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符尊传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史上最弱的妖 上

时间:2019-06-14作者:苍云阁主

    房间内几乎没有光亮,苍云看不清幻忆妖的样子,从外表来判断,这妖绝对对不起那么一个梦幻的名字。此妖身体硕大,形似水牛,四只利爪貌似手掌,背后一条光秃秃的尾巴,缀着一个圆头。圆头间断的发出七彩光芒,照出幻忆妖的样貌,苍云只看到一眼,这妖面目狰狞,口若血盆,眼睛只剩两条缝隙,闪烁着红光。幻忆妖周身没有毛发,皮肤倒是光滑的很。

    苍云心里发紧,按照他现有的记忆来讲,肯定不是这个幻忆妖的对手,看着样子与体型就知道,苍云连半个回合都走不过去。

    “不行,我这个记忆可能是假的,说不定我还挺强的。”苍云给自己打气,此刻他还真希望自己是记忆混乱。看看手边,唯一能用的就是一个板凳。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战斗神器?”苍云轻轻举起板凳,觉得一股力量涌现在心头。

    “难道我以前就是一个用凳子做武器的妖?还是我自己就是凳子妖?”苍云一时间想笑,心底瞬间压制了这个想法:“不对,老子堂堂人类,怎么成了妖?”

    苍云做思想斗争这会功夫,幻忆妖寻寻觅觅的朝着苍云所在卧室匍匐过来,苍云暗骂一声娘,怎么这么倒霉,一来就遇到这东西。转念一想,好像没听说这妖有伤人的事迹,无非就是篡改人的记忆。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在睡梦中遇袭,不知道这妖见到活人会不会生吃了。苍云心里没底。

    “娘贼,横竖是个死,这东西无端改了我的记忆,好生烦恼。”苍云越想越恨,这种记忆混乱的感觉煎熬无比,最后所有恨意都集中在这只幻忆妖身上,苍云一脚踹开大门,拎着凳子飞跃而出,没等幻忆妖反应过来,苍云手中的板凳狂风骤雨般砸下来。

    砸了有一盏茶时间,凳子受不了这冲击力,破碎两半,苍云失去了唯一的武器,累的气喘吁吁,可那幻忆妖丝毫没有损伤,饶有兴趣的看着苍云。

    苍云心里一凉:“完了,果然应该貌相,一看我就不是对手。”

    幻忆妖凑近苍云,脑袋一动,将苍云手中剩下的凳子腿咬的粉碎,苍云都没看清楚对方的动作。实力差距让苍云心里更凉,哀叹一声,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带着不知道是谁的记忆死去?

    幻忆妖虽然没受伤,但是被一个弱小的对手用凳子敲了半天,不报复一下实在有**份,所以它决定咬死苍云。当然,这是苍云自己的猜测,因为幻忆妖现在基本是脸对脸的挨着苍云,苍云也能体会到对方的森森杀气。

    幻忆妖在苍云身上闻了闻,神情突然大骇,跟受了惊的猫一样,咿呀叫着不断倒退,低头垂尾,很是丧气。苍云绝处逢生,一时间不明所以,回头看看,没见有什么东西站在自己背后,周围也没有,那幻忆妖惧怕的正是自己。

    苍云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那幻忆妖果然后退。

    苍云又走两步,幻忆妖又退。

    苍云大乐,张开双臂:“哈!”

    幻忆妖哀嚎一声,扭头就跑,留下尾巴画出一道七彩光线。

    苍云愣在原地,不知道是不是该追出去。

    “对了,我得问问它到底有没有改过我得记忆!”苍云想到自己的悲剧,决定上去问个究竟。大步下楼,苍云看到围墙一角,一个黑影蜷缩,看尾巴就知道是幻忆妖。苍云过去,一把揪住幻忆妖的尾巴头,幻忆妖瞬间无力的瘫软到地上。

    苍云道:“原来你这妖怪的弱点是尾巴。”

    幻忆妖哼哼唧唧道:“别,别,轻点,我一次被这样。”声音清脆好听,跟外表极为不符合。

    苍云哦了一声,手里加劲:“这样?”

    幻忆妖啊了几声:“不要,不要。”

    苍云突然觉得有一种违和感,手里松了松:“你就是幻忆妖?”

    幻忆妖点点头。

    “你来这村子多久了?为什么要篡改村民记忆?”苍云问道。

    幻忆妖道:“我没来多久,也就一个来月。我们幻忆妖到了一定修为,就需要运用法力,这样才能纯熟。”

    苍云皱眉道:“你这样岂不是给旁人带来许多不便?”

    幻忆妖道:“人?都是妖,都有特殊癖好,小妖我法力低微,能被我迷惑的,大多是不入流的小妖,改就改了,妖界不就是这样?”

    苍云一时间无法对答,如果这就是妖界的生存法则,强者能够凌驾于弱者之上,幻忆妖这种做法确实无可厚非。细想一下,人间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就算进过历史积累,人类有了一定的制度规章,说到底,人类还是人类,永远是强力者为尊,弱小者处于社会底层。所谓的规则法律,只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证社会的稳定,对弱者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一切想要绝对依靠法律生存的人,只能说是社会的弱者,没有看清人类的本质。作为一个生物种族,弱肉强食是永远不变的道理。不要妄想由任何强者制定的规则来保护弱者,例如法律,相信这一条本身就是一种幼稚。苍云曾站立于人类,修真者的顶端,对这些道理很是清楚,要想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必须有强大的实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苍云叹口气,松开手:“我只问你,你可有篡改我的记忆?”

    幻忆妖松了身子,赶紧抽回尾巴:“没,没,我是第一次见您,怎么会改您的记忆?”

    苍云闻言大喜:“你可说的是真?”

    幻忆妖猛点头。

    苍云一时间神清气爽,哈哈大笑。

    “笑你娘啊,知不知道现在几点?”

    “娘的,还让不让妖睡觉了?”

    “谁啊,削他!”

    苍云赶紧闭嘴,此刻苍云深深体会到一个弱者的立场。幻忆妖见苍云没盯着自己,三跳两跳不见了踪影。苍云追不上幻忆妖,又怕愤怒的村民出来削他,赶紧回了自己屋里。坐到床上,苍云理清思路,自己记忆没有被修改,那自己就是苍云,这毋庸置疑,而且自己真的来到了妖界。这一点苍云非常不解,按道理来说,他这种修为不足的修真者,就算强行到了上界,也会因为自身法力原因,很快就被这个世界排斥,返回到下界去。苍云一点被世界不容纳的感觉都没有。苍云当时被强行打入妖界,具体怎么进来的,苍云完全没有记忆。二是苍云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画不出符来,甚至带不出一点法力波动,就算苍云修为尽毁,也不至于如此。三来,苍云猛地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为何这幻忆妖这么惧怕自己。苍云对这妖界一无所知,所有问题在短时间内统统袭来,苍云无所适从。

    “娘的,睡觉!想不出来就不想,明天继续想。”苍云干脆睡去,不再多想。

    翌日。

    清晨。

    苍云被屋外的嘈杂声吵醒,揉揉惺忪睡眼,苍云爬起来,隔着窗子看出去,见村门大开,围拢着许多村民,看架势是在等着迎接什么人。苍云好奇心起,过去凑热闹。人群中,张叔左顾右盼,谈笑风生,很是瞩目,苍云过去打个招呼:“张叔早,这是在等人?”

    张叔一皱眉:“等人?当然是等妖。”

    苍云淡然一笑:“对,对,在等哪一位?”

    张叔故作神秘道:“你知道么,管咱们的城的城主大发慈悲,派手下下来处理幻忆妖的事情。”

    “哦?会是什么样的,妖?”苍云顿挫道。

    张叔满脸憧憬的道:“至少是个大妖级别吧。”

    “大妖?那是什么级别?”苍云一脸茫然。

    张叔眼神看向远方,好像看着一种无法企及的高度:“小子,张叔我这么多年修炼,才到了妖的等级,再往上,就是大妖,虽然只差了一个等级,这差距,哎,不知道哪辈子才能弥补喽。”

    苍云起了兴趣:“张叔,咱妖都是怎么分等级的?”

    张叔又像看傻子一样看苍云:“这你都不知道?也难怪,你记忆早都不知道哪去了,张叔给你讲讲,你这种呢,实在,嗯,修为低,连小妖都算不上,一般有了一定修为,就算是小妖,然后就是妖,再往上是大妖,大妖之上是老妖,再往上依次是地妖,天妖,玄妖,冥妖,再之后就是高高在上的妖王,乃至冲高无比的妖尊。”

    苍云听得津津有味:“这等级也不是很多。”

    张叔差点吐血:“不多?你知道有多少妖连大妖都升不到?”

    苍云吐吐舌头,暗道,老子是人,才不关心妖是怎么划分的。

    两人正说着,村外扬起一阵尘土,大队骑兵到来,为首一妖,白眉赤发,双眼细长,身着银白色袍子,倒有几分潇洒,坐下六足白虎,凶猛异常,后面跟着几十个各色小妖,什么脸都有,有猴,猪,狗,豹,大多数还是看着与人类无甚差别,跟随的小妖一水的双尾黑虎坐骑,披着盔甲,倒也威风。

    为首妖奔至村口,一拉缰绳,白虎立即停住,一分一毫都不再移动,赢得一片叫好声。

    “来啊,把他们都围起来!”赤发妖高声道。

    <h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