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有君子 第五百四十二章 恶战不休

时间:2019-08-05作者:臊眉耷目

    曹陶联军中的各路猛将们,此刻静静的守候在土寨的各处拒马之后,随时准备出阵鏖战。

    他们的身后,是依令陈列好的军队,静待后方中军负责指挥调度的曹仁进行全面的指挥调度。

    曹陶两军的武将,大家目下虽然是联合的态势,但很显然,众位将领们彼此之间并不是非常的和谐。

    毕竟曹陶乃是多年来的真敌手,数载以来一直是纠纷不断,因此眼下虽然众位将军们都站到了同一个阵营,但很显然他们的心却并不在同一个阵营处。

    其中便有夏侯渊一直在紧盯着赵云,眼眸中的怒火奇盛。

    如果他的眼睛能喷火,赵云现在基本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姓赵的,稍后你可跟紧着点,别一不小心掉到队伍阵外,被袁军生擒活剥了,容不得老子日后找你报仇。”

    夏侯渊当初在许昌之战被赵云生擒,虽然后来被陶商用来交换释放,但心中对于此事却是耿耿于怀。

    这件丢人事,经常能够半夜把夏侯渊吓哭。

    赵云瞅都不瞅夏侯渊一眼,一双星眸只是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人山人海。

    少时,方听他淡淡道:“赵某从来都没被生擒过,如此说来,还当真需要向将军请教一下经验。”

    夏侯渊闻言气的差点没背过去。

    这不是故意往人伤口上撒盐吗?

    不仅是赵云和夏侯渊二人,其他的曹陶将领彼此之间也在互相挑衅,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一会冲杀,可别尿了裤裆!”

    “你说的是你们曹将吧?”

    “听说徐州的将领打仗都不比娘们厉害,不知可有此事?”

    “你们曹军的将领便是比娘们强了?听说中原将领都是蹲着尿尿的。”

    “……”

    呜呜呜呜~~!

    后方的号角突然响起,那些彼此敌视的将军们纷纷不在出言,他们的脸上露出了肃穆之色,谨慎的盯着前方那些迈着整齐步伐迎面儿来的大批量的袁军士卒。

    而这一次,接替文丑指挥全军在后方进攻并指挥各阵营布置方阵的人,乃是袁军中最善用兵的大将麴义。

    麴义的布阵极为讲究,他并不清一色的使用骑兵,亦是不清一色的使用步兵,而是各列方阵,相辅相成,以稳健却又不失速度的步伐,向着官渡主战场急速前进。

    特别是他的队伍中,在两方还有隐藏的弓弩手助阵。

    所有的将领都知道,那便是麴义当年用来克死公孙瓒纵横北地白马义从的先登兵。

    曹陶出阵的将领们都是知兵的,自然能够看出麴义所布置的方阵的厉害,大家都是打足十二万分的精神,随时等待这场激烈的碰撞。

    随着袁军的兵马越来越近,那些密密麻麻的士卒的脚步也是越来越快。

    “冲啊!”

    终于,随着冲锋距离的接近,双方兵马终于展开了向敌手的冲击。

    “杀……啊……”

    双方瞬间接触。战场上爆出一声巨响。

    战马的撞击声,长箭的呼啸声,士兵的厮杀声,战鼓的重击声,号角的鼓吹声,混杂在一起响彻在战场的各个角落。

    犀利的长枪长矛互相穿透了对方的士兵们,被刺中的骑兵们纷纷摔落马下,随即他们就被冲上来的战马肆意践踏而死。

    中箭的士兵在临死之前掷出手上的长矛战刀带起一蓬又一蓬的鲜血在空中飞舞。

    曹陶联军中,有两个人分别率领着虎卫军和狮虎军,在袁绍的前部战阵中来回奋勇搏杀,这两个人仿佛是在较劲一般,就是要分出个上下高低,彼此间借用这种方式分出个胜负。

    许褚和典韦。

    这两个人在阵中杀的已经红了眼,二人此刻的战甲都已经被脱了下来,两个人都是打着赤膊,疯狂的各自甩动着手中的双铁戟和虎头斩马刀。

    他们二人露在空气中的身躯,也已经被鲜血溅射的面目全非,而双铁戟和斩马刀因为鲜血的侵染而变的更加的耀眼夺目。

    二人齐头并进,带动的,同时也是虎卫军和狮虎军的士气。

    “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典韦一边挥舞着双铁戟厮杀,一边还在嘴中不停的报数,颇有些向旁人彰显之意。

    不远处的许褚也是不认输,口中亦再高呼:“六十三,六十四,六十五!”

    典韦用双铁戟一夹,将一名士卒的头颅砍飞,怒道:“胡说八道,你刚刚明明杀的比老子少!怎地一下子超出某家这么许多!”

    许褚一边舞刀溅血,一边大声回呼:“老子能打!你能怎地?”

    “放屁!你他娘的一定是撒谎虚报了!”

    “嘿嘿,某家不曾!”

    二人一边拼命厮杀着敌军,一边还不忘彼此冷嘲热讽。

    而另外一名猛将赵云则是率领着金陵白马军,直奔着中军指挥袁军各部的镇军大将麴义而去。

    不论赵云与公孙瓒的感情究竟如何,毕竟幽州的公孙瓒当年曾对他有过知遇之恩,如今既然是与袁军交手,那赵云一则为陶商击败强敌,二则也算是要替公孙瓒报仇。

    麴义的先登军当年是击溃公孙瓒的主力部队,赵云今日也自然是瞄上了麴义。

    若是能取下麴义的人头,便可以祭奠公孙瓒的在天之灵。

    可问题是,金陵白马军的东向很快便被麴义察觉。

    当今天下,能够在统帅兵马,操练兵将,调度兵将之上与麴义相比的人物,可谓屈指可数。

    麴义随即下令,派出两支出自幽州卢龙寨的骑兵,从左右两侧,攻打赵云的白马军。

    这两只骑兵都经过麴义的调教,且出自幽州地界,对白马军的作战战术极为清楚,因此很快的便将赵云一众阻挡在麴义的中军大阵之外,并与他们进行猛烈的作战。

    麴义训练的骑兵极为了得,与金陵白马军交手,甚至还隐隐占据上风,不过也幸好赵云本人实力超群,且一身是胆勇武非常,靠着个人的勇武,也算是稳定住了士气,维持住了两军交手的局势。

    各部战场厮杀声不断,曹陶联军虽然悍将极多,但面对实力强大,人数众多的袁绍军团,依旧是很难占据上风。

    而文丑此刻,亦是瞄上了一名他早就想杀死的人物!

    “太史慈,吾兄长颜良,可是丧于汝手乎?”

    太史慈早就听闻河北文丑之名,知道他的本领尚在颜良之上,随即道:“颜良非吾一人所杀,不过你若是想找我报仇,却也算是得了正主!来吧!”

    文丑咬牙切齿的纵马而上,一边纵马,一边大声呼喝道:“休要欺我不知,吾兄非汝一人所害,在杀汝之后,再去取那马忠的首级便是!”

    话音落时,烈马驰骋而过,一刀直击在太史慈的长戟上,直将那长戟震的嗡嗡直响,其力道让太史慈隐隐感到手臂有酸麻之势。

    太史慈面色不变,心中却是大惊。

    此等臂力,饶是许褚,也未必能及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