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茅山之阴阳鬼医 第五百二十七章 治疗腾毅

时间:2017-10-25作者:鬼哭老朽

    修加运让开身子,指了指地道说道:“他们也才到不久,还带回来了一个半生不死走不动道儿的叔叔。”

    “那是你腾毅叔叔!”阎宁无奈,修加运这小子满脑子小聪明,也因此经常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阎宁暗暗在心中打算,他日若是真的收了这小子为徒,一定要让黄羽嫣前辈这样的大家闺秀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子,至少让他先学会尊敬他人。

    阎宁跟着修加运,一同跳下了地道,关上了地道门。

    令阎宁吃惊的是,这地道还别有洞天,四面八方都用铁板包围,空间竟然比地道外的小屋还要大上不少。

    若不是因为地道太过潮湿,不适合人居住,恐怕这儿将会是个不错的藏身地点。

    此时孩子们全都待在地道中,姜武与思思也坐在角落,一旁还躺着伤痕累累的腾毅。

    见阎宁回来,两人站起了身,紧张地问道:“阎宁哥,你没事吧?”

    “我倒没什么事情,”阎宁咧嘴一笑,“可你们俩就有问题了。”

    单纯的思思疑惑道:“啊?我们怎么了?”

    “你俩牵也牵了,抱也抱了,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呀?”阎宁用暧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姜武与思思。

    两人可都是雏儿,压根没有谈过恋爱,被阎宁如此直白地挑出来,两人羞得几乎抬不起头,更不敢看对方。

    周围的孩子们见到这一幕,忍不住一阵起哄,更是让姜武和思思尴尬到了极致。

    早熟的修加运更是奶声奶气地说道:“如果我爸没能回来的话,我就认思思姐姐做妈妈,武哥哥做爸爸!”

    此话一出,更多孩子应和起来。

    “喂喂喂,”躺在地上的腾毅无奈道,“这儿还有一个病人呢,拜托你们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正脸红的姜武和思思好像找到了可转移的话题,一左一右拽着阎宁到腾毅身边,说道:“阎宁哥,你快来看看腾毅的情况吧!”

    阎宁哈哈一笑,蹲在腾毅身边,问道:“怎么样,兄弟,你还好吗?”

    其实阎宁用了天山雪莲的粉末以后,腾毅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一些内伤令他无法动弹,腾毅也明白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也不着急。

    他故意装作一副痛苦的模样说道:“身体的痛苦不如心里的疼,你们刚才在一旁嬉笑打闹,却把我丢在一旁,哎,伤透了我的心。”

    “哦,”阎宁笑道,“那你再躺一会儿吧,我出去看看情况去。”

    “别别别!”腾毅顿时急了,“阎宁,我也喊你哥还不成吗?赶紧帮我治一治,这样能看不能动弹,太难受了。”

    阎宁重新蹲了下来,说道:“你这家伙,连个招唿也不打,就跟着安钥晨那傻丫头一起去调查长生教了,你们也不用脚趾头想想,长生教是你们能够随便进出的地方吗?这可不是美国大片里的007,长生教也不是电影里的那帮傻子。”

    腾毅听了,不好意思地说道:“谁知道长生教的人那么可怕……对了,钥晨她没事吧?”

    “放心吧,她没事,如今正和龙虎山的人在一块,你死了她都不会死。”阎宁答道。

    “你这叫什么话……不过她没事我就放心了,”腾毅松了口气,“你倒是快点医我啊!”

    阎宁点点头,粗暴地将腾毅从地上扶起来,疼得腾毅嗷嗷直叫,阎宁倒是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末了还说这是对腾毅贸然潜入长生教的惩罚。

    先前阎宁不过只是医好了腾毅的皮外伤而已,他的内伤以及体内多处骨折,还需要慢慢调理。

    阎宁先是采用放血疗法,在腾毅身上几个淤青严重的补位用金针割开了口子,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好在姜武与思思及时组织孩子们回避。

    之后便是接骨、化瘀等等。俗话说十指连心,腾毅的十根指头都被惨无人道地扭断,阎宁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起恢复,确保腾毅的手指不会留下太严重的暗疾。

    而腾毅从头到尾都咬着牙,忍着痛,甚至一句惨叫声都没发出来,可见他的忍耐力是多么的可怕,这一点令姜武自愧不如。

    医治腾毅,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最终精疲力尽的腾毅昏沉沉地睡去,阎宁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松了口气。

    “他怎么样了?”思思问道。

    “只要休息几天,就能痊愈。”阎宁从须弥戒中找出了几株疗伤药材,说道:“这几株药材,你能想办法帮我磨成粉末,然后熬成中药吗?”

    思思想了想,点头道:“没问题,现在只有我不容易被怀疑,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阎宁将药材交给了思思,可思思还没来得及出去,众人头上便传来一阵脚步声,大家不由得心中一紧,纷纷停下了动作。

    修加运低声安慰着身边的孩子们,让他们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仔细搜,任何角落都别放过!”

    粗暴的声音响起,杂乱的脚步从众人脑袋上掠过,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们会发现地道的入口。

    好在最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不一会儿,就听一位守卫喊道:“报告,这间屋子里没人!”

    “你们几个,在把这周围的房子都搜一遍,其他人,跟我去东区!”

    “是!!”

    阎宁听到有一队人马离开了小屋,独剩下大约三个人在小屋外头,他们并不急着搜查,似乎想借着这个空档偷偷懒。

    “哎,黄沙古城这么大,找三个连长相都不清楚的家伙,要找到猴年马月呀!”

    “你快别说了,要是被城主大人与贺大人听到了,铁定要像齐鲁大人一样,被关到一号行刑房去了!”

    “嘶……你这乌鸦嘴!想到一号行刑房我都直打哆嗦,那可是整个黄沙古城里最可怕的地方……”

    “据说前面几个触怒城主大人的,都被送进了行刑房,惨叫声三天三夜都没有断过,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