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97章中计了?

时间:2018-03-18作者:花椒有毒

    男子闻言,掏出了两个铜板丢入碗里,转身继续走。

    面慈心善,倒是个好说话的。

    镇长家里的下人因为得了吩咐,所以对这些号称自己是郎中的人,一律是来者不拒地迎入府里的。男子顺利地再下人们的引路下进了大厅,这一瞧才发现大厅里面还等着三五个人排着队地要给贵人看病。

    其中正经大夫打扮的人压根没有,要么是穿着破旧长衫,要么直接是穿着常服就来了的。这些人身上一点药味儿都没有,哪里像是会医术的人?与他们相比,自己这一番乔装倒是有点多余了。

    正出神呢,大厅的偏门被人推开,接着一个穿着素色长褂子的人从里头迈步而出,竟是个读书人的打扮。

    大厅里其余几人见他出来,赶紧一窝蜂似地涌了过去追问了起来。

    “那贵人的伤势如何?”

    “你见着她了?”

    “感觉怎么样?还有救么?”

    “我老家有一帖祖传的膏药能让人的皮肤光滑如新,不知道能不能试试?”

    不想面对这些问题,穷酸秀才却两手往身后一背,连连摇头:“没救了没救了,那人被烧得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我看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回天乏术了……”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见秀才表情认真,也不免有些丧气。

    可一想到贵人二字的诱惑,又不愿直接空手离开,所以干脆还是呆在大厅里等着给贵人看个病,碰碰运气。

    倒是那男子,在听了这番话之后,眉头再次紧紧地锁起,陷入了郁结和气愤之中,只因为他一直呆在角落里,倒也没人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后来大门打开,这几个完全不懂药的“郎中”们也都陆陆续续进了偏门去给看病,而他们出来之后的说法也大多雷同。

    但也有什么话都不敢说的,直接捂着嘴匆匆就逃走了,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男子只当他是被病人的惨状给吓到了,并没有多想,等有下人来请他时,他也就赶紧站起了身子朝偏门走了进去。

    偏门后连着的是一条长廊,怪了两个弯之后就是一个单独的屋子,所谓的贵人也就是住在这里了。

    下人们帮忙推了门,迎面就是一排屏风,隐约可以见到屏风后头有人影在晃动,以及几声或长或短的呻吟声,似乎极为痛苦。

    男子心头一急,就要快步绕过屏风。

    也正是因为太急了,他竟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房间里又怎么可能几乎没有什么药味儿?

    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挡住了他的去路。

    男子惊得一个趔趄,赶紧停下了脚步抬眼一瞧。

    拦下他的正是梁弦,眼下板着脸的模样,看着倒是有些可怖。

    “什么名字?”梁弦问道。

    男子赶紧编了个名字报上:“徐三。”

    “会看烧伤?”

    “会的,所以来试试。”

    梁弦却道:“我这里有两味药,你若是能分出区别,那你就可以进去看病了。”

    男子闻言不免惊了一下,这年头连看病都要考核的么?

    不过瞬间也明白过来,方才上门而来的这些人鱼龙混杂的,总不能都直接放进去看病,小小的考核也是有必要的。

    “贵人尽管一试。”他点了点头。

    而后便瞧见梁弦朝身后招了招手,有个丫鬟赶紧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头放着两个玉瓷瓶,除此之外便说明提示也没有了。

    男子赶紧过去瞧了瞧,又打开瓶子仔细地闻了闻。

    起先还没什么信心,毕竟他腹内也没几两墨水,对于药理医术也是一窍不懂,可等他意识到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后,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一个是面粉,一个是糖。”

    他虽然不识药,但常年在厨房走动,这两样东西却是认得出的,故而也就信心十足地说出了口。

    梁弦微讶,继而微微皱眉,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不想屏风后头却传来了两声咳嗽声。

    “咳咳……梁弦,让他进来吧……咳……”

    正是顾二娘的声音,只是眼下听来却极为虚弱。

    梁弦闻言,眸色瞬间一深。

    而那男子闻言却是心头一喜,赶紧撇开梁弦就朝屏风后头钻了去,想要赶紧确认一下顾二娘的伤情。

    只是不想他才走了两步,梁弦就又伸手扣住了他的肩膀。

    男子吃疼,脸庞有些扭曲,疑惑地朝梁弦看去,却意外地发现,梁弦的表情尽是狠厉,可把男子给吓了一跳。

    继而瞬间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

    难道……自己中计了?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中划过,下一瞬顾二娘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屏风后。

    她面容姣好,四肢健全,身上穿着的是丝绸制的上等衣裳,粉粉的颜色衬得她肤若凝脂,身上哪里看得出半点烧伤的痕迹来?

    果然是中计了啊!!

    男子心底发出了一声哀叹。

    紧随而至的就是顾二娘的质问:“四师兄,怎么会是你!”

    她语气震惊,眼中写满了疑惑,同时还有深深的迷茫和无奈,不敢相信这场钓鱼活动,最后竟然钓出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赵棋。

    与他的兄长赵书不同,赵棋的性子要更为单纯活泼,在门中也就数他和顾二娘的关系最好,如今发现赵棋也参与到了这场追杀之中,对顾二娘来说可是实实在在的打击。

    赵棋的神情有些慌乱,却道:“师妹你没事就好,师妹你听我解释。”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吵顾二娘走去,然而梁弦还勒着他的脖子教他动弹不能,急得他赶紧瞪了梁弦一眼:“你松开!”

    语气竟还是十分的凶。

    梁弦可不是多么好说话的人,被凶了当然不想忍,手上一个使劲就改为扯住了赵棋的衣领子,再稍微收紧往上一提,就死死地扣住了赵棋的咽喉,让赵棋几乎没法呼吸。

    “想对涟漪动手的人,你以为我会放过他么?”梁弦阴恻恻地笑了。

    窒息和束缚感令人绝望,赵棋急了,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奈何他从方才的姿势就居于下风,而梁弦又占尽了上风,眼下就是想要使劲都无处发力,只能由着梁弦摆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