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茅山之阴阳鬼医 第九百七十九章 开场戏【第二更】

时间:2017-10-25作者:鬼哭老朽

    义虎见韩峥看向自己,第一时间冷笑一声,而后对韩峥做出了抹脖子的动作。23us.更新最快

    阎宁看在眼中,一阵苦笑,义虎这是把韩峥当成仇人了,只是他还不知道,这个仇人是自己假扮的啊!

    假扮韩峥的事情,一定要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阎宁只能忍着不告诉义虎真实情况,反正义虎是一定要进入前三甲的,姜云鹤不会蠢到安排自己与义虎对战,那么阎宁就不用当心会与义虎兵戎相见了。

    放眼望去,张道风、胡道明、空愚和尚等人都已经到场,阎宁特别注意了一下姜云鹤昨晚说的名单中的另外九人,但是这群人全都和自己的门派弟子在一块,阎宁也不好分辨究竟谁是谁,更不好意思问身边的黄叶雄。

    一队人马声势浩大地走进了升仙台,他们一出现,整个升仙台就安静了下来,大家看着他们的目光,有些羡慕,其中又夹杂着嫉妒。阎宁瞥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卧龙阁的人,诸葛若澜、诸葛皓月,甚至是武玉鑫都在其中。

    听说卧龙阁自从打开了通天卷以后,全派弟子都放弃了原来的小周天修炼法,改为修炼上古功法,结果整个门派的实力突飞猛进,甚至隐隐有和龙虎山齐头并进的趋势。

    所以他们一出场,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阎宁也不例外,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与卧龙阁交好,但必要的脸还是要打的,哈哈哈!

    别人他不知道,但是新茅山弟子们早就开始修炼上古功法,而且功法花样繁多,每个人修炼的都不一样,不说道行已经超过卧龙阁还有新茅山的弟子,光是千奇百怪的修炼功法和攻击法术,就能完爆他们十几条街了!

    若澜前辈、皓月前辈,晚辈对不住了……捏哈哈!

    听到阎宁嘴里的奸笑声,一旁的人造魔们都不寒而栗:早听说韩坛主心狠手辣,喜怒无常,有时候就像个疯子一样自己傻笑,如今看来竟然真是如此……

    卧龙阁的人入座以后,阎宁又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正是段一的头号保镖,初祠禅。

    初祠禅是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他坐在座位上,好像一闭眼睛就会老死,但阎宁相信,论道行,初祠禅在自己所认识的活人里头,一定能排进前三!

    这前三当中,甚至还包括了圣主管子轩。

    唯一遗憾的是,这老头实在是太老了,万一打着打着,就嗝屁了呢?

    初祠禅虽然老,但五官却非常灵敏,阎宁盯着他超过三秒钟,初祠禅立马就感受到了,朝阎宁这边看来。

    阎宁连忙偏过头去,要是和这老头多对视一会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初祠禅收回目光,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终于,所有人都已经入座,姜云鹤出现在主席台上,声音通过麦克风扩散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奉城天运,道门吉祥,我们茅山有幸寻得一处仙墓!所谓仙,乃长生不老,道行通天,而仙缘自古以来就是有缘者得之,所以我们茅山决定将仙墓共享出来……”

    一通长篇大论,阎宁根本懒得听,姜云鹤说了这么多,无非有两个重点:

    一、我们找到的仙墓,我们拱手让给大家,我们很伟大,大家应该感激我们。

    二、我们不是公良一脉,我们是茅山正统!

    姜云鹤在提到公良一脉的时候,全部都用茅山来代替,可见他究竟有多么不要脸了。

    说到最后,姜云鹤还还看向义虎他们一眼:“不像某些杂门野派,里头尽是一些山村莽夫,还恬不知耻地来参加升仙大会!”

    义虎怎么会听不懂姜云鹤所指的是他们?原本听姜云鹤一口一个我们茅山,他心里就已经气愤到了极点,如今又被姜云鹤当中羞辱,他当下没能忍住,狠狠地一拍桌子,起身破口大骂:

    “老杂毛,老子不开口,你还真把自己当做茅山正统了?你不过只是一公良一脉,茅山五个分支,你连半数都不占到,更何况你还是一个谋权篡位的小人,公良一脉的真正传人都在我们这儿,你拿什么脸说自己是茅山正统?你这脸,就是二营长他娘地意大利炮都打不穿!”

    义虎话糙理不糙,更何况怼的还是今天的东家,众人不但没有感到不妥,反而都以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围观起来,就看姜云鹤会怎么应付了。

    姜云鹤的老脸气得通红,原本他还有姜少博这个心腹来分担,结果长生教废了以后,姜少博也隐居山林,不问世事了,他这个掌门,在公良一脉里的信誉越来越低。

    要是继续让义虎闹下去,公良一脉的弟子集体叛变都有可能!

    姜云鹤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他想了想,胸有成竹地说道:“义虎,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自古以来,能者居上,你们新茅山不过才成立多久?又怎么能担当得起茅山的传承重任?我们公良一脉在百年祸乱的时候得以保存,已经是最好的证明,我劝你还是主动加入我们,不要给外人闹笑话了。”

    义虎冷笑一声:“比实力是吗?我义虎最不怕的就是打架,老杂毛,你这就下来,老子一百回合之内,不把你揍得哭爹喊娘,老子就不信义!”

    “胡闹!”姜云鹤心中郁闷不已,义虎还真是一条疯狗,得谁要谁,还死咬不放不知分寸的那种,不过他心中早有计划,所以说道:“一个门派的兴衰,不是一些老人能够决定的,重点还是门派新人,要比,还是让那些弟子们来比试比试!”

    姜云鹤知道新茅山才建立不久,招收的弟子再厉害,修道时间太短,也不可能是他们公良一脉这些从小就开始修炼的弟子的对手。

    毕竟新茅山里头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阎宁,姜云鹤还不至于害怕到那个地步。

    义虎哈哈大笑:“想以年份欺负人是吗?新茅山绝对不会畏惧对手!比就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