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地传输 第35章 父亲

时间:2017-11-12作者:偷桃的冬瓜

    zhao pian拍的不是很清楚,但拍摄者明显是以陈清越为中心拍摄的,因此女孩将相片放大就能认出陈清越。

    她原是因为太无聊才翻看网上论坛的,没想到居然发现这么个重要的事情。要知道女孩一直可是以为自己这位姐姐早就死了的。

    “妈,你看。”女孩将shou ji递到旁边一个妇人眼前。妇人无论穿着还是妆容,都特别的贵气。圆润的脸蛋保养得也很好,跟自己女儿站在一起,极像一对姐妹花。

    贵妇人盯着shou ji里的zhao pian足足半分钟,然后有些失落道:“她怎么还活着。”

    “二舅找的那些人干事也忒不靠谱。”女孩不满道:“爸要是知道陈清越没出国,肯定要派人去找她的,到时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是得落到陈清越头上。”

    贵妇人淡淡道:“你急什么,让你二舅去趟庆安,把事情接着办完就是。”她说完便从包里拿出shou ji,打算拨号时,一辆满碎石的卡车从右方猛地撞将过来。

    玛莎拉蒂的司机反应奇快,当即死打方向盘,将车子转到另一边,正好与冲过来的卡车擦肩而过。就在司机以为躲过一劫时,另一辆卡车撞了过来……

    鲜血从车上流到地面,开始一滴一滴的,慢慢就形成了线,没多久,已然报废的玛莎拉蒂便被一片殷红围绕。

    如此惨烈的事故,车内的人非但死了,而且尸身残缺。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本田车中,后车窗慢慢落下,一个**连续拍了几张zhao pian,然后车窗合上,车子快速离开。

    车祸发生一小时后,汉江警方发布通告。

    卡车司机张某,醉驾,差点酿成车祸,已被警方拘捕。

    卡车司机李某,醉驾,造成重大车祸,已经刑事拘留。

    小道消息甚多的记者,很快就查清楚了车祸中的死者的身份。司机自然无需报道。但陈氏集团的副总裁以及陈家的千金大xiao jie,瞬间占据了整个版面。

    宫雪燕贵气逼人,素来有商场女强人的称号。其女陈洛羽美貌非凡,才华横溢,是汉江有名的名媛。

    可惜,一场车祸,一对母女,魂归地府。

    陈永泉原本就已病入膏肓,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昏了过去,没多久心跳就停止了。

    一时间,陈氏集团乱了。

    陈氏大楼,会议室中。

    争吵声响个不停,总裁已去世,副总裁也不在了,自然要有新的领头人。

    而不少中意陈氏的投资人已经准备高价收购股份了。

    此时不动手,难道等对方平稳过来。

    “请诸位静一静。”

    一道洪亮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响起。

    不少人看了过去,随即多人不屑道:“刘律师,今天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身材微胖的刘律师目光扫过众人,淡淡道:“我自然是没资格,但二爷有。”

    一时间,会议室里安静了。

    二爷不是陈永泉的二弟,是他二叔。

    这个人已经很多年没出现在陈氏集团了。

    但这个人,认识他的,都知道不是个好人。

    是个狠人。

    紧闭的会议室大门被打开,一辆轮椅被推了进来。

    轮椅上的老者满头白发,但眼神极为精神,他慢慢的打量着众人,然后开口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但语气很果断:“我要把陈氏集团卖了。”

    ……

    陈清越看着那条点击率吓死人的贴子,甚是无语。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人拍了下来,而是还火了。

    许冬也在看,他想,现在白家人不追shang men都难。

    看来又得换地方了。

    “我出去买菜。”许冬知道这几天不能让陈清越随便出门,至于他自己,则有些巴不得被白家人跟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许冬可以当蝉,但也可以做黄雀。

    许冬刚走没一会,陈清越卧室里响起一阵shou ji铃声。

    是濮恒飞的shou ji。

    陈清越当即接了。

    “说吧。”

    “两个人都死了,你父亲也死了。”

    陈清越脸色瞬间变了,极为气愤:“我没让你去杀他。”

    杨献伟淡淡道:“我没动手,是你父亲得知你母亲,哦,不对,应该是你后母还有后母的女儿出车祸后,一时间难以承受,然后就死了。”

    陈清越感觉头有些晕,整个人都在颤抖。

    那个人这些年虽然一直不怎么跟她说话,但她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父爱。

    她依旧记得,那个人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单独请她去中海东方明珠塔的顶层用餐。他拍着她的手道:“你长大了,你母亲肯定很开心。”

    那天,他送了个贵重的吊坠给她。

    她一天都不曾带过,她一直恨这个男人,恨他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但他,似乎从没责骂过她一次。

    从来没有。

    就算她陈清越砸碎了家里那个祖传七代的江山青花壶。

    这些年,陈清越一直在外读书,她不愿回家,但他始终说,你有空,就回来,我是你爸,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毕业后,她最终还是回了汉江。

    可他却身体日益变差,她想去看看他,却总是被后母拦着。那个表面阳光开朗的mei mei也一直挤兑着她。

    她们逼着她嫁人,就算对方是个残疾。

    她们一直说,陈家养了你,你陈清越就得为陈家付出。

    直到霍新宇说,我们离开吧。

    她相信了这个男孩。

    但信错了。

    从头到尾,就是个局。

    可他呢?这个叫陈永泉的男人,他有错吗?他自然有,陈清越这辈子都忘不了母亲病死前的那个画面。

    父亲负了母亲,父亲没有负过她。

    陈清越紧紧咬着嘴唇,泪水终于是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杨献伟有些诧异,但还是道:“陈xiao jie,这下可以交出玉佩了吧。”

    回答他的是一声刺耳的落地声。

    陈清越瘫倒在地,她后悔了,后悔不应该去做那些事。她无意间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杨献伟也后悔了。

    他后悔听从陈清越的安排,连续干了两件傻逼事情。

    “c组到哪了。”老人家眼露凶光。

    “已经入境,两天内就到。”吴义虎老实回答。

    杨献伟靠在椅背上,突然间笑了,很诡异的笑容。

    然后他说了句:“有许冬的dian hua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