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75章 怕什么来什么

时间:2022-05-28作者:初醒

    这个想法太吓人了,我自己都被吓得不轻,因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熊兵的生辰八字我知道,八字火重。

    如果挖他的心,岂不是火中火!

    我猛甩脑袋,心想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同时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熊兵一阵害怕,问我:“小师傅,你说我会不会出什么事,会不会真有人来挖我的心。”

    我自己都不敢确定,而且,我也不敢直接告诉他,不然,肯定会引起他的惊慌害怕,难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暗自沉下口气,我笑道:“梦而已,当不得真,而且,梦都是反的。既然你来到奇门医馆,那便安心听安排,一切都会没事。”

    他还是不放心的样子,忧心忡忡。

    我又是一阵安慰。

    把他的情绪安抚下来之后,告诫他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奇门医馆,这才离开。

    回到算命咨询部,我坐在柜台前发呆,就目前从熊兵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如果他这一劫躲不过去的话,那就跟他那个梦有关。

    但如果他好好呆在医馆里,我相信不管是鬼祟也好,还是邪师、恶道也罢,都不可能敢进入医馆来杀他。

    只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张法师他们不知道通过什么样的玄学手段断定熊兵活不过三天,这其中,就没有变数吗。

    我虽然相信会有变数,但却看不到变数在哪里。

    而目前我能做的,除了尽量不让熊兵出医馆外,其它的似乎没有着手点,或者说无能为力。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胡三下班回家,我在食堂吃过饭之后,找到沈远东,让他陪我去找钱大师,虽然不太愿意喝那种血,但昨晚答应他的事自然要做到,这是最基本的诚信问题。

    在实验小院找到钱大师之后,他早已经在等着我。

    “叶冥,你来了。”他声音很和蔼。

    这让我放松了很多:“钱老,我来了。”

    他点头。

    于是乎,没有废话,就如那天晚上一样,他拿着刀子去那幅古画放那女子的血,然后让我喝下。

    我也没有犹豫,直接就把血一口喝完。

    喝完之后,我有一种不太真实的错觉,竟然感觉这一次比上一次好喝,甚至有一种还想再来一碗的念头。

    这念头强到差点就直接问钱大师能不能再给我来一碗。

    而这也让我特别担心,这会不会上瘾?

    一但上瘾,会不会嗜血?

    我不知道,但隐隐害怕,害怕自己在不是人的道路上不能回头。

    有些不舍地将碗还给钱大师,他接过碗之后让我先别走,留下来观察半小时再说。

    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不然要是出什么事我和沈远东可处理不了。

    观察期间,一时找不到什么话题,我想到一个事,那就是方大师此人。

    按道理来说,龙家在背后资助奇门医馆,可以说龙家有事一般都会找奇门医馆内的人,但当时看我的时候,龙家或者说龙志金找的却是方大师。

    心有所想,我便随意问道:“钱老,你知道方大师吗?”

    “你说方东平?”他挑眉问。

    我不知道方大师是不是叫方东平,想了一下,说道:“前些天在龙家见到过,我不知道他叫不叫方东平。”

    “那自然是了。”钱大师笃定地道。

    在龙家出现过就一定是吗,我心头冒出疑问。

    钱大师继续道:“他是医馆的名誉馆长,龙家那边与玄门有关的事都是他在处理,平时也不来医馆,怎么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摇头,笑道:“没什么,就感觉他很厉害的样子,所以随便问问。”

    这时,钱大师用特别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道:“你最好少和方东平接触。”

    嘶~

    乍一听,我心头一愣,貌似这方东平有问题啊!

    深吸口气,我点头道:“不会的,我与他没什么瓜葛。”

    “那就好!”

    钱大师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便聊了少许,我感觉到眼睛有异常,不过,这次不痒不痛,也没有再冒烟,而是视力好了很多,我暗中观察沈远东和钱大师,他们神色平常,并没有发现我眼睛有什么异常。

    看来,这是内部的变化,只有我自己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发现。

    虽然表面上是视力好了不少,但内部有什么变化就不得而知了,我想试一试有什么变化,但又没试,毕竟在钱大师面前,还是小心为好。

    很快。

    半个小时过去,我并没有任何的异常和不舒服。

    请示钱大师之后,他也觉得半个小时过去没有问题,那便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过,他给我把了把脉,却是有些不满意。

    “怎么了?”沈远东问。

    钱大钱有些不解地道:“效果是有,但与我预想的有些差距。”

    “哦。”沈远东点头。

    我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大概是因为血的药效大部分被眼睛吸收的原因。

    “行,你们去忙吧,我研究研究。”钱大师思索着,似乎又要去研究那幅画去了。

    我和沈远东离开。

    出了实验小院,我把熊兵所有的情况告诉沈远东,包括我对方东平的猜测。

    沈远东听了之后一阵凝重,觉得我鲁莽了,变数这种东西,不是人为能创造的,除非是真的有变数,最重要的是,一但真是方东平所为,那肯定会引来杀身之祸。

    他的话让我特别凝重,刚刚钱大师也提醒过我,少和方东平接触,就证明方东平此人有问题,再加上给罗家守灵那晚上发生的事,方东平此人怕不善。

    沉下口气,暗暗祈祷与方东平无关。

    我们没有回宿舍,而是去住院部看熊兵。

    来到住院部,还没到熊兵所在的病房,便遇到俩人,一人是主任,另一人竟然是方大师方东平!

    看到方东平,我和沈远东当场就傻了!

    我一直害怕与他有关,一直祈祷与他无关,哪里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

    潜意识告诉我,这他娘的可不是巧合!

    要知道,刚刚钱大师还说过,方东平只是医馆的名誉馆长,平时都不来医馆的。

    然而,他竟然来了!

    如果这是巧合,那这巧合也太他奶奶的巧合了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