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53章 救人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爸!”

    罗永富三个儿子异口同声地大喊,就要跳河去拿尸体。

    “别乱来!”张法师大吼提醒。

    随之,众人拉住了他们。

    “爸啊!”

    三个儿子跪在河岸上,急得泪流满面。

    寸头中年人立即对张法师道:“大师,你快看看要怎么拿尸体。”

    “不急,等我先看看。”

    说着,他便拿出一个阴阳罗盘开始捣鼓起来。

    少许,他凝重地道:“怪了,河里竟然没什么危险!”

    众人不语。

    我则是疑惑了,听他这话,似乎要有什么危险才正常一样。

    这时,寸头中年人更是语出惊人:“不是被报复?”

    这话已经很显了,罗永富之死果然有问题,很可能是被索命,当年也有一段仇怨,而且与这条河有关,不然罗永富可是镇上人,也不会死到这河边。

    当然,不知道是死在河边还是河里,总之,与这条河有关。

    张法师思考少许,问众人:“有水性好的没有?”

    众人沉默,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站出来。

    我和沈远东躲在众人中间,我是不会水性,不知道沈远东会不会,但就算会,也不敢下河拿尸体。

    一是不知道水有多深,二是万一有什么情况,被拉下河里,还不被淹死。

    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就在这个时候,林小小跳出来说道:“叶冥,你去。”

    我差点就骂人了,居然喊我去。

    这明显就是整我,明摆着这么来,我要是再忍,那真是觉得我好欺负,我没好气地反问:“你咋不去呢?”

    “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去?”

    她竟然还有理了。

    我冷声道:“我又不会水性,你想害死我啊。”

    “你不听安排吗?”她反而质问我。

    哼!

    安排。

    安排个毛线。

    不过,我冷笑起来:“可以啊,我听安排,但我一个人肯定不行,得要人配合。这样,你配合我,我们一起下水去拿尸体,你不配合,那就免谈!”

    “你……”

    她顿时就哑火了,脸色特别难看。

    被我们这么一闹,就更没有人愿意下河。

    罗永富仨个儿子哭哭啼啼。

    最后,寸头中年人说道:“要不就麻烦点,先弄个木筏再下河救人。”

    这个主意大家都赞同,于是便开始行动。

    一番之后,找来木头和野籐,弄了简易木筏。

    张法师肯定是要带头去,寸头中年人表示愿意去,最后,一名光头汉子站出来和他们一起。

    如此,三人坐木筏下河,朝河中央的石头划去,我们纷纷用手电给他们照明。

    倒也顺利。

    很快,三人接近了石头。

    于是乎,张法师和中年人跳上石头,光头汉子在木筏上接应,准备将罗永富的尸体搬上木筏。

    然而,只见张法师二人七弄八弄的,就是没把尸体弄上木筏。

    “怎么回事啊?”岸上有人放声问道。

    河中央传来中年人的声音:“我们搬不动!”

    这!!!

    竟然搬不动,这可是怪了。

    毕竟,之前张法师就用阴阳罗盘检查过,河里没危险,也就是说没有不干净的东西,现在怎么会搬不动呢?

    “啊~~~”

    突然,一声尖叫把我们吓得绷紧了神经。

    定眼一看,罗永富的尸体竟然诈尸,掐着张法师的脖子将其摁在石头上。

    中年人吓得跳下河里,扑通扑通往岸上游。

    而在木筏上光头汉子吓得拼命放岸边划来。

    这情况,可把岸上的人们搞着急了!

    林小小急得说道:“叶冥,沈远东,你们赶紧去救张春。”

    这情况,哪里还敢去。

    我们默不作声。

    “总不能见死不救啊!”林小小急得都快哭了。

    我心想,关我屁事。

    之前不是整我们吗,现在出事了又要我们去救,把我们当冤大头吗。

    反正我不愿意,一是不会水性,二是没有道术,去了就是送人头。

    沈远东也不去,也不接林小小的话,就像没听到一样。

    “你们回去救人啊!”

    有人朝中年人和木筏上光头汉子喊。

    二人被吓得惊慌失措,跑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回去救人。

    “啊~”

    又是一声尖叫。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张春张法师那里已经是凶多吉少,这边,正在游水的中年人不知被什么东西拉住还是干嘛,拼命的扑水。

    “救命啊!救命啊!”

    中年人惊慌大吼,扑哧扑哧地呛了几口水,好在水性不错,不然可能已经淹死了。

    所有人都急得半死,但又没谁敢救人。

    “二叔!二叔!”

    这时,罗永富三个儿子急眼了,没有人救,他们三一起跳下河去救他们的二叔,也就是寸头中年人。

    “你们真的见死不救吗?”

    见没有人去救张法师,林小小急得眼泪打转。

    沈远东说道:“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再说,张法师道术高深,应该没问题。”

    “我求你们了!我求你们了!”林小小急一阵祈求,眼泪都哭了出来。

    这个时候,沈远东不知道是不是见不得女生流眼泪,发了善心,问我:“敢不敢去救?”

    我摇头:“不太敢。”

    此时,划木筏的光头汉子已经到岸,惊魂未定地跑上来,整个人被吓得脸色煞白,魂不守舍。

    沈远东则是道:“乘木筏去救。”

    “对对对。”林小小赶紧道:“我求你们了,之前有不是的地方,我给你们赔礼道歉,求求你们赶紧求求张春。”

    见林小小一把鼻涕一把泪,又给我们道歉,我还是心软了。

    和沈远东对视一眼,也没说什么,便迅速跳上木筏,划向河中石头。

    这个时候,罗永富的三个儿子正在救他们二叔,不知道什么情况,似乎遇到了阻碍。

    不过,我们可管不了那么多,救张春要紧。

    很快。

    奇怪的事发生了,在快接受石头的时候,不管我和沈远东怎么用力划,木筏都无法再进半分。

    出现这诡异的情况,我的心立即就悬了起来,撞邪了吗?

    “怎么回事?”我问沈远东。

    他没说话,左看右看,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只见他立即起诀,然后往水里打。

    然而,什么反应也没有。

    我使劲划,还是划不动。

    “怕是卡到暗石了吧?”我疑惑地问,毕竟,有时候也不一定就是撞邪。

    沈远东觉得有道理,立即到木筏前面,蹲下去用手摸探。

    检查一番,他不解地道:“没有卡住任何东西啊。”

    这就怪了!

    “啊~”

    突然一声尖叫,沈远东扑通栽入水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