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45章 夜半哭声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这个时候,再不明白那真就是傻子了,敢情这已经不是穿小鞋,这是故意坑我们,把我们往惨里坑!

    我和沈远东非常的不愿意,但已经来了,只能硬着头皮顶住。

    下车之后,张法师他们便开始布置,准备开坛做法超度。

    棚布搭建的灵堂中央,前后摆了两条长凳,凳上停了一口黑漆漆的老棺材,棺材前的桌上,摆有遗照,死者是位男性,年龄不大,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死者家属和死者亲戚不多也不少,一共有二十多人,挤满了不大的灵堂。

    五百块钱是真不好赚,开坛就得哭一场,我和沈远东带着孝布跪在棺材旁边,张法师他们开坛之后,锣鼓声,钵声,海螺声响起来,这时我们就得哭了。

    第一次做这种事,我和沈远东哪里哭得出来,只是埋着头呜呜呜地做样子,一边假哭一边烧纸钱。

    突然,眼神一凛,在棺材底卡槽缝里,我竟然看到一颗悬着的红色液体。

    尸水?

    心里不确定,我悄悄示意沈远东。

    他看到之后也是一愣,然后趁烧纸钱时探头观察,还用鼻子嗅了一下,随之面露惊色。

    因为声音太吵,他悄悄说了一个字,虽然听不清楚,但看口型,是血!

    这让我紧张起来,怎么会有血从棺里渗出来?

    这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我和沈远东也不敢声张。

    超度这种事,得看死者家属的意愿,舍得花钱,那就可以超度五天七天的,甚至九天,舍不得花钱就是一天的事。

    这家就一般,超度三天。

    一共十一场法事。

    开坛一场。

    到了十点之时,又做第二场。

    一场在一个小时左右。

    做完第二场,已经十一点多。

    这个时候,死者家属和张法师他们便准备回去休息,留下我和沈远东守灵。

    张法师和死者家属千交代万交代,让我们保持香火别断。

    一番之后,所有人走了个干干净净,四周安静下来。

    灵堂离河岸十来米,河岸边的水草里,能听到一些夜虫叽叽叫。

    沈远东看了看引魂幡得知,死者叫罗永富,三天前夜里死的。

    至于怎么死的,不得而知。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死了三天,不可能还有血水,即便是有,也是尸水,所以,这很不正常。

    这让我和沈远东莫名害怕,生怕会出什么问题。

    不过,一直到零点过后,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就在我和沈远东都放松下来之时,却隐隐听到河边有声音。

    “什么声音?”我问。

    沈远东打起精神,他胆子比较大,走出灵堂去听。

    听了之后,他面露惊色:“河边好像有个姑娘在哭!”

    “啥!”

    我当场就紧张起来,大半夜的不说,这里还有灵堂,我和沈远东两个大男人都害怕死了,竟然有人跑来河边哭,这非常的不正常。

    吞了吞口水,我道:“你有道行,要不你去看看,顺便把她赶走,听起来怪不舒服的。”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行吗?”

    乍一听,看着黑漆漆的棺材,想着棺底有血水,我立即摇头。

    他道:“管她哭不哭,我们别出去。”

    “好。”

    我点头。

    然而,渐渐地,那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同时越来越凄惨:“我好饿,我好饿啊!”

    我听了怪不舒服,心生害怕。

    “怎么回啊?”我问沈远东,不由得挨近他。

    他要比我镇定一些,但一时拿不准是何情况。

    突然。

    “我好饿啊!”

    声音就在我们身后,隔着一层棚布,吓得我后背一紧,瞬间跳了起来。

    “滚开!”

    沈远东跳了起来,朝着外面呵斥。

    “我好饿啊!”

    声音还在响起,同时,有指甲抓棚布,棚布被抓出深深的印迹,随时会把棚面给刺破。

    我吓得不行,不由得抓紧沈远东。

    沈远东也急了,手上立即起了一个诀:“乾坤无极,太上敕令,破!”

    一诀打在指甲印迹上。

    “嗞~”

    顿时就冒出一朵黑烟。

    “滚~”

    沈远东再次呵斥。

    然而,虽然没有再抓棚布,但声音还是在响:“我好饿,我好饿啊!”

    “这~”

    沈远东十分凝重,脸色难看。

    这时,我想到什么,急忙把坛上的一碗水饭泼出灵堂外面,大喊:“吃了赶紧走!”

    这个时候,“我饿了”的声音这才消停下来。

    松了口气,心想她吃完赶快离开。

    过了几分钟的样子,一点声音也没有,我不确定地问沈远东:“那姑娘走了吗?”

    沈远东摇头:“这里是灵堂,而且大晚上的,又在荒山野岭的,气息混杂,不好判断,我也不知道走了没走。”

    不知道走没走,紧张的神经一直绷着。

    又过了一会儿,再也没有响起那声音,我说道:“大概是来讨口饭吃的,吃完之后应该离开了。”

    沈远东点头。

    然而,还来不及松了口气,那声音又一声响起:“我好冷啊!我好冷啊!”

    神经瞬间又绷紧了!

    真是阴魂不散!

    这是吃饱了,又想穿衣服吗!

    真是得寸进尺。

    然而,沈远东收拾不了她,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要吃饭,倒是有水饭给她吃。

    但是要穿衣服,我们哪里找衣服给她穿?

    一时没有办法,我急得不行。

    “怎么办?”我问沈远东。

    沈远东告诉我:“这个没办法,她冷,肯定是因为死在什么地方,尸体处于阴冷的环境,要想她不冷,除非找到尸体,给尸体穿上寿衣,埋到不冷的地方去。”

    这是真做不到。

    “我好冷啊~”

    “我好冷啊~”

    声音在灵堂外面一直响,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在右边,一会儿又到后面。

    这是赖上我们了,似乎一刻就要进灵堂来。

    这时,我灵机一动,朝外面说道:“你先回去,明天我们给你带衣服过来。”

    “那我明天过来问问。”

    声音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响起过。

    我松了口气,终于把她忽悠走了。

    “明天真要给她带衣服啊?”沈远东问我,一脸的不愿意。

    我笑道:“嘴上是这么说,但明天打死都不来了。”

    “我还以为明天晚上还来。”沈远东也是松了口气。

    突然。

    “我好饿啊!”

    “我们好饿啊!”

    “我们好饿了!”

    一阵饥饿声在灵堂外面响起,竟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杵拐杖的声音,还有筷子敲碗的声音!

    我和沈远东当场炸毛。

    打发掉一个,却来了一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