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有君子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来我往

时间:2019-08-10作者:臊眉耷目

    虽然知道是曹操和陶商在自己的后方搞小动作,但袁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狗咬了你,你难道还真能咬回去不成?就算是能咬回去,你也得先追上狗才行!

    因此气归气,但事情终归还是得用一个稳妥的办法解决,不能破罐子破摔。

    眼下邺城那边有审配坐镇,他手中还握有不少的兵马,袁绍这边当机立断,又派遣了大将焦触率领数万精锐回返冀州,支援审配。

    袁绍亲自置书于审配,并授予他印绶,责令他有权调配河北各州县的兵将,后方之事全权由他负责。

    审配的能力,袁绍还是信得过的,此人能文能武,既可当谋士,又可为将帅。

    有他在后方总览调配,黑山军的张燕又是缺粮少甲的穷光蛋,别看他现在气势汹汹,但时间一场,肯定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纵然是一时得逞,亦难久持。

    然后就是进攻并州的西凉军那面了。

    李和郭汜突然率兵袭击太原,这倒是大大的出乎了袁绍的意料之外,特别是眼下高干还不在并州,导致并州空虚,面对凶狠的李和郭汜,怕是没什么抵抗能力。

    但袁绍非等闲之辈,他当年和董卓作战时,也对二人知知甚深。

    袁绍知道李和郭汜性格极为残暴嗜血,他们纵然是夺下并州的几处郡县,也绝难持久,这两个西凉豺狼或许是打仗的料,但绝对不是守成的料。

    杀人他们是两把好手,治人……袁绍就呵呵了。

    不过尽管如此,袁绍还是派遣大将蒋奇,并冀州军的十名校尉,领兵五万前往并州在各地驻防,协助地方太守征讨李、郭汜。

    袁绍并告知蒋奇,跟这两只豺狼比拼,无需恋战,只需静候,待二贼锐气丧尽之后,自会退去,他们守不得并州,说不定到头来,还会自己咬自己一口。

    蒋奇领命而去之后,袁绍立刻召集诸将前来帅帐商议官渡战场之事。

    虽然对冀州和并州都做出了妥善的安排,但袁绍的心情还是不甚好。

    毕竟就算是知道李或是张燕最终夺不走自己的领土,但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分散了自己的兵力,而且他们纵然是拿不走城池,但此番兴兵,也少不得对自家的后方属地进行一顿惨无人道的祸害,特别是李和郭汜,这两个人所经过的县城,必然会如同蝗虫过境,人畜不留……到时候修葺安民出钱出粮的还得是袁绍自己。

    袁绍真的是心疼啊……这群天杀的祸害!

    而且他也有点气不过陶商和曹操。

    但眼下出了这么两档子事,袁绍还真就不敢随意的就举全军之力对陶曹二人举行大规模的正面会战了。

    谁知道这两个混账还憋着什么好屁没使出来?万一到时候真的需要自己分兵救援,自己一时半刻抽调不出,岂不是陷于被动而不能自救。

    袁绍将主要的将领和谋士们都召集到帅帐问话,让大家一起想想办法,找回场子。

    由于袁绍麾下的战将和校尉、都尉的数量实在太多,足有数百往上,因此不能全都召集齐,因此每次廷议也只能召集官阶和军职最高的,同时也是袁绍最为亲信的手下们。

    袁绍将这次的突发事件,向着在场众人诉说了一遍,在陈述的当中,袁绍自己差点没抹眼泪。

    太冤了,袁某招谁惹谁了?

    文丑脾气最为暴烈,听完之后当场就爆炸了。

    “曹操狗贼!陶商奸佞!安敢如此!竟使这些腌鬼魅之计,着实是上不得台面!大将军,末将愿领一军强攻敌军土寨,拿下二贼的首级,为大哥颜良报仇,也是为主公卸愤!”

    袁绍的脑袋被文丑的大嗓门震的嗡嗡直响。

    他抬手挡住了文丑的话头,然后使劲揉了揉太阳穴,道:“你小点声,我头疼的紧。”

    张迈步出班道:“文将军勇则勇矣,但彼军皆乃百战精锐之士,急切之下收服不得,只能徐徐谋之,静待良机,方可奏效,眼下敌我双方乃是比拼意志之时,就是看谁先露出破绽,而另一方抓住机会,便是最后的赢家。”

    袁绍点了点头,赞赏道:“之言有理,曹操和陶商在袁某的后方搞小动作,也不过是想让袁某露出破绽,他们好乘隙攻我,嘿嘿,袁某偏不中他们的计。”

    郭图立刻开始献媚:“大将军身临万马军中而不变色,乃天人之姿,区区小计,也妄想撼动大将军,简直是痴人说梦!”

    袁绍一眯眼,道:“不过就这么让曹操和陶商拿捏着,着实是被动了,他们能在袁某的后方搞事,袁某焉能不搞?”

    郭图一挥手:“对!搞他!必须搞他!”

    袁绍转头看向郭图:“问题是……怎么搞?”

    郭图一下子就语塞了。

    搞女人他是把好手,搞这个……不擅长。

    田丰闻言站了出来。

    袁绍一看田丰出来了,眼皮子直跳!

    田丰这老倔驴,一张嘴就是臭气熏天,谁都不惯着,袁绍最不愿意的就是跟他沟通。

    “元皓有何想说的?”袁绍小心翼翼的问道。

    田丰一看自己还没等说话,就把袁绍吓得不行的那副死德行,把自己弄的直想笑。

    看起来自己平日里是太过刚直犯上了些,今后还得是多多注意,至少说话的时候,得对主公温柔点。

    他换上了些稍稍温和的表情,对对袁绍道:“属下倒是有一法可以助主公震慑曹陶二贼。”

    袁绍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也不似适才那般紧张了。

    他道:“元皓快讲。”

    田丰清了清嗓子,道:“大将军可建立高台,高于曹军之寨,并置强弓硬弩于其中,待曹军冒头,便强射之!”

    袁绍闻言有些不解,想了半天没想明白,随即道:“元皓可制图否?”

    田丰也不客气,取了一副干净的皮图,便用笔墨在上面龙飞凤舞起来,少时,便将一副完整的井栏绘制图完毕交给袁绍观看。

    袁绍仔细的观瞧了片刻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此法甚佳!用此虽不足矣击溃曹陶二贼之军,但威慑其众,破其士气,令其兵马惊惧胆寒,定然是会有奇效的。”

    说罢,袁绍转向大将吕威璜,吩咐他道:“速速调集军中工匠,连夜伐木打造井栏,三日内务必完成百架,用以临阵震慑敌军之用。”

    吕威璜随即领命。

    另有辛评向袁绍谏言,让他挖地道而入曹陶兵寨,同样被袁绍采纳。

    袁绍转看诸人,道:“诸公还有和良计,但管献策,咱们集众所长,务必早日破敌,同享安乐太平之世也。”

    话音落时,许攸站了出来。

    他向袁绍谏言道:“大将军,在下认为,井栏亦或是地道,不过是一时之局,终难成大事也,若是想破曹陶二军,还是非得从他们的捉急之处下手,方可得获全功。”

    袁绍笑看着许攸道:“子远有何良策?”

    许攸对袁绍拱手道:“大将军兵多,而曹陶二人兵少,彼虽然兵精将勇,但终归是实力不济,力有不逮,眼下其粮草虽然能够供给的上,但如此僵持下去,迁延日久,其势亦不乐观……如我是曹操或是陶商,则必然寻求速胜之法!大将军您说是这个道理否?”

    袁绍仔细的揣摩了一会许攸的话,品得个中三味,深然其言论。

    “子远说的是,那你且说说,对曹陶而言,何为速胜之法?”

    许攸竖起了一根手指,道:“对于曹操和陶商而言,只有毁我方粮草,才是他们战胜大将军的唯一机会。”

    袁绍双眸一眯,道:“你的意思是,以粮诱敌?”

    许攸点头道:“然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