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尊传 第四百六十八章 剑心

时间:2019-06-14作者:苍云阁主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七章 作才死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九章 集结

    “好疼!”苍云周身不爽,那虚影的每一击都夹杂着繁复的五行之力和苦海气息,一旦伤到苍云,便盘绕在苍云体内不能散去。

    苍云绝不让一抓及身。

    虚影彻底变成一头凶兽,没有清晰的意识,只有肆意的释放和杀戮。

    虚影的前爪是寒冰,后爪是烈焰,还时不时的从长在肩膀的枯树上拔下一把金银树叶洒向苍云,头一低,就能将两棵枯树当做长角突袭苍云,可谓全方位立体攻击。

    苍云在动用佛力的同时,越来越多的剑势煞气混合在佛光之中。

    每一次出手,苍云都要配合数道至数十道符文,才能抵住虚影那能够屠王的力量。瞬息间就有数十万道符文湮灭。苍云用的都是真武玄蛇符和川字护符,即便破碎也无法变成散布于天地间的元气,不能够被苍云的剑势引带,无法加强苍云的剑气。

    苍云清楚,想要战胜苦海兽的幻影绝不可能,只能等自己放出的元气消失散去。

    “精纯至此的五行元气,散去用时弥久。”苍云不禁有些自豪,随即嘴里发苦,觉得自己这小身板太过脆弱,需要好好呵护。

    苍云凝出的金身开始明灭,在虚影的攻击下摇摇欲坠,虚影见状喋喋怪笑,开始痛苦的拉伸扭曲身体,苍云咽了口唾沫,痛苦的看着虚影痛苦的变大,背部长出许多枯黑的木刺,木刺上金银页如逆鳞。虚影头部拉长,嘴里由寒冰凝成弯曲的利齿,四肢更加修长,后退膨胀三次,与身体不成比例的粗大。

    “更恶心了。”苍云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苦海兽化身,对其长相实在不敢恭维。

    对于其实力,苍云有一瞬间开始考虑遗书要怎样写。

    “如果是真正的五行元气大成的苦海兽,真身出现,会是怎样的情况?什么等级的修真者才能抗衡?尊级?亦或要阴阳大成者?”苍云心中倏然一紧。[hua ]

    苦海兽化身冲了过来,苍云看到空间被虚影拉扯而扭曲变形,那是虚影突破了空间的阻碍,空间成了虚影的阻力。

    苍云骤然提升神识,金身佛光大盛,天地之间梵音缭绕,地涌金莲,镇剑长有十丈,凌空斩下,与空间摩擦,粉碎虚空,拉出一道火花。苍云双目淌血,如同血泪,以强行突破元神界限为代价,让这一剑携带准尊出手之威。

    轰然巨响,镇剑斩中虚影,虚影背脊中剑,惨叫一声,身体砸向地面,四肢因跟不上身躯下降的速度,诡异的指向天空。火焰与焦土弥漫,一道金光直冲苦海那灰涩的天空。

    整个苦海兽组成的岛群为之震动,许多苦海兽发出沉闷的吼声,蠢蠢欲动。

    虚影背后出现巨大的创口,却没有血液流淌。

    因为虚影不过是苦海兽借由五行之力而体现的自身意志。

    创口,以苍云不愿看到的速度愈合,苍云的深深佛力虽然顽强的附着在伤口表面,却无力阻止苦海之气的吞噬,迅速失去作用。虚影颤抖着爬起来,一口咬中苍云金身的左臂,苍云一阵钻心剧痛,正要挥剑斩虚影,虚影下颚用力,同时长出两排寒冰利齿,让整个大口成了两片钢锯般,在被苍云斩到之前撕咬下一大块金身,囫囵吞下。

    苦海之气和五行元气顺着伤口渗入苍云体内,苍云一时头昏目眩,虚影立即在苍云右臂之上咬了一口。苍云大怒,反手一剑,用剑柄砸中虚影透露,虚影头部的寒冰盔甲传出一阵碎裂声,闷哼一声,也借了反震力成功的从苍云金身上再咬下一块。

    苍云对眼前的凶手充满恨意,这种被咬碎肉身的屈辱,对于一个准尊来说不能原谅。(hua 广告)

    即便是一个普通凡人,对咬了自己两口的狗也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一股煞气从苍云心中向上蔓延。

    上丹田。

    怒气冲心下,上丹田不由的自主启动。

    苍云从未学过本门剑诀中上丹田的修炼之法,加之以前有被剑心控制本心的危险经历,苍云不敢大肆使用剑中煞气,更刻意的将其压制在自己的绝对掌控之外,现在苍云法力被极度压制,但剑气中的煞气境界已跟随苍云提升至准尊境界,加之苍云现在深受重创,怒意勃发,苦海之气侵入体内,那久已被压制的煞气开始抬头。

    就像是被关进牢笼的恶魔,终于找到了一丝缝隙,异常欢喜的抬头,寻找控制这具身躯的机会。

    剑心。

    对苍云来说对立的邪恶而危险的存在。

    苍云本来开始明灭不定的金身被一股力量稳定,金身额头出现扭曲的膨胀血管,青暗发紫,金身颜色开始黯淡,充斥不祥的深蓝色。

    蓝色金身的第一个动作,是冷峻而带着玩味的微微一笑。

    苍云能够感受到金身的存在。

    一个好似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一个**的存在。

    如果给这个存在起一个名字,就是剑心。

    “你是谁?”苍云有些木讷的问道。

    虚影扑杀过来,蓝色金身自行还击,出剑轨迹依稀有苍云的影子,但其犀利、剑煞、角度与苍云截然不同,虚影一时手足无措,完全无法抵御蓝色金身诡异的出剑,频频中剑,却无法伤及蓝色金身分毫,苦海兽虚影的凌厉攻击在蓝色金身面前如同儿戏,如同一个剑术大师对战三岁孩

    童。苍云看的清楚,心中惊骇无比。

    “这才是本门的剑诀吗?”苍云周身发紧。

    “可能他们说的没错,这等剑法实在太过邪恶,不该存在于世上。”苍云有些黯然:“这剑,足以对抗太清的法身!”

    “你问我是谁?”苍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冰冷的声音。

    “哈哈哈,我是你。”声音冰冷而得意的笑道。

    “你是我?你是剑心。”苍云生冷的回应道。

    剑心道:“我是你的心。”

    “你是想要取代我本心的剑心。”苍云坚定道。

    苍云感觉到剑心离得自己更近了些:“取代本心?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剑心?”

    “这,”苍云稍微迟疑:“是我剑法中携带的煞气凝聚!”

    “精辟,那慕容,平清,师妹,她们,可也是生了一样的剑心,还是每个同门的剑心不同?”剑心问道。

    苍云有些迟愣,自己同门的剑法不尽相同,那煞气也是有些差异,生出的剑心必然不同才对。

    “你已知道答案,剑心不同。”剑心道:“若每个同门的剑心不同,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同?”

    苍云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心中烦乱,不知该如何回答。

    剑心续道:“你日日提防的,不过是你自己心中的不愿承认的念头罢了。若你自认为是个好人,拒绝的就是恶念,若你是个恶人,拒绝的当是拯救苍生的善念。”

    “一派胡言!”苍云喝道:“你仍是想要占据我的身体,我的心智。”

    剑心笑道:“你我本是一体,承认自己所有的念头,才是完整的自己,我,不过是想你充分认识自己,我们自己而已。来,认清自己吧!”

    苍云沉默。

    “不,你是种植在我门剑法中的恶灵。当初创出这套剑法的修真者,到底是谁?用心如此险恶。”苍云精神紧绷,突然发现清剑观这个门派,自从存在开始,就笼罩在深深的阴谋之下。

    剑心朗声大笑:“恶灵?多少次,你我是因为本门剑法才渡过生死难关,多少次,因为本门剑法,才层层突破,取得今天的成就。”

    苍云道:“不可否认,但,这只是创造这剑法的修真者埋下的伏笔,是实现他目的的手段。”

    剑心道:“你想的太多,为何就不敢承认自心的想法?”

    苍云嗤笑一声:“内心的想法?”苍云看了一眼仍被剑心的剑逼的山穷水尽的苦海兽虚影:“这等高明的剑法,可是我想都不敢想,若不是深深的植入于剑法之内,怎么会展现出来。”

    剑心道:“这,不过是你日后能够达到的成就提前展现,是你自己的潜力。”

    苍云不说话,剑心志得意满的看着苍云。

    “你,你要干什么!”剑心音色猛然大变。

    苍云正散去金身和剑气。

    “这副身躯,是我的,纵然死去,也要是个完整的自己。”苍云淡然道。

    剑心不甘的嚎叫道:“没有我,你必然死在这苦海兽利爪之下!”

    苍云道:“我已经给了你答案。滚吧!”

    苍云强行散去了金身和剑气,仅剩伤痕累累的本身面对苦海兽虚影。苦海兽本已被蓝色金身斩的伤痕累累,骤然不再受伤,狂躁至极,扑向苍云。

    苍云散去剑心,形神具疲,摇摇欲坠,昏花的看到苦海兽的利爪伸向眉心。

    苍云脑中一片空白。

    虚影在接触到苍云的瞬间,烟消云散。

    一丝鲜血,从苍云额头低落。

    苍云颓然倒地,忍受着苦海之气和五行元气的侵蚀。

    符文之体有着强大的修复能力,但在苦海气和五行元气之下,只能一丝一丝的回复。

    冰火岛重回平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