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三国有君子 第四百四十二章 曹昂登场

时间:2019-06-17作者:臊眉耷目

    陶商的数万兵马在鲁谷外,已经和鲁谷内曹操军对峙整整三天了。

    这三天的时间,两方人马啥也没干,一支兵马在谷外,一支兵马在谷内,就是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彼此互相干瞅着。

    谁也不愿意当先迈出那魔鬼步伐的第一步。

    这是陶商和曹操一场意志的较量。

    排名数一数二的两大雄主,在这鲁谷的战场间,彼此之间开始了一场意志力的比拼。

    他们要比较谁更沉稳,谁能沉得住气。

    但比沉稳的过程,却是沉闷而枯燥的。

    曹操闲暇无事时,便在自己的帅帐内,翻看随身携带的《陶氏小说》,顺带着再瞅瞅《群芳谱》。

    每次翻看的时候,曹操都不由得的是惊叹不已。

    他虽然与陶商为敌,但对陶商本人的盖世才华,心中却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敬佩与尊重。

    这一日,曹操翻看《群芳谱》的时候,正巧又看到了袁术之妾冯氏的那一篇章。

    对于这位冯夫人,陶商在《群芳谱》中,又对她的故事加以阐述描写,并进行演义式的杜撰。

    《群芳谱》上写到,袁术之妾冯氏乃是司隶冯方的小女儿,天姿国色,乃是绝世的美女,若是与古之美女相较,其容貌足矣媲美周幽王的第二任王后褒姒,可谓是祸国殃民的祸水。

    陶商还写道,当年袁术初占九江郡之时,登上城楼俯瞰寿春城貌,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冯夫人的妖娆美丽,当时没有二话,立刻就派人下城去抢了她回来,其行为就犹如山大王抢压寨夫人一样,一点矜持都没有,当晚就猴急的强行洞房了。

    其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这一段事迹,曹操可谓是闻所未闻,而且他觉得根本也不可能会有这么一段事,完全是陶商瞎扯淡的。

    可是人都有一种好奇心,特别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虽然明知道的陶商胡扯,曹操现在反而是对冯氏这个女人更加的感兴趣了,他的潜意识当中,更想是看一看这个冯氏,到底是不是如同陶商所杜撰的那样,妖艳绰约到祸国殃民。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便再也无法抑制的住。

    “父亲!”

    帐篷外,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曹操浑身一激灵,“啪”的一声合上了手中的简牍,赶紧用桌案上的其他公文简牍掩盖了起来。

    但他的动作还是稍稍慢了一点,被走进帐篷内的儿子曹昂看见了。

    曹昂乃是曹操的长子,相貌不似曹操那般黑矮,颇似其生母刘氏,很是俊朗,二十岁便举孝廉,且自幼熟读兵书,颇通韬略,可谓是文武双全的青年英杰。

    在曹操看来,自己的这个长子,论及能力,在当今天下的青年俊杰中,应该是仅次于陶商的。

    这个评价可是很高的。

    曹昂一进帐篷,正好看见曹操在桌案上的公文中藏东西……

    曹昂见状不由的一奇。

    父亲在那里干什么猫腻呢?

    “父亲,您背着我,藏什么呢?”曹昂好奇的道。

    曹操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通红通红的。

    “胡言乱语!为父能背着你藏什么?你小子休要胡说!”

    曹昂自幼便很聪慧,且曹操的平日里与他毫无间隙隔阂,什么事都不瞒着他。

    但今天,曹操的动作和表情都和平时很不一样。

    特别是他黝黑的面颊上显出的两抹潮红,很是清楚的在告诉自己……自己的这个老爹有事瞒着自己!

    曹昂在瞬时之间,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我爹平时不这样啊!他什么都跟我商量的,从不瞒我!

    曹昂迈步走到曹操的桌案前,低头看着曹操使劲用手捂着的那卷简牍。

    然后,便见这小子伸手就去抽。

    “这、这!你干什么?”曹操的脸色瞬时变的通红,双手使劲的往下按:“休动!这是重大军事机密!……你这逆子!”

    曹昂一听更不乐意了。

    我是你儿子,还是你亲自敕封的偏将军,军事机密,我看看怎么了?

    你瞅你紧张的样!连逆子都骂出来了,肯定是有见不得人!

    曹昂也来了倔劲,愣是将那卷简牍从曹操的手掌底下抽了出来。

    曹操气的恨不能废了这小子!

    曹昂展开简牍,低头仔细的看了一会,直接就惊呆了。

    “父亲,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看这样的东西!这也太、太那啥了!”

    曹操一脸的尴尬,叹气道:“这是陶商写的,不是父亲想看,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父是想在陶商的创作中,找出他的破绽……”

    这慌撒的,着实是有理有据……看小春文找破绽?

    “陶商?”

    曹昂闻言顿时惊讶了:“父亲平日里经常夸赞陶商足智多谋,机谋百变,非等闲可比,他居然会给你送这种东西过来……小春书?”

    曹操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写小春书,也是足智多谋的一种提现,我儿可别小瞧了这东西,换你你就写不出来……”

    曹昂闻言,很是不服气的一挺胸脯,道:“不可能!这东西!我也会写!而且我写的肯定比他强!”

    曹操白眼一翻,没有理会他,转移话题道:“说吧,你来此作甚?”

    曹昂闻言,面色一正,急忙对曹操说起了正事:“父亲,吾县那边传来了消息,阎行、张济和刘勋那边,没有成功,没有擒住袁耀。”

    “什么!?”曹操闻言一惊,猛然起身:“你怎么不早报……不对啊,以阎行和张济的本事,和他们本部兵马的精锐,对付黄巾和淮南残军,如何还会败了?”

    曹昂长叹口气,道:“斥候回报,淮南军和黄巾本不足虑,可惧者,陶商在吾县安排的以赵云和吾县县令诸葛亮为首的陶氏兵马,颇为难缠,不易对付……那吾县的县令诸葛亮,乃是陶商的徒弟,听闻他手下有一众精锐,手持可以连发十箭的硬弩,极为难缠,比之河北麴义的先登弩营,不逞多让,张济麾下的西凉本部兵马,便是为诸葛亮的连弩军所败,张济本人还受了重伤……还有一个赵云,据说是有大将之姿,连败阎行和张绣等人,很是了得。”

    “诸葛亮?”曹操皱着眉头,轻轻的敲打着桌案,道:“没听过此人的名声,此乃何人也?”

    曹昂对曹操道:“据说这诸葛亮乃是陶商的弟子,琅琊诸葛氏子弟,前豫章太守诸葛玄之侄。”

    “区区小辈,安敢如此!”曹操的眼中冒出了一缕精光,道:“子修,你现在立刻替为父授密信一封于阎行,告诉他,若是办不成事,他本人也就不用回许昌了!”

    “诺!”

    曹昂说完之后,沉吟片刻,突然道:“父亲,陶商那边,现如今可是沉稳的紧,丝毫没有出兵的迹象,虽然父亲的军令是七日后出战陶商,但如今阎行那边的状况不佳,七日的时间,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变数,若是能引诱陶商入谷,还是最佳之策。”

    曹操面色微沉,思虑了半晌,终于摇头叹气道:“陶商的沉稳和机谋,不在为父和袁本初之下,此事甚难。”

    曹昂轻笑道:“父亲,可若是孩儿有办法能引陶商兴兵吗?”

    听了曹昂的话,曹操不但没有兴奋,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虽然知道曹昂很有才华,但曹操知道他对陶商并不了解。

    曹昂在二十多岁中的人中,确实是拔尖的,但跟陶商相比,还是差了一短距离。

    在曹操心中,陶商这个小犊子根本不能列入到二十多岁青年人的范畴,他的思想和胸襟,包括谋略,都成熟老练的犹如四旬许人。

    见曹操一脸不信的神色,曹昂有些不太高兴了。

    那个陶家小子,就当真这般了得?能令父亲刮目相待至厮?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