际争端。

    许冬现在就是想将伊丽莎白安全送回莱茵,然后回华夏。

    随着太阳慢慢沉下海面,许冬有些失落。

    终究是没等到船。

    但下一刻,一个黑影出现在天边。

    许冬赶紧叫醒伊丽莎白,然后两人奔跑到海岛边沿,使劲的朝黑影招手。

    毫无疑问,那是艘船。

    至于是渔船,还是海盗船,许冬没在意。他现在只想要艘船。

    半个小时后,一艘有些破旧的渔船停靠在海岛边。

    船上有五个人。三男两女。

    皮肤偏黄。

    说的话许冬听不懂,伊丽莎白懂。而且会说。

    她说得是马达加斯加语,因为这些渔民是马达加斯加人,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岛上。

    那个岛距马达加斯加岛不到一百公里。

    伊丽莎白跟渔民说,自己和许冬驾船出来游玩,结果船翻了,请求这些人带他们回去。

    好心人都会同意。

    五个马达加斯加的渔民心肠就很好。

    上船后,一个年轻的女渔民递给伊丽莎白跟许冬一条烤熟的大鱼。

    作为回报,许冬给了对方一张美钞。

    然后女渔民拿着面额一百的美金欢叫着跑到了父母跟两个哥哥的身前。

    没一会,船上所有的食物出现在许冬身前。

    马达加斯加的渔民很穷,一个月都挣不到多少钱,许冬给的美金足以让他们买很多东西。

    许冬原想再给一张美钞,但伊丽莎白制止了,她说:“许,你再给钱,那小姑娘晚上要找你睡觉了。”她倒不怕船上的渔民见财起意,许冬现在的战斗力估计没几个是对手。

    天黑时,渔船抵达了码头。

    岸上的灯光很少,毕竟这个小岛还停留在极度贫困的程度。

    渔民一家带着许冬跟伊丽莎白走到了自己家的房子前。

    这里的房子是用旅人蕉和竹子搭建。为防止潮湿,房屋都建在木桩上以与地面隔离,房顶坡度则很大。

    渔民主妇将最好的房间留给了许冬和伊丽莎白。

    在她看来,这对男女肯定是夫妻的。

    男女共处一室,许冬并不尬尴,他可是跟伊丽莎白在同一艘船上睡了一个多月。

    不过他还是老实的睡到了床下。

    睡觉前,伊丽莎白跟许冬痛快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上渔民主妇送来的衣服。

    衣服材质很差,也很旧,但很干净。

    伊丽莎白穿在身上,依旧气度不凡。许冬则真的像个渔民。

    “明天你送我们去马达加斯加,我给你两百美金。”吃晚饭时,伊丽莎白竖起两根手指跟渔民男主人拉鲁道。后者一个劲的点头:“尊贵的小姐,随时都可以出发。”

    次日一早,拉鲁带着许冬跟伊丽莎白离开了小岛。同行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他们决定送走尊贵的客人后,去市场上多买点好东西回去。

    拉鲁将渔船开得飞快,上午十点多便抵达了马达加斯加的一个港口。

    这里距离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300公里左右,有直达的汽车。

    拉鲁将许冬跟伊丽莎白送到车站。

    分别时,许冬塞了一千美金给拉鲁,后者一个劲的推脱。

    他是真的觉得多了,不敢要。

    伊丽莎白拍拍他的手背:“拉鲁大叔,你就收下吧,这是你应得的。”拉鲁身后的两个儿子也劝父亲:“爸爸,你就答应两位尊贵客人的请求吧。”

    他们俩到现在都没娶到老婆,要是有这一千美金,估计下个月就可以结婚了。

    最后,拉鲁收下了钱,同时也虔诚的朝许冬跟伊丽莎白道:“祝两位一生平安。”

    上车后,伊丽莎白用头巾遮住了脸。她长得甚是好看,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如此下去,出了问题可就不好。她现在只想安全抵达塔那那利佛。

    许冬将黑色长袍跟钻石放在背包里,抱在怀中,同时也用意识观察了下车里的乘客。

    好在,一切正常。

    马达加斯加的路况并不是很好,很多地方都是土路,坐在车上,颠簸不已,伊丽莎白原想休息一会,但终究睡不着。

    她侧眼看向窗外,风景还行,就是太过于荒凉。

    许冬也在看,他算得上是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

    他觉得这里完全比不了华夏。

    在渔船上时,伊丽莎白就将马达加斯加的一些经济人文历史简单的跟他说了下。

    总之,这地方不是个好地方。

    贫穷,战乱,侵袭着这里的平民。

    但不管怎么说,他跟伊丽莎白总算是离开了海洋。

    不过许冬并未放松警惕,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王者之刃一直踹在怀里,要是有什么坏人挡道,他不介意背后一刀解决对方。

    晚间七点,汽车终于抵达达塔那那利佛。

    作为马达加斯加的首府,塔那那利佛发展程度还可以,至少处处可以见到灯光。

    下车后,伊丽莎白有些激动。

    然后拉着许冬上了俩出租车,朝司机道:“去莱茵公国大使馆。”

    司机点点头,发动车子。

    许冬用意识观察过,司机没有异样。

    出租车行驶在马路上,四周俱是高耸的教堂尖塔、挺拔成行的桉树以及红瓦盖顶的民居。

    不像海洋那般,没有丝毫人气。

    “两位,莱茵公国大使馆到了。”半小时后,司机将车子停在一栋位于市中心的红色房子前。

    伊丽莎白看着房顶的那面莱茵国旗,紧紧的抓住了许冬的手。

    她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许冬递给司机一张百元美钞,后者有些尬尴,不好找啊。

    “不用找了。”伊丽莎白说完拉着许冬下了车。然后快速的朝大使馆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