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摄政王黑化日常 第101章牵扯不清了

时间:2017-12-15作者:花椒有毒

    她像是找到了一条阵线上的战友似的,越看宋易欢,越觉得喜欢。

    两人就“梁弦是多么十恶不赦多么讨人厌”这个话题聊了半晌,越聊越投机,差点就要引以为知己,就此拜把子了。

    随后顾二娘拍了拍宋易欢的肩膀,问:“你多少岁了?”

    宋易欢声音清脆:“十九了,还差两个月满二十。”

    呀,那岂不是比她还大两个月,这人长得也太显嫩了吧?

    顾二娘挑起半边眉头,笑容不变,万分自然地说道:“也别太生分了,你日后就喊我顾姐吧。”

    宋易欢喜出望外,脆生生地应了下来:“好的,顾姐!”

    声音传入不远处的阮成耳里,他着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啧啧,又一个落入顾二娘妖媚陷阱的小白兔……

    ……

    宋易欢没什么心机,接近顾二娘的目的也够单纯,顾二娘和他聊得也就颇为投机。

    且这人虽然身居高位,出生也不寻常,但却没什么架子,身上也不沾半点儿公子哥的傲慢和娇贵。

    顾二娘见时辰差不多了,还特意让花生去买了些菜,留他在茶楼一起吃了个饭。

    不想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茶楼外头倒是又来了客人。

    听声音嘈杂,像是来了不少人马,顾二娘心里便生出了几分不妙的预感。

    待她匆忙跑出去一瞧,果然,来的可不正是以陈二为首的那帮兵痞子!

    陈二一瞧见顾二娘的身影,嘴角就咧开了笑。

    他不由分说便从马背上抓起一个大大的布囊,朝顾二娘身旁抛了过去。

    嘴里嚷嚷着:“夫人,这是兄弟们今早去京郊打来的野味,专挑着肥的给夫人留了一些。”

    话音落下,那布囊就稳稳地落在了顾二娘的脚边。

    即便没有解开布囊的绳结,但从那浸透了布料的血渍,以及浓重得挥散不去的血腥味,便不难猜想出布囊里头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顾二娘的眉头瞬间就狠狠地皱了起来,后退了半步:“不,我不要……”

    怎料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陈二给打断了。

    “夫人你就别推脱了,这里头可都是些好东西,夫人你这么瘦就该好好补补,不然侯爷不心疼我们都要替他心疼了。”

    他身边的朱老三也跟着起哄:“就是就是,夫人你最近不是在和侯爷闹别扭么,就算气他也别委屈了自己啊,得多吃点才行。”

    其余几人纷纷附和着点了点头。

    送完了东西,陈二便又道:“东西送到了,那么我们也该走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夫人莫怪,回头见。”

    说罢,扯了扯缰绳,一夹马腹,转头便走。

    其余几个兵痞子也乐呵呵地朝顾二娘告了别,纷纷掉转了方向。

    这些人啊,气势汹汹地来了,风风火火地又走了,给顾二娘留下了那个巨大的布囊,也不管顾二娘是不是愿意收,压根就没给顾二娘拒绝的机会。

    顾二娘目送他们消失在街角,而后呆呆地看着脚边那坨所谓的野味,心里千百个不是滋味。

    该死的梁弦!

    不是说好他会解释误会的么,怎么这帮兵痞子还管她叫夫人?

    去你的夫人,你们全家都夫人!

    顾二娘心烦气躁,那布囊中传出的腥味更是狠狠地刺激了她的神经。

    最后干脆一跺脚:“花生出来,把这袋东西给解决掉!”

    花生一直躲在门后注意着动静,闻言赶紧跑了出来,问:“掌柜的,怎么解决?是丢掉还是卖……”

    “爆炒或炖汤都行,晚上我要吃。”顾二娘冷哼着,转身回了大堂。

    嗯……气归气,食物是不能浪费的。

    关于这事,一直待在大堂里吃饭的宋易欢自然是听见了的。

    虽然对梁弦意见挺大,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梁弦的八卦确实挺感兴趣,便忍不住问顾二娘:“顾姐是什么时候和梁弦认识的?他对你倒真是上心呐。”

    上心?上心个球!

    顾二娘轻瞪他一眼:“吃饭时不要聊这么恶心的话题。”

    宋易欢登时哭笑不得,连连点头,心里却对顾二娘高看了几分。

    毕竟,打从他认识梁弦以来,所见过的都是对梁弦前仆后继的女子,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梁弦弃若敝履的。

    梁弦风流了二十几栽,恐怕还是头一回踢到这么硬的铁板,实在是有趣极了!

    自打这天之后,宋易欢又来找了顾二娘两回,确实也都是奔着和顾二娘切磋的目的来的,地点则选在了万家茶楼后的小院子里。

    宋易欢能做武状元,自然武功不低,顾二娘和他几次过招都吃了点亏,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但因为这小院子地方狭小,四周都有矮墙阁楼,顾二娘借着地形地势施展轻功,灵活得像一只飞舞的鸟儿,时不时地啄宋易欢几口,也让宋易欢吃了点苦头。

    至此,宋易欢这小子对顾二娘就越发地佩服了,动辄顾姐长顾姐短地跟在顾二娘身后,热情地劲儿和当初的阮成有的一拼。

    若非他作为御前侍卫,少不得得去宫里报报道,否则他怕是要更粘人。

    对于宋易欢的示好,顾二娘乐见其成,自然来者不拒。

    尤其是宋易欢无意间听说顾二娘想给茶楼里找个便宜的戏子时,热情十足地表示他愿意帮忙,更让顾二娘觉得与他交好是一桩好事。

    而与此相反的则是陈二那伙人,实在教顾二娘有些头疼。

    陈二他们认定了顾二娘是梁弦的女人,今儿给她送点野味,明儿给她送点卤味,后天再送点海鲜,每天都要往她门前溜两圈才肯罢休。

    偏偏梁弦那边竟然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又或者是真不知情……不论哪点,都挺让顾二娘生气的。

    倘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然而梁侯爷身边的人称呼顾二娘为夫人的事情,慢慢地就在平安街传开了,以至于不少街坊邻里天天都往她茶楼里凑,试图问个究竟。

    任凭她抱着唐古,再三表示自己只是个寡妇,与梁弦梁大侯爷半个铜钱的关系都没有,却还是没什么说服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