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全家都在跳大神 第06章 大客户登门

时间:2022-05-16作者:冬月间

    “百端公,救命啊......”

    百家的院子在文昌村中部,左右都有邻居,刘端公这么一吼,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看到刘端公惊慌失措的样子,很是奇怪哇。

    一直在等待消息的百里辉父子几人相视而笑,故意在家里磨磨蹭蹭一阵才披着衣裳开了门,手里提着的灯笼差点没怼大刘端公的脸上,将他脸上惊恐的表情照的那叫一个明明白白。

    “哎哟,刘端公,你这是怎么滴了?”

    人多壮胆,惊魂过后的刘端公很快就回过了神来,当即就确定自己被暗算了,此刻的他又不好说自己遇见鬼,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场面那是相当的诡异。

    “刚刚我听人嚷嚷救命,说遇到鬼了?”

    小和尚元白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响起,在夜间显的尤为清晰,远处又来了好些看热闹的人,刘端公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这回算是栽了。

    这日张娃子很郁闷,他惦记上一百斤野猪肉没了踪影,本想风光大葬的场面缩了水,都还没从缓过神来就遇到小儿惊哭灵堂,随即他请的端公半夜遇到鬼,鬼哭狼嚎的去求百家帮忙。

    想到这里眼泪都快出来了,现在村里都说是他贪便宜才请的刘端公,眼下风光是风光不起来了,只能求着平平顺顺的将他爹抬出去。

    再一看刘端公他心里堵得慌,私下又托了村长去请一请百里辉来,想把失去的面子找补回来,村长被磨的没办法只能厚着脸去了,到了才知道百里辉带着家中儿郎出了门。

    “隔壁溪水村去了个老人,今儿一大早就来请了,实在是帮不上忙了。”

    李婆挺直腰背,心里狠狠的朝张娃子吐了口水,这事办的,一看就不顶用。

    村长无奈的走了,李婆转身就笑眯眯去抱百福儿,“福儿啊,奶奶给你说,这办事就得要敞亮,拿得起放得下,关键时候也的要打落牙齿和血吞,知道不?”

    百福儿咧嘴一笑那嘴角就流出来一串口水,她要长牙啦。

    大门被敲响,又有人来看水碗,来人是一个看起来极为体面的婆子,李婆一看就晓得这是大生意,将百福儿给了她姑姑百芳儿,带着那婆子去了她‘做法’的偏房。

    百芳儿正带着两个侄女翻晒药材,顺带就将百福儿背到了背上,嘴里和两个侄女说着,“这是射干,清热解毒,又能治咳嗽。”

    “这个是麻黄,和射干一起用疏风清热、宣肺止咳,都记下来了吗?”

    百花儿和百果儿点了头,背上百福儿也跟着点了头,她也记下来啦。

    她爷爷会治病,但从来不对外说,总是在跳大神的时候暗中治疗病人,还可以把治疗的药丸化在符水里让人喝下去,所以他们家的生意才这么好。

    是以,他们全家都要学习这个本事,尤其是她,毕竟她可是要做童子仙娘的人哇。

    百常富挑了麦子回来,从箩筐里拿出一只灰兔子,巴掌大小,“闺女,爹给你逮的小兔子,喜欢不?”

    百福儿一看就喜欢,嘴里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手里拨浪鼓也摇晃当当作响。

    可是她喜欢也只能干看看,那小兔子转眼就落入了百花儿的手里,“二叔,我帮福儿养着。”

    “还有我。”白果儿也稀罕的摸着小兔子,“二伯,你得空了再逮两只好不好。”

    她爹和花儿姐的爹时常都要出门不得闲,只有二伯能逮到小兔子了。

    百常富见三个丫头都喜欢,乐呵呵的承诺回头就给她们逮。

    两个小丫头也不愿意翻晒药材了,找了个小箩筐开始养兔子,还在姑姑背上的百福儿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暗恨自己话不会说,路不会走,她没力气哇。

    片刻之后那李婆送了那体面的婆子出来,又小声的交代了一阵,亲自将人送到门口的马车上,等着马车走了才转身回来得意的显摆,“县城里卫家的。”

    “卫家可不得了,在咱们苍溪县那是头把交椅,家中做粮食买卖,没想到能找到我这里。”

    就刚刚那么一会儿,她就得了二两银,算得上是大买卖了。

    “家里那个小公子才三岁,就病歪歪的。”

    百芳儿叮嘱,“阿娘,那样大的人家我们可惹不起,你可得悠着点儿。”

    李婆嗔怪的瞪了她一眼,“你娘看水碗这么多年被人打上门来过?放心,给她的符水里还掺和了你爹那清心明目的药丸,卫家还请了好大夫给治病,只要过了三六九,退病后那就是我神光深厚。”

    “要是不退呢?”

    李婆抬了眼皮,“那就是命里如此,天意。”

    百福儿一对小耳朵竖的高高的,光明正大的偷听,所谓的三六九就是三日到九日,有些病该好的自己就已经好了,有些病也就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这套理论高哇,她要学起来。

    到了晚上,百里辉带着儿孙们回来了,为了能在业务技能上压倒刘端公,这回可是拿出了看家本领,务必要将隔壁村的丧事办的漂亮,让这十里八村的人晓得,谁才是真正的头把交椅。

    “爹,我看我们还得有自己的哭丧队,还得再重新寻一家唱戏的,要做就做大,像今日这般,哭丧的人生生坏了我们摆出来的排场。”

    百常安心里不爽,他们父子几人搭的灵堂那叫一个漂亮,看到的就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结果晚上做法事的时候,那哭丧的婆子一把破锣嗓子听的他心里堵得慌。

    百常青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只会越做越大,也该有自己的一套班子,自己的那才能叫全套。”

    百里辉直接就点了头,“等忙过这两日就去了张二娘来,问她干不干。”

    张二娘是村里的寡妇,四十几,去年好不容易才娶了儿媳妇,一把哭丧的嗓子那是真好,哭起来那叫一个情真意切,眼泪横流,请她的人不是没有,她自觉是个寡妇,避嫌不愿意跟着走。

    一家子又商量一阵就开始吃晚饭,百福儿她也开始吃粥了,那加了肉沫的粥深得她的喜欢,大口大口的吃着,引得她奶奶直夸她嘴壮,好养活。

    第二日早上,就在百里辉又要带着儿孙出门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百家门口,卫家的人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