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5章信丢了

时间:2017-10-26作者:花椒有毒

    几次接触下来,她只知道这老太监是认财不认人的,只要银子到位了,京城里就没有他查不到的情报。

    话不多说,顾二娘直接把自己方才写的纸条递了过去,同时又奉上了两锭银元宝。

    事事通欢欢喜喜地接过,又打开纸条瞧了瞧里头的内容。

    眉头微微一挑,倒也没说什么,他朝顾二娘点头:“事情一定办成,顾娘子就回去等消息吧。”

    顾二娘应下,回到酒楼的时候,花生和唐古已经把早饭布置好了。

    他们大约是照顾到她今日心情不好,故而早饭准备的都是她爱吃的,香菇鲜肉包,香煎饺,芝麻大饼,小葱拌豆花……摆满了整张桌。

    顾二娘眉头蹙起,正要嫌花生太铺张浪费,当心她扣他月银,怎料花生却先她一步开了口:“掌柜的,今儿的早饭是小古请客呢!”

    顾二娘微讶,但紧接着眉头皱得更深了:“钱哪来的?”

    唐古得意洋洋地耸耸肩,笑道:“之前刘大人给我卖冰糖葫芦剩的,我都给存起来啦。”

    说罢,又把自己面前的蟹黄包朝顾二娘推了推,眨巴着大眼睛,殷勤道:“娘你快尝尝这个,我可喜欢了!”

    他这副献宝的小模样委实可爱,饶是顾二娘心头压了块巨石,眼下也稍微觉得轻松了几分。

    这便宜儿子没白养,至少还挺贴心的不是。

    然而愉快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三人吃罢早饭后没过多久,便有一小厮出现在了茶楼门口,给顾二娘送来了一张纸条。

    打开一瞧,上头写的是:顾娘子要查的事情咱家已经查清楚了,今日早朝时并无人议论赵王殿下是非,倒是御史大人说出了赵王殿下前些日子当街见义勇为一事,得到了皇上的嘉奖,皇上还赏赐了他一枚南海夜明珠。

    顾二娘心下骇然,一时间几乎连信纸都有点拿不稳了。

    阮相爷为何没有把列有赵王殿下罪证的文书呈给皇上?御史大人和礼部尚书又为何突然反水?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昨晚掉落的信封,被人给捡走了,对方在知道这个计划之后,阻止了一切!

    至于是谁捡走的,顾二娘几乎毫不犹豫就想到了昨晚所见的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眼。

    是他!肯定是那个神秘男子!

    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点,他既然不是匪徒,那十有**是官府的人。因此他在捡到了信纸之后,肯定迫不及待地去找赵王殿下邀功了!

    顾二娘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但不管怎么说,都已经太迟了。

    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

    师父交代的任务她还从来没有办砸过,这次本打算让赵王殿下身陷囹圄,没想到他不仅半点事没有,反而还得到了皇上的嘉奖……如此弄巧成拙,该如何是好?

    正伤神呢,却又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摔碎了。

    顾二娘忙从柜台后走出去一瞧,原来是唐古给客人斟茶时,不小心把杯子掀翻了。

    杯子碎了不说,茶水还泼了客人一身。

    那客人是个胖乎乎的女人,脾气也见不得多好,正嫌恶地瞪着唐古,气恼不已。

    茶水泼到她身上后,很快便渗透了薄薄的料子,使得衣料黏在了她的身上,饱满的褶皱堆了一层又一层,很是尴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要的是凉花茶,所以这茶水不烫,不然烫坏了她的皮肤可就糟糕了。

    顾二娘赶紧迎了上去给那女人赔罪,又吆喝花生取来了干净的帕子。

    但那客人可不打算就此作罢,她冷冷地扫了顾二娘一眼,叉着腰质问道:“你是这娃娃的娘?”

    顾二娘连连点头,又赔了声不是。

    “我这可是新衣裙,价格不菲,他弄坏了我的衣服也就罢了,还当众让我出丑,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吧。”那女客粗着嗓音道,想要趁机勒索的意图昭然若揭。

    一旁始终低垂着脑袋的小唐古,闻言不免一怔,继而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小嘴瘪瘪:“可是,刚才明明是你撞了我……”

    那女客面露凶色:“好啊,你是想说我故意的么?小小娃娃就敢造谣生非,你这娘亲平日都怎么教养你的?”

    这话实在是有些过了,旁边的几个客人听了直摇头。

    有人开口劝:“你这裙子也没弄脏,只是湿了而已,擦一擦不就行了么,犯得着为难一个小娃娃?”

    那女人气得跳脚:“好啊,你们都帮着这女人是吧,这都什么店啊,明明被泼了一身水的人是我,结果挨骂的还是我,这还有没有天理啦!”

    这女人显然不打算讲理,若是照这个架势吵下去可就没完没了了,顾二娘本就阴郁的心情越发不痛快,但也只能赔了点银子安抚那客人,才算把这事给搞定了。

    待那客人得意洋洋地拿着银子走了,顾二娘转头便瞧见唐古正一脸不满地瞧着自己。

    “你不该把银子给她的!”他义正言辞。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顾二娘摆摆手,“再说了,你忘了这事情是因谁而起的了?”

    唐古被噎了一下,但还是坚持道:“她这是讹钱,这次得逞了,下次还会有别家店遭殃。”

    顾二娘有些不耐烦了,不想理会他,便径直朝后厨走了去。

    唐古却不依不饶地追在她身后跑,老神在在道:“你这是放纵她,也是害了她,你不能这样做的……”

    “啰嗦!”顾二娘粗暴地打断了他,又忍不住瞪她一眼:“这里不是学堂,开店的总有些亏不得不吃,你要是再啰嗦,就别再我店里呆了!”

    后厨没有客人,所以顾二娘这话也只有唐古和花生听见。

    花生闻言不免一惊,继而飞快地朝唐古看了去。

    果然,就算唐古再怎么老成,终究也只是个六岁年纪的小娃娃,被顾二娘出言相赶,登时就红了眼眶,黑溜溜的眼里瞬间盈满了水汽,好不委屈。

    不过他却倔强地咬着唇瓣,不肯让眼泪掉出来,似乎一旦哭了就输给了顾二娘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