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74章 证明自己

时间:2022-05-28作者:初醒

    现在,熊兵已经办理住院,在奇门医馆住下来,这对他非常有利。

    他阴气入骨这事,我倒想到一个人,那就是钱大师,以钱大师那种能改善人体的血,应该能化解他体内的阴气,最起码也能慢慢改善,所以,我不太担心。

    至于熊兵厄运当头,这就麻烦了,鬼知道他会出什么事。

    我和沈远东正聊着,刘法师从住院部赶了回来,一副凝重的样子。

    不过,当他看到我时,却是笑了起来,并且主动道:“你叫叶冥是吧。”

    “是,问题吗?”我问。

    他笑道:“没问题,说来我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胡打乱说,钟小儿又怎么愿意跟我赌呢,是吧。改天钟小儿宴请大家吃饭的时候,我必定敬你一杯。”

    他虽然没有说得很直白,但每一句都透着对我的嘲笑。

    他哪里相信熊兵还有救。

    也对,如果觉得熊兵有救,他哪里又愿意和钟不休赌。

    不过,我说道:“说我胡打乱说,你不觉得早了点吗?”

    “哦,是吗?”

    他来了兴趣似的,说道:“这么说来,你相信熊兵还有救了?”

    “当然!”我非常的笃定。

    “哈哈!”

    他仰头大笑,随之道:“会点皮毛,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吗,小子,你太嫩了,这一行还够你学。”

    我说道:“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对,有些东西,随时都可能会变卦!”

    “哟哟哟!你还会起卦呀,看不出来,厉害,厉害!”他用这么假意的奉承来的讽刺我。

    我心有不爽,没好气地道:“别那么急着下定论,也别高兴得太早!”

    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那种不与傻子争论的神色,不屑地道:“憨批一个!”

    这话没有说得很大声,倒像是自语。

    他说完之后,却是转身离开,带着不屑与嘲笑,不屑与我争论什么。

    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第一次被人这么质疑,这么瞧不起过。

    大概是自己的虚荣心作祟,我在这时非常的想证明自己。同时,这也是为父亲证明,父亲的阴阳风水秘相绝对不会这么不堪。

    暗暗握紧拳头,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成功化解熊兵这场厄难。

    要想化解熊兵的厄难,就得知道是什么厄难或者说大体是什么情况,才能着手。

    熊兵既然已经主动找上门来算命,那证明他已经发现自己不顺,或者说出过什么事,这才导致他主动来的,不然,一个平平安安没事之人,是不会平白无故找人算命的。

    既然他出过事,那可以从他已经出的事着手。

    于是乎,随便和沈远东聊了几句之后,我便去住院部找熊兵。

    找到熊兵时,他已经安顿下来,此时病房里只有他一人,正在通电话,听起来好像是在与自己的家人讲述自己的情况。

    我坐在一旁,静静地等他打电话。

    听得出来,也看得出来,他非常的担心,甚至是有些慌乱,没想到自己的问题这么严重。

    一番之后,他打完电话,问我:“你有事吗?”

    我点头,说道:“我来是想了解了解你的情况。”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说道:“兄弟,你给我说句实话,我是不是特别严重,是不是没救了?”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赶紧安抚:“问题是不小,但不至于说没救,放心好了。”

    他显然不相信。

    不过,情绪没有暴发出来,慢慢被他控制下去。

    这时,我尝试问:“你怎么想着来算命呢?”

    他愣了一下,双手抱着头搓了搓,这才说道:“最近一段时间来,我特别不顺,做什么都做不成,特别是三天前,我和朋友出了车祸,说来也特别怪,我除了点皮外伤之外其它屁事没有,我那朋友却死了,这让我一直不自在,便想着来算一算命,看是不是今年流年走霉运,看看要怎么化解。”

    我就知道肯定出了事。

    不过,这让我为之一喜,俩人同时出的车祸,他朋友当场死了,而他屁事没有,这证明他阳寿未尽。

    不过,他不顺的话,大概与有个不干净的东西一直缠着他有关。

    而这似乎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毕竟,这看不到任何厄难的迹象。毕竟,要是有厄难迹象,他怕也活不成,和他的朋友一起死了。

    想到这里,倒让我犯难了。

    “对了!”

    这时,他突然道:“这件事特别怪!”

    “什么事?”

    我立即问。

    他露出恐惧的神色,说道:“我那朋友出车祸,送到殡仪馆,你猜发生了什么?”

    看他神色和所问的问题,我立即道:“发生了灵异事件?”

    他却是摇头:“不算是,但却是匪夷所思。”

    这?

    我好奇地道:“你直接说吧,发生了什么。”

    他道:“我那朋友的的肝不见了!”

    这!!!

    我被震惊到了。

    他继续道:“而且,好像是被人给割了,胸前一个血洞,看着好怕人,但却调查不出来。”

    嘶~

    这让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当时我们给罗家守灵的第一个晚上,就在棺材里发现多了一具女尸,而且那女尸的肾被人给割了。

    现在,他朋友的遗体被人割了肝。

    不会是有人做器官买卖吧?

    不过,我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毕竟,器官这东西必须要活体才行,不管是那女的,还是熊兵这朋友,都是死之后一段时间才被割掉的,器官已经不是活体,所以没用。

    如果不是器官买卖,那是什么呢?

    不对,是我自己想到胡同里去了,难不成是邪师所为?

    某些邪师修炼需要用人体器官?

    这个可能性比较大,过后我得问问沈远东看什么样的邪师修炼要用到人体器官。

    此时,想到邪师,我又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方大师。

    因为,给罗家守灵的那天晚上,他出现过,还把我和沈远东给支开,等我们回来时,那姑娘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那姑娘的肾,很可能是方大师给挖的。

    虽然如此,这熊兵朋友的尸体被人割了肝与方大师有没有关系,这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关系倒无所谓,要是有关系,那这方大师究竟要搞什么东西?

    我正思考着,熊兵又道:“对了,前天晚上我还做了一个恶梦,梦到我那朋友了,他哭着喊我快跑,有人要挖我的心,吓得我醒来之后,一晚上睡不着。”

    嘶~

    我暗吸一口凉气,这怕不是恶梦,是他的朋友托梦给他呀。

    这时,我突然想到,五行肾为水,水生木,而肝五行属木,木又生火,五脏之中,心五行属火!

    这是有关联的!

    难道……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地发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