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茅山之阴阳鬼医 第六百七十四章 新仇旧恨【第二更】

时间:2017-10-25作者:鬼哭老朽

    “如此,甚好。  ”刑正点了点头。

    “但是,刑正,你可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事成之后,整个公良一脉,归我管。”姜少博冷笑道。

    “不会忘。”

    郝建撇了撇嘴,如果不是刑正不答应,郝建一定会下手杀了姜少博的。

    江紫桐说道:“父亲,阎宁的那位兄弟还在屋内。”

    刑正想了想:“带我去见他。”

    江紫桐领着刑正,背后跟着郝建等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一间茅草屋外,一名黑衣教士打开了房门,刑正向前两步,忽然犹豫了一下,转身对郝建说道:“郝建,你进去,把曹鹿给放了。”

    “放了?”郝建一愣,“曹鹿是阎宁的兄弟,有他在,阎宁一定会有所顾忌……”

    “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刑正说道,“你放他回去,让他给阎宁带一份口信。”

    ……

    当阎宁赶回粮草营的时候,发现粮草营上已经火光冲天,山谷内本来就缺水,此时大家只能默默地看着大火燃烧,却什么也做不了。

    “妈的!”阎宁见到这一幕,忍不住骂道。

    “张瑞!”

    阎宁喊了一声,张瑞很快就来到了阎宁面前,阎宁说道:“立即让所有人挖防火沟,免得大火殃及池鱼,对了,唐子轩呢?”

    “三爷!”此时苏艳的叫声传来,阎宁面色一变,连忙跑了过去。

    只见唐子轩倒在粮草营的后方,胸口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呼吸也变得极其微弱。

    “三爷,唐子轩被长生教的落尘袭击了!”苏艳喊道,“你快救救他!”

    阎宁立马蹲下身子,金针入体,封住了唐子轩的经脉,再一查看,顿时松了口气:“只是皮外伤,并无大碍。”

    “皮外伤?”苏艳皱起眉头,“伤成了这样,只是皮外伤?”

    阎宁也觉得很奇怪,以落尘的性格,能把唐子轩打成这样,应该不会再留活口吧?

    皮外伤对修道之人来说,就好像普通人割破手指头一般,稍微修养没几天就好了。

    阎宁从须弥戒中找到金疮药,不要钱般地撒在唐子轩的伤口上,唐子轩的脸色很快就缓和起来。

    此时姜武玦跑了过来,面色古怪地对阎宁说道:“阎宁哥,事有古怪。”

    “我知道,是内鬼,”阎宁冷冷地说道,“你白天才说粮草营是我们的弱点,晚上长生教便来袭,一定是有人给长生教通风报信!”

    “我指的不光光是这个,”姜武玦说道,“经过统计,今晚除了唐子轩以外,没有损失一名弟子,落尘仿佛只冲着粮草来,就算遇到阻拦,明明有能力杀死,却也只是打昏过去罢了。”

    阎宁听了,心头猛地一跳。

    这时,阎宁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拿出一看,竟然是上回阎宁在机场的时候见到的号码!

    “北面的树林,等你。”

    如果是放在过去,阎宁一定会想入非非,以为是什么空虚寂寞冷的美女来找自己了,可现在他自然不会这样想。

    他已经大概知道了是谁在发短信给自己了。

    “武玦,你们照顾好子轩,粮草的事情不要着急,我去去就来。”

    不等姜武玦回话,阎宁就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一路狂奔,根本没用几分钟的时间,阎宁就来到了山谷背面的树林中。

    “好重的阴气。”

    阎宁一进入树林,顿时忍不住皱起眉头。

    “落尘,出来吧,找我有何贵干!”

    阎宁的声音在树林中回荡,不一会儿,一个人影从天而落,黑色的破穹钉直指阎宁的脑袋!

    阎宁面不改色,心念一动,冥破刀顿时出现在了手中,此时闪躲已经有些困难,阎宁干脆将冥破刀横在身前,强行当下破穹钉!

    锵——

    刺耳的碰撞声响起,阎宁和落尘二人同时感觉虎口发麻,落尘向后倒飞,阎宁的两只脚也深深地陷入了土地里。

    站定身子,阎宁手持冥破刀,遥遥望着落尘。

    “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

    落尘摘下帽兜,干瘦的脸颊上毫无血色,此时他的嘴角却扬起了诡异的笑容。

    “怎么?这么着急与我新仇旧恨一起算?”阎宁玩味地说道。

    “不但要算,还要算个清楚,算个痛快!”

    落尘大喝一声,提着破穹钉再次冲向阎宁,阎宁也不甘示弱,当下念起了义堂白虎斩的咒语,一道白虎便朝落尘扑去!

    “来!”

    落尘势头不减,破穹钉凌空一划,一只黑龙便飞了出去,将白虎撞个粉碎!

    白虎消散,可黑龙只是身体稍微虚化了一点罢了,阎宁自然也不指望义堂白虎斩能够与落尘的黑龙抗衡,于是在发出义堂白虎斩的一瞬间,他便动了!

    九十根金针齐出,瞬间将黑龙包围,那一根根金针在天空中穿行,仿佛高度曝光下的萤火虫照片,黑龙发出一声低吼,竟然在九十根金针的作用下,土崩瓦解!

    落尘见此,不由得笑道:“看来那十八根金针对你的道行提升了不止一点半点!”

    “只是金针吗?”阎宁冷笑一声,“我自身的道行,也从来没有落下!”

    “洞達三境,照耀八荒。群魔屏斥,萬鬼滅亡。一揮自我,萬化之宗。急招北帝威神一掌破万邪!”

    一道掌影在半空中凝结,落尘的瞳孔中仿佛见到了千军万马,那股肃杀之气,就算是他都忍不住动容。

    “去!”

    阎宁猛地击出一掌,半空中的掌影顿时将落尘笼罩,与此同时,落尘高抬破穹钉,不退反进,竟然迎掌而上!

    轰——

    巨大的声响在山头回荡,与掌影比起来,落尘的身体仿佛就是大海中的一段飘絮,可就是这一段飘絮,竟然颠覆了整个大海!

    北帝神威咒被破,烟尘还没落下,阎宁和落尘就再次战到了一起!

    但这一次,他们都已经下了狠心,收起了自己的所有法宝利器,单单凭借两人体内的力量,仿佛要硬生生将对方撕碎!

    就仿佛电影中比拼内功一般,两人不要钱似的将体内的力量外放,在二人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团,而这个光团不断长大,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

    “落尘,你恨我吗?”阎宁咬牙喊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