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58章 打了起来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这是现身了吗,上去看看!”

    陈不凡抖了抖身子,打起精神,一副大干一场的模样。

    沈远东也撤掉了那三炷香,一是对方已经现身,二是他必须帮陈不凡,毕竟不知道陈不凡能不能应付。

    我的话,就只能拿着蜡烛给他们照明了。

    来到三楼。

    也是走廊尽头洗手间的位置。

    此时歌声越发清晰,就是从洗手间那里传来的:“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

    我们来了,她还在若无其事地唱。

    “孽障,速速现身!”

    陈不凡朝着走廊尽头大吼。

    然而,对方根本没有现身,而且还是不理会我们那种,一直在唱着歌!

    陈不凡疑惑了:“你们看到了吗?”

    “没有!”

    我和沈远东同时摇头。

    陈不凡握紧手中的桃木剑,左手捏了一把铜豆子,小心翼翼往前。

    我们跟在他后面。

    我大气都不敢出,精神高度紧张。

    来到走廊尽头,还是没看到唱歌的女子,不过,可以确定歌声从洗手间里传出。

    我隐隐有些不安。

    唱歌的女子肯定已经知道我们在外面,但她还继续唱歌,这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不怕我们,这样的一个亡魂,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陈不凡按了按门旁边的电开关,没用,洗手间里亮不起来。

    他示意我上前一点,又示意沈远东注意,他准备破门。

    我和沈远东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他深吸一口气,砰地一声,一脚把门给踢开。

    门开的第一时间,一把铜豆子扔了进去。

    而这时,歌声戛然而止。

    我瞪大了眼睛借着烛光往洗手间看,什么也没有看到。

    陈不凡冲进洗手间转了一圈之后出来,非常的不爽:“奶奶个凶!没看到!”

    “她不跟我们正面冲突,这可不好办。”沈远东凝重地道。

    陈不凡没说话,一时也没有手段,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

    我感觉到头顶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弄得我的额头有些痒,我下意识伸手去摸,是头发!

    怎么会有头发呢?

    心里疑惑,我抬头往上看。

    嘶!

    天花板上竟然倒悬着一个头,长长的头发垂下来,刷到我的头,而且,长发中露出一张惨白的脸,脸上有一双鼓出来的大眼睛,布满了血丝!

    这一幕,我当场就崩溃了,腿一软,直接就栽倒在地上,内心极度害怕,被吓得不轻,说话都说不出来,哇哇瓜瓜地说不出口,反而导致牙关打颤。

    “叶冥,你怎么了,脸色都青了!”

    沈远东赶紧拾起掉地上的蜡烛,急忙问我。

    我要说话,但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轻抬手,指头顶的天花板。

    见此,他和陈不凡抬头看去。

    “什么都没有啊,怎么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陈不凡没好气地道。

    “我也没看到什么。”沈远东十分疑惑。

    此时我看去,不见了。

    但是,刚刚我确实看到了,怎么回事?

    沈远东掐诀,在我的左右肩上拍了几下,让我阳火旺起来,刚刚被吓得阳火都快灭了。

    渐渐地,我有所好转。

    沈远东将我扶起,我腿还有些软,他只好扶着我。

    陈不凡急得磨牙,说道:“先下一楼去,想想办法再说。”

    随之,我们下到一楼大厅。

    沈远东直接揭开沙发和茶几上的白布,把蜡烛放在茶几上,扶我坐沙发,让我慢慢回神。

    “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她找出来?”陈不凡问沈远东,我在眼前来回踱步。

    沈远东摇头。

    一时间,他们二人束手无策。

    突然。

    陈不凡猛然回头,看向二楼楼梯口:“别跑,我看到你了!”

    我顿时一惊,放眼看去,并没有看到什么。

    面陈不凡二话不说,自己点燃一支蜡烛,追上了二楼。

    “你小心点!”

    沈远东提醒,他没有第一时间去帮陈不凡,毕竟我这情况,他肯定要保护我。

    “你再躲啊!”

    只听陈不凡在二楼大吼,似乎是找到了。

    突然!

    二楼一下子暗下来!

    这证明陈不凡的蜡烛灭了,这是遭遇到了,我和沈远东看着二楼上面,十分紧张,不知道陈不凡打不打得过。

    随之,二楼传来砰砰砰的声音。

    “不会吧?他这是收鬼,还是和鬼打架?”我不解地问。

    沈远东凝重地道:“打架也是收鬼的一种过程。”

    “啊~”

    突然,陈不凡一声惨叫,吓得我浑身一紧。

    他打不过!

    “不好,他吃亏了!”沈远东一阵着急,想去帮忙,但又没有去。

    “老子跟你拼了!”

    只听陈不凡怒吼连连。

    “要不,你去帮帮忙。”

    担心陈不凡出事,我提议。

    “那你自己小心点!”

    沈远东说着,赶紧跑上二楼。

    然而,他还没上二楼,就听到陈不凡大喊:“救命!救命啊!”

    完了!

    我的心顿时就沉了下来,陈不凡不会要被弄死吧,我紧张不安地看着二楼,暗自替陈不凡担心。

    突然。

    我后背发凉,好像有人在我背后,吓得我瞬间缩脖子。

    鼓起勇气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

    刚刚的感觉特别的真实,不像是错觉。

    我不安了,不敢一个人在一楼,我想上二楼找他们。

    就在我准备起身时,这感觉又出现,我浑身发抖,心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谁?”

    我大吼一声,提起胆子回头看去。

    昏暗的烛光下,一团黑影飞快地蹿进一张盖桌子的白布下去,我清楚地看到那张白布还因此而飘动了一下。

    但没看清那团黑影,不知道是小猫还是小狗。

    我气得不行,心想不知哪来的野猫野狗,可把我吓惨了,当即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了过去。

    砰地一下,却没有把那东西吓出来。

    跑了?

    我疑惑,没看到啊。

    突然,我瞬间想到什么,不管是猫还是狗,在晚上它们的眼睛都会发出绿幽幽的光,便于夜视,但刚刚我并没有看到类似的眸光。

    难道那东西不是猫也不是狗!

    那会是什么?

    我不知道刚刚那团黑影是什么,当场就慌了,不敢再呆在一楼,立即拿起茶几上的蜡烛赶紧上二楼。

    但就在这时。

    只听二楼响起唉哟一声痛吼。

    抬头一看,陈不凡从二楼摔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