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57章 有人在唱歌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仿佛触电一般,吓得我跳到沈远东身旁。

    “孽障!”

    陈不凡大吼一声,晃着手里的香冲上来:“本师在此,还敢作妖!”

    这时,沈远东再次点燃蜡烛。

    然而,他还才动打火机,却是突然扭头。

    吓得我后背一紧,也跟着扭头。

    身后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看到。

    沈远东赶紧用打火机点燃蜡烛。

    然而,还不等蜡烛的光照开来。

    呼地一下,一口阴气吹过,蜡烛又被吹灭了!

    “该死的,跟胖爷玩心跳是吧。”

    陈不凡说着,立即掐诀结印,口念咒语:“天地阴阳,五行流光,天为乾,地为坤,阴阳五行定乾坤,千邪不破,万邪不解,定!”

    咒毕,他放诀打在蜡烛上,告诉沈远东:“再点!”

    沈远东再次点燃蜡烛。

    随之,阴风又起。

    不过这一次,烛光根本不受影响,渐渐放亮。

    有了光亮,多多少少松了点气。

    我们四下环顾,什么也没有看到。

    一时间,也无法将其找出来。

    “阴魂不散,这种最难缠!”沈远东凝重地说道。

    “可不是吗。”

    陈不凡骂骂咧咧地对着空气大吼:“有本事出来干一场,干不过算老子不行。”

    没有任何回应。

    这情况,也是一阵头痛。

    “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赵不凡问道。

    我不会道术,自然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倒是沈远东说道:“我来试试。”

    “好,赶紧把这死鬼给找出来,我要打他下十八层地狱。”赵不凡十分不爽。

    于是乎,沈远东把蜡烛给我,从赵不凡背包里拿东西,点燃三炷香,然后每一炷香穿了一张纸钱,也是噼里啪啦地念起咒语,同时往西方拜了三拜。

    “天明明,地光光,天地玄黄,阴阳开张,太上老君赐神方,赐下三把天罡火,照亮乾坤,照亮阴阳,邪魔鬼祟无处藏!”

    咒毕,沈远东立即松手。

    这一下,三炷香的香头本是火星,此时竟然冒起火焰,而且稳稳地飘在空中。

    沈远东嘴里噼里啪啦地还在不停念着咒语。

    这个时候,三炷香开始在空中旋转摇曳,正在寻找阴魂所在的位置。

    “这一手可以啊!”陈不凡露出喜色,十分认可沈远东的道术。

    突然,三炷香猛然指向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

    “在那边!”

    赵不凡一马当先,直接就冲过去。

    沈远东立即跟上,三炷香也在空中飘着,离沈远东不远不近。

    我在最后照明。

    来到房间之后,是洗手间,此时门关着。

    陈不凡尝试从外面的开关开灯,但洗手间里的灯亮不起来。

    “小心一点!”

    陈不凡提醒,用力扭锁,直接把洗手间门给打开。

    我神经绷得很紧。

    不过,没什么东西跑出来,也没有发生任何情况。

    而此时,三炷香依然指着洗手间。

    陈不凡不知道是本身胆子大,还是仗着我们在,一点也不虚,果断进入洗手间。

    我和沈远东只能跟上。

    洗手间不大,有马桶,有浴缸,有沐浴区,有洗手台,除了这些看得见的,其它什么也没有。

    而且,没有一丝阴气。

    “你这不会不灵吧?”陈不凡怀疑沈远东。

    沈远东没说话,他也有些不确定。

    这时,我感觉到不对劲,晃了晃蜡烛。

    突然,我的目光落在洗手台上的镜子里,定眼一看,竟然有四个人!

    在我们的身后,有一个披着长发的脑袋,吓得我炸毛,一阵凉意袭遍全身!

    瞬间大吼:“身后!在身后!”

    一时间,他们二人也被吓得不轻,均是跳起了起来,猛然回头。

    我也跟着回头。

    乍一看,身后是洗手间门,门外的走廊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你眼花了吧?”赵不凡问我,带着疑惑。

    我紧张地道:“刚刚我在镜子里看到她,就在我们身后,披着长发!”

    “镜子里?”

    这时,我们又往镜子里看。

    嘶~

    顿时间,我们连连后退,慌得挤在一起。

    此时的镜子上,竟然有一只血手印,十分鲜红,而且还在流血,五个手指,五道血水,沿着镜面往下流,十分惊悚!

    “咕噜~咕噜~”

    又在这时,浴缸里有冒水的声音在响。

    我紧张得不行。

    “你照一照!”陈不凡提醒我。

    我用蜡烛照向浴缸。

    嘶~

    浴缸里竟然一片鲜红。

    是血!

    血水越来越多,很快就漫了出来!

    这一幕,吓得我们一窝蜂跑出了洗手间,站在走廊上,一个个惊魂未定。

    而这时,悬在空中的三炷得剧烈抖动起来,依然指着洗手间。

    “他奶奶的,就在里面!”

    陈不凡大吼,但这一次,他没有冲进洗手间,也有些怕了。

    等了少许,血水并没有漫出洗手间。

    “哼,幻觉!一定是幻觉!”

    陈不凡说着,抓出一把铜豆子扔进洗手间。

    “嗞嗞嗞嗞~”

    顿时间,洗手间里响起一阵硫酸腐蚀金属的声音,而陈不凡摆开架势堵在门口。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来,死死地盯着门口。

    然而,一直不见动静。

    少许,洗手里的声音也消失了。

    “不出来?”沈远东问。

    “不知道。”

    陈不凡摇头。

    想了一下,他又抓出一把铜豆子扔进洗手间,能听到铜豆子叮叮咚咚地散落一地,但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不在了!”陈不凡说着,稍微松了口气,但同时又疑惑起来。

    沈远东挑眉:“她能去哪里?”

    “不知道。”

    陈不凡说着,又探头进洗手间观察。

    似乎没有问题,示意我上前照亮一点。

    我来到门口,往里面照明。

    这个时候,镜子上的血手印不见了,洗手间里干干净净,浴缸里也没有血水,之前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妈德,果然是幻觉!”陈不凡愤愤不平。

    沈远东则是凝重地道:“看来,对方死得很惨,不然也会有血手印和血水。”

    “嗯!”陈不凡点头。

    这个我知道,鬼魂一般都有天生自带的法术或者说能力。

    比如饿死鬼!

    被饿死鬼缠住的人会感觉特别的饿。

    给人一种强烈的饥饿感,就是饿死鬼天生的自带的能力。

    比如冻死鬼,死时被冻死的,被其缠住,就会特别的冷。

    所以,这洗手间里的家伙死时不但见血光,而且还是很惨的血光,才能弄出这些幻觉。

    得知是幻觉,陈不凡咬牙切齿地说道:“真是憋屈,对方不现身,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可我想不通他是怎么从洗手间出去的。”

    沈远东没说话,他不明白。

    我就更不知道了。

    突然。

    我隐隐听到我们所在位置的头顶上方,三楼上好像有声音,我赶紧道:“别说话,听三楼!”

    他们立即安静下来。

    果然有声音。

    乍一听,有个女子在我们的头顶唱歌,歌声十分的凄美和哀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