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9章逃

时间:2017-10-26作者:花椒有毒

    这个答案倒是有点出乎梁弦的预料了。

    “若是二十二的话,年纪大概是对不上的,难道不是她……”梁弦喃喃道。

    梁墨云与跟在他身边也有不少个年头了,难得看见他对一个女子这般上心,不免有些好奇。

    “将军认识那个女子?”

    梁弦莞尔,眼眸中有些微光亮在闪动。

    他点点头:“或许吧。”

    梁墨云微怔。

    梁弦容貌俊美,身份尊贵,因为饱读诗书养出了一身书生气,又因为常年征战沙场而生出一身的霸气,这两种气质在他身上融合为一体,并不冲突,却是让他变得更为引人注目。

    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梁弦从来都是人群中瞩目的焦点,是无数女子的梦中人。

    而实际上,梁弦确实也算风流,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边漠,都有不少女子对他芳心暗许,以与他谈笑风生,或是春风一度为荣。

    甚至就连那西凉国的女王,都曾公开对他示好,想要招他为驸马爷呢。

    可梁墨云知道,梁弦从未对那些女子上过心。

    梁弦是个私事公事分的很清楚的人,而私事于他向来不算重要,过去这些年他的心思几乎都放在了振兴梁家这件事上。那些风花雪月的情爱之事,对他来说只是过眼烟云。

    即便他身边偶尔出现一两个女子,过不久却也会消失不见。

    可如今梁弦却对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女子生出了兴趣,这倒是让梁墨云有点惊讶。

    但梁墨云到底不是八卦的性子,并没有多问,梁弦示意他把女子的身份背景查个清楚,他便也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琐事讨论完了,就该说说正事了。

    “将军,暗卫一直在西郊监视着那栋宅子,发现有可疑人出入,似乎与那些匪徒并不是一伙的。”

    梁弦眉头微蹙,看了梁墨云一眼:“知道是哪边的么?”

    梁墨云迟疑地摇了摇头,现在不宜打草惊蛇,那些人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好查到的。

    梁弦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安王还真是给本将挖了个坑让本将去跳,这事明显没有表明上这么简单,不然不至于都已经找到匪窝了,安王还不带人去把那地儿给端了。”

    “将军的意思是,这事情恐怕与晋王有关?”梁墨云问道。

    梁弦颔首,“安王与晋王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也只有晋王的事情才能让安王这般上心了。只不过,安王这次迟迟没有动作,除了想要看看我的意思,恐怕他也有不能出手的苦衷罢。”

    梁墨云有些不赞同,皱了皱眉,他上前半步道:“可是,安王说到底还是想要利用将军来对付晋王,若是这事真和晋王殿下有关,您一旦出面,就必然站在了晋王的对立面。”

    梁弦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嗤笑一声,眸中腾升出冷意:“无妨,那是迟早的,只不过安王也别小瞧了我,我可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角依然带着笑,这笑容有着十足的自信和霸气,显然没把安王的算计看在眼里。

    若他还是十年前那个少年,面对这一切,或许真的会热血上头进了安王的圈套。

    但如今的他可是皇上亲封的一品大将军,也将会是圣朝最年轻的宣武侯,他手上握有十万兵权,他有足够的底气面对京城的风云诡谲。

    不管是安王还是晋王,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梁墨云见此便没再多言了,默默地退至了一旁,心里却想着,那两位王爷把算盘打到梁弦身上,回头可别被梁弦反咬一口才好。

    要知道,当年梁弦还只是个少年时,就凭一己之力夺得了梁家的继承权,并将分崩离析日渐衰弱的梁家,变成了如今京城里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

    梁弦,梁弦,其名温和婉约,但他本人可着实是个厉害角色呀!

    正出神呢,那厢门外先是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管家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梁将军,御史大人请您到前厅一叙,安王殿下来了。”

    闻言,梁弦和梁墨云不由相互对望了一眼。

    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梁弦嘴角缓缓扬起了一个弧度,大步迎了出去。

    安王来此不为别的,如梁弦所猜测的,他有不能出手的理由,所以这事千万要恳请梁弦去办。

    只不过,虽然这事情牵扯得复杂,但安王心系百姓这点倒是不假。打从和梁弦见面之后,他三句话有两句不理那些被匪徒绑架了的孩子们,仁爱之心倒是令人敬佩。

    一来二去的,梁弦也就答应了下来,算是正式把这担子给扛下了。

    只不过,惩奸除恶是一方面,是否答应和安王同条船,这可就是另一方面的事儿了,梁弦对于这点可绝不含糊。安王递来的橄榄枝,梁弦拒绝不得,于是他便干脆和安王打起了太极。

    一进一退,一来一回,比的是谁更有耐心。

    再说回那兜兜转转一大圈后才回了茶楼的顾二娘。

    尽管梁弦似乎愿意放过她了,她还是不敢放松戒备。

    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男子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之辈,但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却是猜不出来了。

    而她的直觉还告诉她,这事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男子肯定还有后招!

    顾二娘心里堵得慌,回到茶楼的时候,花生已经提前关了店门,正在后厨整理东西。

    顾二娘就这么坐在大堂的椅子上,呆呆地回想着方才和男子之间的对话,试图捋清楚男子的意图。但不论她怎么想,都只能得出糟糕的结论。

    她甚至忍不住怀疑,男子之所以放走她,纯粹只是出于猫抓老鼠般的恶趣味而已。

    无力地叹了口气,顾二娘抬眼望了望四周,打量着这座有点老旧的小小茶楼。

    她在这里呆了已经快有两年了,过得还算安稳,尽管茶楼的生意不算好这点挺伤脑筋的,但她还真的挺喜欢这家店的。

    她一直都记着幼时和那个救了她的少年所做过的约定,如果能活着从匪徒手中逃跑,她就再也不回那个冷冰冰的顾家,她想要开一家小店,过一个全新的人生。

    她做到了。

    她挣脱了顾家的桎梏,在京城开了这家茶楼。

    她一直在等记忆中的少年回来,她想告诉他自己过得不错,谢谢他当年救了她。

    可是,看样子是等不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