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91章心软

时间:2018-03-10作者:花椒有毒

    回到内室的时候,唐古正在床上朝她这边张望。

    见她回来了,小家伙紧张兮兮的赶紧开了口:“娘,你们说什么呢,要说这么久?他该不会又对你讲了什么讨厌的事情吧?”

    顾二娘哭笑不得。

    一边觉得让这种小屁孩来担心自己实在可笑,一边又觉得暖心。

    揉揉唐古的脑袋,她叹道:“我们没说什么。你瞧他刚才被你欺负成那样了都还笑嘻嘻的,就看得出他是多么想和你搞好关系了,又怎么可能在这个关头惹恼我啊。”

    “和我搞好关系?为什么!”唐古一脸惊奇,活像听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似的。

    顾二娘忍不住就想弹他脑袋。

    这小家伙还以为自己伪装的很成功,殊不知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他是蜀中唐门小少爷这件事了,也只有他自己还坚持着那套随口杜撰出来的孤儿论。

    不想给唐古带去压力,顾二娘干脆转移了话题,说道:“方才他说了句话倒是挺让我在意的,他说他们侯爷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我怎么听着这么不信呢?”

    “恩?”小家伙眨眨眼,嘴巴没动,脑子倒是转了一圈又一圈,寻思着这时候是该夸夸梁弦,还是编排编排梁弦。

    就目前看来,梁弦无疑是一条现成的大粗腿,只要能抱住,日后许多事情都能得他的照拂,好处多多。

    但说实在的,唐古对梁弦的印象实在是差极了,仅有的好感也就是上次梁弦教他游水一事。

    眼下那事已经过去太久,唐古的好感值已然消耗殆尽,所以他琢磨半晌,觉得此时不说梁弦的坏话,更待何时?

    “娘!”小家伙哼哼唧唧,一脸严肃:“那个笑面虎的话不能信!他天天都在想方设法地拍他们侯爷的马屁,简直恨不能把他们侯爷给吹上天去,重情重义算什么,明儿他或许还能说他们侯爷平易近人爱名如子呢!你何必理会他怎么说……”

    “再说了,那梁侯爷是什么人,你比我还清楚啊!打从和他接触到现在,我们就没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茶楼里那些伯伯们都说他是天生的煞神,我也觉得没错,他就是个煞神,重情重义什么的他怕是连写都不会写吧!”

    唐古说的头头是道,顾二娘一听,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当即便把这问题给抛到了脑后,没再纠结了。

    确实,站在她的角度而言,梁弦霸道任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许她反抗,着实气人。更别说他最近对她态度大变这件事,更是让她对他充满了惶恐。

    尽管她知道现在的梁弦,正是当年那个救过她的梁弦哥哥,可她偏就是打从心底里不愿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也正是因此,她下意识地对梁弦有所逃避,不想和梁弦有过深的接触,更不愿去了解梁弦这个人。

    唐古见顾二娘听了劝,心底不免有几分小得意,美滋滋地说要给顾二娘唱童谣,引走了顾二娘的注意力。

    长夜漫漫,雨后的夜空终于露出了一轮浅浅的月亮,斜斜地挂在天边,看着竟是说不出的惨淡凄凉,与屋内欢声笑语的场面截然相反。

    其实,但凡顾二娘能多花点耐心在梁弦身上,她便能想明白,梁弈秋最后所言的这句话确实是大实话。

    当年梁家家主病逝,一众亲戚假惺惺地吊唁过后,就开始想方设法地夺权争位,毫不顾及宗族体面,为了利益自相残杀甚是恐怖。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那些贪婪的人并不能轻易满足,心智癫狂之后,他们竟毫不客气地举起了手里的刀子,捅向了主家的这几位继承人。

    首当其中的目标便是梁弦。

    也正是因此,当年年仅十六,浪荡多金的纨绔公子哥,被逼得不得不披上了盔甲,加入了那场腥风血雨的厮杀中,见识了那些所谓亲戚们丑陋至极的嘴脸。

    他无心夺权,可他的伯伯叔叔们却一个个都要害他。

    他心存善念,仍想凭一己之力维系一个宗族的体面,可长辈们却完全不将他看在眼里。

    甚至于到了后来,那些如狼似虎的人,终于忍不住举起手里的镰刀,费尽心思地想要杀了他,一了百了!

    只可惜造化弄人,梁弦的两个妹妹代替梁弦出了事,香消玉殒,而梁弦却还好好地活着……

    这对梁弦来说无疑是最残酷的,也正是在那之后,曾今的翩翩如玉公子再不见踪影,余下的只有如今这位高傲狂妄任性的梁侯爷——他终于是强大到了,一般人是绝不可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位置,也终于可以好好地保护自己的亲人了……

    可偏偏,他的亲人已经所剩无几。

    坊间传言说他天性凉薄,无情冷血,指的正是他在得权得势之后,毫不犹豫地扳倒了梁二爷一家,害得梁二爷夫妇被圣上当众砍头,梁家子女男的为奴女子为娼,没一个落得好下场。

    而当年梁二爷夫妇被砍头时候,还是梁弦亲自坐在高台上监斩的。

    有百姓说,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梁弦下令的那一刻,冷酷到能让人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可怖至极!

    却没人关心,那对被梁二爷残忍害死的如花姐妹,也没人关心,梁弦从一个无依无靠四面楚歌的少年人,成长到如今这种地步,吃了多少的苦头。

    更没人关心,梁弦只对付了梁二爷一家,为何却选择放过了其余几家亲戚,甚至还在各方面给予他们诸多照拂,让他们得以过上如今的富贵日子。

    远的不提,单说梁弈秋这事,若不是有他做后台,帮梁弈秋拿下江南两条水道,又为梁弈秋出关保驾护航,梁弈秋哪怕再有本事,也没法把生意做到如今的地步。

    所以,梁弈秋其实比谁都要清楚,梁弦是个多么重情重义的人。

    正是因为顾着那一点点情分,梁弦就能为他带去诸多利益,那他自然愿意在梁弦面前摇尾乞怜,只求能得到梁弦的帮助。

    梁弦啊,其实远比看上去要心软得多。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