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尊传 第七百四十四章 谁人没有伤心事 下

时间:2019-06-14作者:苍云阁主

    邓青山眼角抽搐:“可可很好。”

    “真的吗?”苍云又和邓青山对了一掌:“现在的闫家家主一直空着正房的位子,想必你知道为什么。”

    邓青山面色一黯:“是我对不起表哥。”

    说完,邓青山目光转为凌厉:“莫非你要将这件事说出去,破坏表哥的名声?”

    苍云闪转腾挪,依旧笑眯眯的表情:“怎么会,闫家家主可不好惹,他来个死活不承认,在让所有闫家弟子追杀我,那可不美。而且我还怕邓长老你拼命,闫家的双生箭可不好躲。”

    邓青山安下心来,轻哼一声:“那你要说些什么?还想控制我不成?”

    苍云道:“谈不上控制,只是啊,邓长老,可可夫人自杀之后,你就这么忍心不再追寻你们女儿的下落?”

    邓青山浑身一颤,几乎停住脚步:“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女儿!”

    苍云见邓青山动作迟缓,立即加快身形,让外人看来以为是邓青山以不变应万变的方法对付苍云忽左忽右的身形。

    “邓长老,你倒是动起来,这样我很累。”苍云笑呵呵道。

    邓青山不得不配合苍云的步伐,急促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苍云慢悠悠道:“邓长老,你关心我是何人有什么意义,你倒不如问问你女儿在哪。”

    邓青山如遭雷击,头脑一震:“你知道我女儿在哪!”

    苍云道:“欠莲姑娘很好,只可惜,欠莲姑娘离开父母的时候太小,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邓青山就是她的生父。”

    听到欠莲二字,邓青山一震恍惚。

    “你怎么知道欠莲的名字。”邓青山无力的问道,现在他已相信苍云真的知道欠莲在哪。

    苍云一笑:“欠莲,欠莲,亏欠于闫青莲,邓长老,当年你带着闫青莲的夫人,也就是你的表嫂私奔,还是很有愧疚的,不是吗?”

    邓青山一阵无力,想不通这等曾经瞒过闫家上下的秘密,怎么会从突然出现的苍云口中说出,特别是欠莲,那个早已丢失的孩子,苍云怎会认识。当年若不是欠莲走失,可可也不会伤心过度,加之世俗的压力,而自杀身亡。这是邓青山心中永远的痛楚。

    “邓长老,这个你可记得?”苍云和邓青山擦身而过的瞬间,将一对金铃铛塞到邓青山手中,邓青山只扫了一眼,身子又是一震,这是欠莲丢失前一直挂在身上的金铃铛,上面有可可亲手雕刻的花纹,绝无仅有。

    “欠莲在你们手上?”邓青山不可置信的看着苍云。

    苍云笑道:“邓长老,不要说的这样难听,我只是知道欠莲小姐在哪里罢了,你放心,这铃铛不是强抢而来,是欠莲小姐送给我的。”

    邓青山表情复杂的看着苍云,苍云道:“邓长老,我们长话短说,我只需要你支持我下一步的计划。”

    邓青山艰难的问道:“什么计划?”

    苍云呵呵一笑:“首先,你要认输。”

    邓青山微微颔首:“没问题。”

    苍云得意一笑:“好,邓长老,你可以认输了。”

    苍云做足了架势,背后隐现龙形,邓青山不弱气势,和苍云对了一掌,如雷霆作响。邓青山连退几步,面色发白,抱拳道:“苍大侠好掌力,邓某认输。”

    盖忠概和彭飞看了一场极为正常的比武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妥,但苍云和邓青山表现的太过正常,说不出毛病。围观的乞丐们见邓青山也败下阵来,一阵唏嘘,同时用注视准帮主的目光看向苍云,苍云十分亲民的向众乞丐挥手。

    邓青山默然走到彭飞和盖忠概身边。

    彭飞心中一阵苦笑,见苍云连败四阵仍气定神闲,实在猜不透苍云为何功力如此精深。莫非苍云真的是妖不成?

    盖忠概拍拍邓青山肩膀:“邓长老,输就输了,黄长老、冯长老也没能胜过苍云,不丢人。”

    盖忠概不由回头看看申请恍惚的冯德才,叹息一声。

    仍未和苍云比试的只剩下彭飞和杜生月,杜生月断了长恨钩,心中枉然,升不起争斗的念头,众人的目光都投降彭飞。

    彭飞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上,走上几步,抱拳道:“苍大侠,让我跟你比试比试,如果我再输了,苍大侠可当帮主。”

    苍云看向彭飞,面色变冷:“彭长老,只怕你没有和我比武的资格。”

    彭飞面色一沉:“苍大侠,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彭飞不成?”

    苍云呵呵冷笑,走上几步,朗声道:“彭长老,我只问你,一月前你是否去了东海。”

    彭飞道:“正是,我已说过,去处理了南四叔。”

    苍云叹气道:“只怕你不是去处理南四叔,而是去和东洋人接头,不慎被南四叔撞破,所以你才杀人灭口,是不是?”

    彭飞一脸惊骇:“苍云!你在说些什么!莫要信口雌黄!”

    苍云带着鄙夷的哂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册子,上面带着血迹:“这是南四叔临死前托付给我的账册,上面记着你和东洋人的勾结,说是东洋人,其实是北夷人的棋子,就是因为南四叔偷了你这本账册,你才要追杀他。事发地点,就在东海蓬州,是不是?”

    盖忠概等见苍云振振有词,一时难以定夺,看向彭飞。

    彭飞气的脸红脖子粗,不知道为何这苍云见面就要行污蔑之事,以往都是彭飞数落别人的罪行,现在突然转换角色,让彭飞有些无措。

    众人见彭飞涨红脸,不说话,还当苍云空穴来风,确有其事。

    盖忠概拧眉问道:“彭长老,嫩说说,是怎么回事?”

    彭飞也是老江湖,迅速冷静下来,沉声道:“我根本不知道这个苍云说的什么,不过想要诬陷于我,也要有些凭证。”

    苍云道:“我手上这册子就是凭证,上面都是你的字迹,可敢让盖老他们看看?”

    彭飞怒极反笑:“有何不敢,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凭据。”

    苍云将册子交给盖忠概,盖忠概凝重的接过,看了一眼杜生月和邓青山:“杜长老,邓长老,现在需要嫩俩共同主持大局,跟老花子一起看。”

    杜生月仍在惊异中,凑到盖忠概身旁,邓青山心中了然,看向苍云,苍云轻轻的做了个捏铃铛的手势,邓青山心中一颤,默然的走到盖忠概身边。

    三人翻着册子,彭飞为了避嫌,不敢靠近,虎视眈眈的盯着苍云,苍云背着双手,神神在在。

    小册子上记载着彭飞和东洋一个叫黑影子的男子的交易记录,有金钱往来,有消息往来,还有就是以投名状的方式交易。

    互相处决需要处决的人。

    其中有几个人盖忠概知道确实是彭飞出手除掉,以执法长老的名义,或者动用了丐帮的力量。

    彭飞自然给出过适当的理由,但现在,那些理由变得值得推敲。

    看着小册子的三人面色不断变化,不时看向彭飞,彭飞如芒在背,不知道盖忠概等看到了何等内容,但从盖忠概等人表情来看,确实对自己极其不利。

    而彭飞深知盖忠概几人的为人,不可能随意联合诬陷,那苍云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册子?饶是彭飞久历江湖,仍不免渗出冷汗。

    “彭长老,嫩倒是说说,嫩和北夷有什么关系?”盖忠概清了清嗓子问道。

    彭飞面色一变:“盖老,你什么意思!真的怀疑我不成?”

    盖忠概将小册子抛给彭飞,彭飞将信将疑的接住,翻开查看,只看了两页,不禁双手发抖,冷汗淋漓,册子上的字迹确实是彭飞的字迹,而记录的事迹,都与彭飞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特别是有几个被彭飞以执法长老身份处决的丐帮弟子,按照册子上的内容,都是因为这些弟子发现了彭飞和东洋人的勾结,而南四叔的死,是因为其发现了东洋人黑影子和北夷朝廷,以及魔教的联系。

    所以,彭飞是在帮北夷做事,帮魔教杀人,好处是北夷和魔教会暗中帮助彭飞,让他成为丐帮帮主,重夺彭家家主之位。

    合情合理。

    彭飞长笑数声:“盖老,你们真的相信我彭飞会写下这样的册子,故意留下证据?你们还是不相信我的为人?”

    盖忠概面部肌肉绷紧几下:“彭长老,嫩得给个说法。”

    彭飞看向杜生月:“杜长老,你怎么说?”

    杜生月倒吸一口气:“这,需要查证。”

    彭飞目光清冷的看向邓青山:“邓长老,有几件事你清楚,你不说几句?”

    邓青山只觉自己喉头有些发甜,彭飞目光灼灼,竟不敢直视彭飞,瞥向苍云,苍云正微笑着看向自己,两根手指轻轻做着掐金玲的手势,邓青山硬生生将一口喉头血咽下,弱声道:“彭长老,上面确实是你的字迹。”

    彭飞身子一震:“邓青山!你!好,你们是要置我于死地!”

    苍云轻飘飘的来到彭飞背后,轻轻一按后背,彭飞顿觉一阵无力感,讶然的回头看看苍云,一是惊于苍云悄无声息的轻功,二是惊于苍云手中刺在自己后背的短短银针:“这毒,果然,邓青山。”

    一句话没有说完,彭飞身子发软,缓缓跪下,苍云扶住彭飞胳膊,让他不会瘫倒。

    这变故来的太快,不止盖忠概,来邓青山都没有想到。

    “邓长老,方才苍云,用的你给的毒?”杜生月警惕的看着邓青山,若苍云真的用邓青山培养的毒物,那邓青山和苍云必然早已相识,为何还要装模作样的大战一场?若说苍云和邓青山不认识,为何邓青山才说过培养出特殊的毒蛇,苍云便用出这样的手段,彭飞最后的话大伙都能听得见,不得不怀疑。

    邓青山心中愈加纠结:“杜长老,那不是我的毒。”

    苍云走到盖忠概面前:“盖老,还用比试吗?”

    盖忠概一时无语,苍云是他力推的帮主,现在苍云的表现可说完美,打赢了三个长老,制服一个疑似通敌卖国的长老,杜生月又断了长恨钩,苍云可说已稳坐帮主的位子。

    虽觉得苍云行为有些怪异,但想到江湖上的传说,以及张凌峰、萧童等人的联名推荐,盖忠概实在说不出反对的话。

    “老花子说过,能打赢五个九袋长老,就是帮主。”盖忠概说的颇没有底气。

    苍云看看邓青山和杜生月:“两位可有意见?”

    邓青山木然的摇头道:“没有。”

    杜生月知道大势已去,默然不语。

    苍云一笑:“盖老,你可以宣布结果了。”

    盖忠概凝重的点点头,走到石台边缘,朗声道:“诸位,方才的比试你们也看到了,苍云大获全胜,老花子推荐他当帮主!邓长老,杜长老也都同意。冯长老、彭长老身体不适,老花子替他们同意。”

    台下的乞丐中不乏高手,看出最后彭飞白的不明不白,现在委顿在地,定有内情,但见盖忠概等三个长老都不说话,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

    “苍云,嫩说几句。”盖忠概道。

    苍云大步上前:“诸位,从现在起,本人就是丐帮帮主!”

    说话间,苍云运气功力,罡气散发,身周显出隐隐龙形,气势非凡,下方的乞丐们一阵叫好。

    苍云对众乞丐的表现很满意,道:“继任帮主,我会发扬洪四公老帮主的遗志,将丐帮发扬光大!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清楚丐帮的毒瘤!来人,把彭飞和冯德才绑上来!”

    盖忠概等一惊:“苍云,你要做什么!”

    苍云面色一冷:“叫我帮主!冯德才无故残杀丐帮弟子,显然已经走火入魔,彭飞勾结外敌,罪有应得,我要当着丐帮弟子的面,斩了他们两个,以正视听。”

    “不可,还没查清楚,怎么能随意杀九袋长老!”盖忠概急道。

    苍云不满的笑道:“盖老,你忘了怎么跟我说的,不要怕出重手,打死了他们,你兜着,何况我刚当上帮主,你就要灭了我的威信?”

    盖忠概一阵气结:“老花子不是这个意思,但嫩不能就这么杀了这两个长老,至少问清楚彭飞的事,看看冯德才还有没有救,再定罪。”

    苍云摆手道:“当年洪四公当帮主的时候,杀了几个长老?”

    盖忠概又是无语,当年洪四公争夺帮主之位时,确实下手狠辣,当场打死五个丐帮的长老,现在苍云翻出旧账,盖忠概无法反驳。

    苍云道:“好,我再问问邓长老和杜长老的意见,可会反对?”

    杜生月本是黑道枭雄,已觉出今晚态势不妙,怎会强出头,默然不语,邓青山更加不会反对,苍云一笑:“好,这么定了,把两个丐帮罪人带过来!”

    当众乞丐看到彭飞和冯德才跪在石台边缘,苍云拿着冯德才的大刀,才觉出要发生巨变,一阵哗然。

    苍云朗声道:“诸位,冯德才走火入魔,残害丐帮弟子,你们有目共睹,彭飞勾结北夷外敌,已被盖老等发现,作为新任帮主,我要处死这两个罪人,给天下丐帮弟子一个警示!”

    丐帮弟子沉默了。

    一个突然出现的苍云,力压群雄,夺了帮主的位子,还有斩杀他们熟悉敬重的两个九袋长老,一时间难以接受。

    但,事实如此。

    高层没有反对。

    新任的最高领导实力强横。

    谁能反对?

    “没人反对?”苍云高高举起冯德才的大刀:“那我亲自开刀问斩!”

    “有!”

    一声龙吟,一道龙影,从林中飞出,真如飞龙在天,远非台上的苍云放出的龙形可比。

    飞龙如炎,照亮了黑寂的莲石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