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36章狐狸尾巴

时间:2017-10-26作者:花椒有毒

    只不过,顾长清却不知顾芸蕙曾对顾二娘做过多少肮脏事,以至于她现在光是听到这个名字便觉恼怒。

    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顾二娘抬眼对上了顾长清担忧的眼神。

    不想让顾长清担心,于是顾二娘勉强撑起一个笑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顾长清心下欢喜,总算是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去了。

    回了茶楼后,正有几个客人伸长了脖子朝她这边张望着,眼巴巴地等着再瞻仰一下状元郎的风采。

    然而定睛一看,却只有顾二娘一人回来,不免有些失望,忍不住问顾二娘:“二娘,那位状元郎真的是你兄长?你真的是江南顾家的千金小姐?”

    说这话的时候,客人们收起了平日里和她说话时候的随意,反倒无端地有些小心翼翼。

    顾二娘几乎不假思索便答了句:“不是,他为了帮我解围才那样说的,我只是他一个旧友而已。”

    客人又问:“那你们都姓顾……”

    顾二娘再答:“巧合。”

    客人怔了怔,继而纷纷点了点头。

    比起顾二娘是顾家千金这点,显然是顾长清为了帮顾二娘解围而编了胡话这点,更能取信于人。

    客人们都是万家茶楼的老客了,时常和顾二娘聊天逗趣,而顾二娘身上又一点架子都没有,有时候那些有心的客人说了什么荤黄的段子她也照样接得住……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是那种大家族里出来的闺秀呀!

    客人们很快便信了顾二娘的话,也恢复了平时对待顾二娘时的随和态度。

    至于那些兴致勃勃地想要从顾二娘这边探听状元郎消息的,不免有些失望起来,这种倒也无须在意。

    平安街不长不短,只是偌大的京城里最普通的一条街而已,但每日都能发生许多有趣的事儿。状元郎与茶楼掌柜是旧友这种可引不起什么轰动来,看客们更喜欢听的,是那些耸人听闻的八卦秘闻呀。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夜幕便已降临,顾二娘让花生关店门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忘记了什么。

    那位侯爷……不是说今儿要来访的么!

    亏她忧心忡忡了一早上,结果他其实只是随口说说的?

    顾二娘有些摸不着头脑,犹豫片刻之后,便干脆把这事给甩在了脑后,拉上唐古和花生就去会仙楼搓了顿好的,算是庆贺唐古劫后余生。

    可实际上,倒不是梁弦把她这事给忘了,而是他今儿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

    绑架案的事情圆满解决,明面上的功劳自然是落在了安王和大统领等人的头上,梁弦因为还处于“未归京”的状态,不宜公开身份,但圣上那边自然会记得他的功劳。

    只是这一来二去的,晋王那边可就免不了猜梁弦投靠了安王,早早地就把帖子递了过来,邀他去了趟郊外围场涉猎。

    名义上是游山玩水,实际上却是勾心斗角,相互摸底,免不了各种虚与委蛇。

    梁弦昨夜压根就没时间休息,又经过这一番折腾,自然疲累不已。

    好容易回来了,怎料安王携泰亲王的帖子又送了过来,务必请他过去吃个晚宴。

    等应付完了这些,梁弦也终于得了喘息的机会,却还不能休息,又唤来了梁墨云询问绑架案的后续。

    “虽然有几个孩子体虚,生了病,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都已经将他们送到他们父母的手里了。”梁墨云一板一眼地回复道。

    梁弦点点头,接着问:“这次绑架案明显不是为了牟利,那些匪徒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他们背后的帮手是谁,有从那些匪徒口中探听出来么?”

    梁墨云迟疑地摇了摇头:“什么也没问出来。另外,将军,属下正要向您禀报,那头儿今早已服毒自尽……”

    “服毒自尽?”梁墨云猛地瞠大双眼,眼中满是怒意和寒霜。

    只听他冷笑一声:“昨夜将人犯押走的时候,士兵已经将他全身都检查过一遍了,断然不会有可以藏毒的地方。且那人若是想畏罪自尽,又怎会留到今天早上才行动?这哪里是服毒自尽,分明是有人将毒送到了大牢内,逼死他的!”

    梁墨云垂下眸子,没有吭声,显然也是这个想法。

    “宋易峰那边是个什么说法?犯人在他手底下出的事,他难道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劲?”梁弦又问。

    梁墨云沉默片刻,才道:“今早大明寺传来消息,说是太后身体有恙,皇上又向来孝敬,即刻便启程去了趟大明寺,直到傍晚才回来……”

    梁墨云的话没有说完,但梁弦又怎会听不明白。

    圣上要去大明寺,御林军大统领和御前侍卫自然会随行护驾,这两人走了,正是有心人想要对那些匪徒下手的最好时机!

    心头袭上一阵寒意,梁弦微微眯起了双眼,那双深邃如古井神寒潭的眸子中,暮地出现了几分狂佞。

    只听他缓缓道:“看样子,这幕后人可真是不容小觑,手臂长得都伸到这皇宫里头来了……”

    梁墨云心头一惊,忍不住开口问道:“将军,难道是……”

    梁弦抬手打断了他,没让他把那个称谓说出口。

    “再等等,现在狐狸尾巴还没完全露出来,可抓不住他,要多点耐心才是。”梁弦如此说道。

    梁墨云点头应下,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不住叹道:“不管怎么说,根据前些天的调查看来,在背后给这些匪徒撑腰的,和当初袭击安王的,应该是同一批人!”

    安王不能亲自参与这次案件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他此前遇刺受伤了,脸上留下了明显的伤口不说,手臂更是至今都无法正常活动。

    为了不引起百姓惶恐,所以遇刺的消息他并不曾宣扬出去,只告知给了皇上和梁弦。再经过他一番劝说,皇上才会同意八百里加急将梁弦从边疆召唤回京,亲自调查这起事件。

    基本上,安王也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可以撇清他身上的嫌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