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72章帮我……

时间:2018-03-01作者:花椒有毒

    虽然他一直都想要她,但他并不想带给她这种不愉快的记忆。

    他的涟漪已经吃过太多的苦,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伤害她的!

    思及此,梁弦握紧了双拳,指甲深深陷入手心,试图借着这抹痛意让自己神智清醒一些。

    然后他定了定神,朝顾二娘说道:“涟漪,帮我个忙……”

    不同于平日里泰山崩于眼前他也能面不改色的模样,眼下的他看起来实实在在有些狼狈,倒让顾二娘觉得他也没那么讨厌了。

    “帮你什么,是要找人么?”

    顾二娘以为他终于想开要去找大夫了,急急忙忙地就要去扶他,带他离开。

    不料梁弦却重重地摇了摇头。

    “给我下毒的人居心叵测,回去岂不自投罗网?”顿了顿,他又艰涩道:“况且,我毕竟也是堂堂侯爷,这样回去只能是惹人笑话……”

    他说的倒是事实,是顾二娘考虑欠妥了些。

    “那你打算怎么办?”

    “带我去寻芳阁……”梁弦一边说话一边运功,强行用内力将体内的躁动压下去了些,奈何身边就站着顾二娘,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无疑是对他的考验,他干脆松开了她,撑住了她身后的墙吃力地站着。

    顾二娘以为自己听错了,呆呆地眨眨眼:“啥?”

    梁弦不是中毒么?别以为她不知道寻芳阁是什么地方,她可是老板娘褚云燕的朋友,一年到头不知要去多少次寻芳阁,她可没听说过那里有谁会给人解毒的!

    没理会顾二娘的吃惊,梁弦又焦躁道:“不是寻芳阁也没关系,这周围最近的花楼窑子,你知道哪里有就直接去哪家!”

    这下顾二娘才敢决定自己确实没有听错,也察觉到了梁弦的不对劲。

    她又打量了梁弦两眼。

    一般中毒的人,脸色不是青紫就是青白,像梁弦这样潮红的少之又少,难道……

    顾二娘终于猜到了答案,吃惊过后,登时有些许尴尬。

    她是真没想到梁弦被人下了春药,而且是在那么庄重的场合。

    到底是什么人会这么做?怕不是梁弦的仇家,想要借此让梁弦出丑,身败名裂吧!

    再加上这里的柳家小姐对梁弦有意思,如果梁弦真的因此对柳家小姐做了什么轻薄之事的话,他以后可都得背上骂名,在京城如何立足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成为驸马爷了。

    细思极恐!

    这背后的人还真是可怖,更可怖的是梁弦素来戒心重,竟然还能中招,也不知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但眼下可不是探究到底是谁给梁弦下药的时机。

    顾二娘见梁弦的眼神飘忽,忍耐得很是辛苦,心想难怪方才亲吻她的时候会那么粗暴,与之前不大相同,可见他是真的很难受了。

    但不管怎么说,她究竟只是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对这方面并无经验,乍一听梁弦这么说,登时觉得全身都不自在了。

    还有,梁弦刚才说什么来着,让她带他去寻芳阁?

    他是打算去那里找个女人帮他解春毒么?

    顾二娘下意识便摇头:“你的侍卫呢?梁墨云呢?你还是让他们带你去吧……”

    梁弦语气越发焦躁:“他们如果在的话,我也不会请你帮忙了!”

    “那你就别让我帮忙啊,总归会有人愿意帮你的!”梁弦的语气让顾二娘听着不舒服,干脆嘟哝道:“比如那个柳家小姐,她不是很喜欢你么,她肯定愿意帮你的……”

    梁弦闻言,眼神微微一暗。

    “涟漪……”

    顾二娘却置若罔闻,继续说道:“找不到窑姐儿也无妨,我看柳小姐说不定很乐意献上自己来帮你呢……”

    “涟漪!”梁弦的眼神越发深沉了:“你在吃醋么?”

    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紧地锁定着她的身影,充满侵略性的眼神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围在了其中,不让她有逃开的余地。甚至隐隐约约的,他好像还有那么一点高兴?

    顾二娘怎么可能承认:“才没有!怎么可能!”

    她甚至沉下了脸色,有些恼怒地一跺脚就要离开,打算弃他于不顾。

    可她却不知,她的表现看起来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梁弦望着她的背影,心口一紧,继而嘴角微微,已然默默地做了什么决定。

    顾二娘才刚走了没两步,就突然被扯住了衣领,接着更是没等她反应过来,对方就一把抱紧了她的身子,凌空飞向了一旁的墙头。

    顾二娘一脸懵逼,等回过神她就已经被梁弦给带出了柳府围墙,落在了柳府旁的一条小巷子里。

    “你要做什么!”顾二娘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可梁弦并没给她解答,而是继续马不停蹄地跃上了不远处的矮墙,借力飞身上了屋顶,轻车熟路地朝某个方向飞了过去。

    顾二娘试图挣扎,但她面对梁弦压倒性的气力的时候,向来都是束手无策的,更遑论今天梁弦还被人下了药,对她有着比平时更深刻的渴求。

    即使身上难受不已,梁弦的速度还是异常的快,顾二娘被他抓在怀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屋檐底下各色行人路过,她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带得远远的了。

    夜风有些凉薄,从衣领袖摆灌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身后紧贴着梁弦的胸膛,却能清楚地感觉到梁弦身上所传来的有些异常的体温,烫得她心口一紧。

    该死的梁弦,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啦!

    在她想清楚之前,梁弦倒是终于在一座偏僻的小宅子面前停了下来。

    顾二娘双脚落了地,心里的不安才算去了几分,赶紧环顾起了四周,却发现自己从未来过这里,不免又紧张了起来。

    这一带并非京城的繁华地带,甚至显得有些偏僻,只比之前孩童失踪案的匪窝地点稍微好些。

    眼下夜色渐深,多数人都睡下了,只有零星几乎人家还亮着灯火,但在这浓重的夜色下看起来更显孤寂。

    至于眼前这座府邸,从外头看去就算不上多么起眼,大门紧闭着,死气沉沉的,看不出有什么人居住的迹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