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84章 我就是那个变数

时间:2022-05-28作者:初醒

    我当场就傻眼了!

    病床上的熊兵是熊兵,那我背了个什么玩意儿?

    一时间,后背一麻,我猛地将背上的熊兵给扔地上。

    定神之后,我仔细一看,地上的熊兵不假,是真的熊兵啊!

    不放心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我蹲下地去仔细检查,先是拭擦他的呼吸,呼吸是有的。

    然后又弄这弄那的,一番下来,虽然他昏迷不醒,但是人绝对没错,而且就是熊兵本人。

    难不成病床上的熊兵是假的?

    这时,熊兵父亲稍微镇定了一些,他吞了吞口水,问我:“小师傅,这是怎么情况,你哪里弄来一个和我儿子一模一样的人?”

    我确定地上的熊兵是真的,随之说道:“这就是熊兵,病床上的怕是假熊兵!”

    “怎么可能!”他当场就愣住。

    熊兵母亲一听,急忙到病床前检查,抱着熊兵的脸揉了一阵。

    一番下来,她道:“这就是我儿子熊兵。”

    这……

    不可能俩个都是熊兵,其中必有一个是假的,我十分的笃定。

    仔细一想,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发现方东平用一张纸在熊兵的脸上将熊兵的五官给拓印下来。

    当时我不明白他要干嘛,现在,我明白了,他要做一个假的熊兵,然后把真熊兵给调包。

    肯定就是这样的,我背回来的这个才是真的熊兵,要不是我大半夜的逃回来撞到,这真熊兵可能已经被弄出奇门医馆,然后被杀了!

    确定自己的想法之后,我立即开启玄阴瞳观察病床上的熊兵。

    这一看,竟然是个稻草人!

    只不过他的脸上敷了一层和熊兵一模一样的脸皮。

    这稻草人被人祭炼过,算是邪物,有一定的自主行为,所以非常的像人。

    这个时候,我上前去,把床上的稻草人给拖了下来,扒开衣服,露出了身上的稻草。

    看到这一幕,二老当场傻眼了。

    “这、这、这……”

    熊兵母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将稻草人扔到一边,和熊兵父亲将熊兵抬到病床上。

    熊兵此时的情况十分不妙,玄阴瞳下,能看到他体内阴阳失调,魂魄散淡,显游离状态,一但让魂魄离体,那可能就得死人了。

    得赶紧通知人才行。

    不过,我可不敢离开。

    毕竟,已经确定是方东平没错。

    现在这个情况,熊兵没有去到指定的地方,方东平很快就会发现,为了避免方东平再次回来搞事情,我必须守着。

    于是,我让熊兵父亲去叫人。

    熊兵母亲渐渐定神之后,这才问道:“小师傅,你这是怎么了,弄得一身脏兮兮的。”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便胡乱说了一通,把他忽悠了过去。

    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忽然听到外面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砰~”

    突然,病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我当场就绷紧了神经。

    以为是方东平,但不是,却是刘法师。

    此时的刘法师那是一副捉鬼的架势,右手铜钱剑,左手黄符。

    而熊兵父亲一脸惊慌地盯着我。

    我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刘法师却是朝我喝道:“叶冥,你执念太深了,死了也要来救人,看在曾经也算是同事的份上,速速离开,本法师饶你这一次。”

    这……

    他奶奶的!

    敢情刘法师认为我已经死了!

    我一时哭笑不得。

    沉下口气,我没好气地上前:“你到底没有没点真本事?”

    “找死!”

    顿时间,他猛然将一张定身符贴在我额头上。

    “你大爷的!”

    我没好气地大骂,把额头上的符给扯了:“我是人,是人!我没死,你特么把我当鬼呢!”

    “啊!没死?”刘法事当场愣住。

    “你、你、你真的没死!”刘法事回神,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个水货!”

    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连我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

    他摸了摸我,确定我是人之后,一脸的尴尬。

    我可没时间和他废话,立即道:“熊兵差点被人给调包了。”

    说着,我指了指一旁的稻草人。

    “嘶~”

    他当场就倒吸一口凉气。

    随之便是一阵检查。

    相信这个事实之后,他猛然说道:“熊兵这一劫是人为!”

    我差点就说是方东平,不过,仔细一想,仅凭那天晚上方东平拓印了熊兵的五官也不能就断定是方东平所为,而且,他大可以不承认,总之,没有抓到现场,一切不好说。

    再说,他是医馆的名誉馆长,和龙家也有很深的关系,可能没有人愿意相信我。

    总之,此时说出来不太适合。

    于是,我暂时藏在心里,说道:“当然是人为,我逃回来之后,准备翻墙回宿舍,正好撞到被迷住的熊兵,要不是这个巧合,我早一步或者晚一步,熊兵肯定没救了!”

    这时,刘法师挑了挑眉,重重地道:“这特娘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变数!”

    我也立即就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我和他打的赌。

    我怎么没有想到,熊兵的变数竟然是遇到我逃回来,这也太神奇了。

    不过,终究是出现了变数!

    “哈哈!”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时,刘法师脸色特别难看。

    很快,馆长,钱大师他们都来了。

    敢情是为了我来的。

    看到我时,馆长和钱大师他们那叫一个意外和高兴,他们境界比较高,一眼就看出我没死。

    “小家伙,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钱大师上前,拍了拍我的肩。

    馆长上前道:“要是龙志金知道你没死,怕是要高兴得跳起来。”

    我尴尬地笑。

    不等到他们问我怎么逃回来的,刘法师便把熊兵的情况说了出来。

    钱大师和馆长听了之后神情无比的凝重。

    随后,馆长立即检查熊兵,做了一定的安魂措施,让熊兵的魂魄凝聚。

    这时,钱大师道:“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做这种事,此人道行不浅。”

    “哼,管他道行深浅,敢在奇门医馆搞事,绝不放过他!”

    馆长十分生气,立即就吩咐刘法师:“把这稻草人收好,摆好坛,定要让在背后搞事之后付出代价。”

    刘法师立即照做。

    我知道馆长要干嘛,这稻草人是方东平祭炼,以稻草人为媒介,便能用道法攻击方东平。

    不过,方东平道行可不浅,一但斗法,谁胜谁负可还不好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