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44章 穿小鞋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你不能杀他,你不能杀他!”

    龙可儿急得慌了神,直接威胁龙志金:“你敢找人杀赵天佑,我马上就死在你面前。”

    我和沈远东都被吓一跳。

    没想到龙可儿反应这么大,竟然以死相逼。

    然而,龙志金一脸冷漠,根本不受威胁,说道:“反正你也活不久,随便你。”

    “呜呜~”

    龙可儿威胁失败,无助地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梨花带雨。

    见龙可儿哭得特别伤心,龙志金于心不忍,想上前安慰,但又忍了下来,没有作出让步,下了狠心。

    他威严地说道:“你好好想想,是要赵天佑,还是要命。”

    说完,示意我们离开,让龙可儿自己一个人哭。

    出了龙可儿的小屋。

    龙志金对我道:“叶冥,可儿还小,不知道取舍,相信过段时间她能想通,会慢慢接受你的。”

    我点头。

    心想她不接受最好,要是接受了,以后弄出点火花,我还怎么对她下手?

    总之,我此行来龙家的目的,就是为了杀龙可儿凝炼她的魂魄来补我的阳命,她不要接受我,我反倒高兴,到时候我也能下得起手。

    这时,沈远东说道:“感情这种事,哪有一见钟情,好感都是接触之后慢慢产生的。”

    “对对对!”

    龙志金立即附和,说道:“叶冥你也不要灰心,慢慢来,不急于一时。”

    “嗯。”

    我点头。

    这时,龙志金思考着问沈远东:“远东,自从你师父走了之后,你就没来过京西,这几年在做些什么?”

    沈远东一阵苦笑:“前两年一直在山上,这两年下山之后,漫无目的,四海为家。”

    龙志金神情肃穆,说道:“飘了这么多年,一直飘着也不是个办法,如果你暂时没有人生规划,不妨来奇门医馆上班。”

    “这……”

    沈远东当场愣住。

    龙志金笑道:“你和叶冥一起,这样挺好。”

    我?

    上班?

    要潜伏进龙家,肯定要长时间呆在京西,然而,在没有得到龙可儿点头之前,没有一定的婚媒之约,我肯定没有什么身份呆在龙家,那样会很尴尬。

    所以,必先在京西落脚。

    要在京西落脚,在玄门医馆上班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而这大概也是龙志金有意的安排。

    我也比较有意向。

    不过,还得看沈远东怎么说。

    见沈远东没有立即表态,龙志金再次说道:“远东,你是有什么顾忌吗?还是说你有其它安排?”

    沈远东摇头,深吸口气之后说道:“师父已经走了快五年,这些年来一直飘流浪荡,四海四家,这种生活也确实厌倦了。

    人生确实需要有个规划,在奇门医馆上班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乍一听,龙志金顿时眉笑颜开:“太好了!太好了!”

    随之又问我愿不愿意。

    我自然是巴不得,当场就同意了。

    别提龙志金有多高兴,立即就带我们去找奇门医馆的馆长。

    馆长叫简有仁,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虽然只大龙志金几岁,但相貌上要比龙志金老不少。

    他寸头长衫,像个古代的郎中,一双眼睛十分精明。

    在龙志金说明来意之后,他表示没问题,立即给我和沈远东安排。

    因为我们刚来,对医馆不熟悉,所以简有仁给我们找了一位师傅,正是之前那短发姑娘,叫林小小,并交待林小小好好带我们,等到我们熟悉之后,再给我们安排具体工作。

    随后,便把我们交给了林小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龙可儿的原因,这林小小看起来不待见我们,说话阴阳怪气的。

    不过,我和沈远东堂堂男子汉,也不会和她一个姑娘计较。

    医馆里有各种各样的业务,捉鬼、驱邪、看风水、安慰神灵、超度亡灵、捞尸赶尸、看相算命,几乎所有与玄门有关的业务都接,分工明确。

    给我们简单地介绍完医馆业务之后,林小小便安排我们给张法师打下手。

    张法师主管超度亡灵,说白了,就是丧葬法师。

    而这张法师就和林小小不一样了,十分的热情,见我们给他打下手,笑道:“不愧是上面安排来的,这么好的事首先照顾你们。”

    乍一听,沈远东弄眉,问道:“什么样的好事?”

    我也来了兴趣。

    张法师说道:“你们第一天来还不知道,我们医馆有规矩,外出一次可是有五百块现金补助,相当于出差。”

    我去,竟然有这种好事。

    “还不错。”

    沈远东乐了,急忙问:“意思是我们外出接业务?”

    “不错!”

    张法师点头:“早上接到的丧葬业务,差两个哭丧守灵的,一会儿我们就出发。”

    啥!!!

    我和沈远东的脸顿时就绿了。

    还说是好事。

    这叫好事?

    这就是明摆着故意整我们。

    难怪这张法师这么热情,我以为遇到个好人,没想到跟林小小是一丘之貉。

    沈远东不解地问:“哭丧守灵不都是死者家属吗?”

    对啊,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张法师老脸绷了绷,挤出笑容,说道:“这有什么,死者家属有钱,人家乐意请人代劳,我们有钱赚,何乐而不为。”

    话是这样说,但怎么感觉他在敷衍我们。

    沈远东还想说什么,被张法师给搪赛过去。

    就这样,到了快傍晚时,我们跟着张法师一起出发了,同行的还有其它四人,五人一组,才能完成超度工作。

    等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脸又一次绿了。

    很远不说,而且不是在死者家中,是在一条河边,那种荒山野岭的河边,周围没有人家,最近的村落隔了一公里那么远。

    只见河边搭了一处临时的棚子,布置成灵堂。

    沈远东不解了:“一般来说,超度死人,灵堂都是设在堂屋里,城市人没有堂屋的话,都是在殡仪馆举行,而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大凶之死者,是不能进堂屋的。而就地设灵堂这种事,更是大凶中的大凶。”

    张法师笑了笑:“你懂得还不少嘛。”

    我立即就紧张起来,问道:“张法师,守灵就我和沈远东吗?”

    “难不成还有别人?”他反问。

    我险些无语,再问:“你们呢?”

    他道:“我们自然是负责超度,超度结束,我们回去休息。”

    “你们不留下来啊!”我慌了。

    张法师没好气地道:“我们又没有补助,为什么要留下来,疯了吗?”

    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