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37章原来是故人

时间:2017-10-26作者:花椒有毒

    但也不排除安王自导自演的可能性……

    总而言之,梁弦隐隐有种预感,这次绑架案只是个开始,某些心思不正的人已经有了更大的动作在谋划着什么,只待他顺藤摸瓜,一步一步地查出真相,揪出试图引起圣朝动荡的老狐狸。

    啥?你问藤在哪里?

    梁弦嘴角微微上扬,想起了先前拾到的那只牛皮信封……

    “墨云,那个女人,你调查得如何了。”

    梁墨云正打算再和梁弦探讨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却冷不丁地听梁弦换了个话题。

    他打量着梁弦嘴角不自觉地漾开的那抹笑意,不由愣了一愣。

    将军,对那女人还真是上心呀!

    想归想,这话到底是不能直接说出口的,梁墨云正了正神色,忙道:“目前只知道那女子不是京城人士,在两年前来到了京城,从一个老头儿手里买下了万家茶楼开到了现在。茶楼里住了她和她儿子,还有一个伙计。”

    “那伙计原本是个乞儿,被她捡回了茶楼,算是有救命之恩,是个老实人。至于她那个儿子……倒像是最近突然冒出来的。她对外宣称自己是个寡妇,丈夫已经被自己克死了,所以现在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梁墨云不自在地补充一句:“时间仓促,属下能查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两天梁弦在忙绑架案的事情,他亦是同样,想要分心再去查别的,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梁弦点了点头。

    光这点信息,还真没法判断什么。

    他总觉得那女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无法肯定。尤其是她那双眼,太有特色,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时,梁墨云倒是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将军,有消息说,昨日顾侍郎曾去过那家茶楼,指名要见掌柜顾二娘,好像认识似的……”

    “顾侍郎?”梁弦挑眉。

    他常年待在边漠,京城里这些大小官员升迁降职,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始终没法准确地把他们对号入座。

    梁墨云倒是懂他,忙与他解释:“就是那位新晋状元郎,江南顾家的大公子,顾长清。”

    “江南顾家啊……”梁弦喃喃地重复了一边,忽地,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本就生得俊美,这突然扬起的笑颜,在烛光的渲染下,说是夺魂摄魄也不为过!

    顾二娘,顾长清……果然!

    “果然是她呀!”梁弦叹了一声,语气竟有着掩饰不住的惊喜。

    难怪他觉得她似曾相识,因为他确实是见过她的。准确来说,他见过的是小时候的她。

    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她也长得这么大了。

    他不禁有些唏嘘,心思莫名,但心情显然是愉快的。

    一旁的梁墨云被弄得云里雾里的,不过他默默地选择了闭嘴不过问,心里却是已经明白了,自己先前猜测那位姑娘是将军的旧识,看样子果然没猜错。

    虽然主子的私事不是他能过问的,但看梁弦这两日有些怪怪的,该提醒的自己还是得提醒啊。

    于是梁墨云斟酌着开口道:“目前还不知那女子在这次事件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属下以为还需警惕,可要属下派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梁弦就抬手打算了他。

    “不用,我自有分寸。”语气不容置喙,嘴角还是挂着笑。

    梁墨云:“……”

    他能说他觉得自家主子的分寸感,已经日渐薄弱了么?

    昨晚主子可还当着大统领和御前侍卫的面,对那女子搂搂抱抱,甚至还以夫妻相称哎!

    梁墨云定了定神,试图再劝:“可是属下认为,以防万一……”

    梁弦再次打断了他:“这事本将会亲自处理的,你不用担心。”

    梁弦打定主意要做的事情,旁人是劝不动的。

    而梁墨云也深知梁弦的脾气,可不如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温和,只得按捺下心里的不安应了一声。

    怎料,梁弦却已经察觉出了梁墨云的心思,笑着摇了摇头,缓缓而道:“她啊,是特别的……”

    这一声喟叹,喜悦的同时,还颇有几分纵容。

    记忆蓦地回到当年,在那漆黑的深夜里,在最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小小的她紧紧抓着一根木棍子守在自己身旁。纵然她自己已经怕得不行,整张脸惨白惨白,没了丝毫血色,她还是坚持要守护着他。

    她对他来说,确实是特别的,并不仅在于当年共患难的这一段经历,更在于他后来对她的亏欠。

    所以即便时隔多年,他依然还是记着她。

    而年少时候的错误已然来不及弥补,所以如今再次见到她,他当然会觉得惊喜。

    只不过,他实在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她……

    这次绑架案所牵扯到的关系甚是复杂,若说她的出现真的只是意外的话,那么那封信件又该如何解释呢?

    她的身份,显然不只是茶楼掌柜,又或者顾家二千金,这么简单啊。

    还有唐门失踪了的少当家,却意外出现在她身边,这真的只是偶然么?

    思及此,梁弦的眸色渐渐加深,面上的笑意也冷了几分。

    当年的她令他觉得喜爱,她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眼底时常闪耀着一动光芒,憨诚而直率。他觉得那是世上最真的眼。

    如今再见,这双眼睛虽然依旧美丽,但里面透出来的光芒却变得极为冷厉和淡漠,与当年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他不知道这些年她都经历了什么,才会使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一如他自己这些年也发生了许多事情。但若是真如梁墨云所忌惮的那样,她也是那边的人的话,到时候他又该如何对她呢?

    这个问题有些沉重,梁弦皱了皱眉,干脆站起了身来,大步朝门口走了去。

    身后的梁墨云见状不免呆了呆,他望望外头那漆黑的夜空,问道:“将军,您这是?”

    “赴约,会故人。”

    话音落下,梁弦便已大步跨过了门槛,没入了夜色之中。

    梁墨云纠结了一番之后,到底还是没有厚着脸皮跟过去,虽然他心底很担心自家将军的意志力会不会又莫名其妙地失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