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30章 怪怪的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突来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我紧张起来,下意识搂紧韦玲双。

    “哼!”

    韦凤祥冷哼一声,十分硬气:“不服你也得忍着。”

    随之,他示意我走人。

    我也没管那么多,背着韦玲双原路返回,不过,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生怕下一刻就出什么事。

    不过,是我想多了,韦凤祥可是七星风水师,柳月夕都不是对手,一般没有什么东西敢不长眼,在韦凤祥眼皮底下造次。

    果然,我顺利离开,根本没有遇到什么阻碍。那道声音再也没有响起过,根本就惹不起韦凤祥。

    虽然如此,一路上也是心惊胆战的。

    我累得不轻,期间不知道休息多少次才回到家。

    将韦玲双往在床上,她的样子太吓人,要不是韦凤祥沉得住气,我真以为她已经是个死人。

    随之,韦凤祥便是一阵操作,又是化符水,又是施咒什么的。

    一番下来,韦玲双脸上渐渐恢复血色。

    见韦玲双稳下来,没有生命之忧之后,韦凤祥忧心忡忡地出了房间,出房间之后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我也没故意去听,反正感觉他挺凝重的。

    我在床边守着韦玲双,一点也不敢大意。

    韦凤祥这个电话打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回到房间。

    此时的韦玲双呼吸已经均匀,脸色基本恢复正常。

    见韦玲双已经没什么问题,韦凤祥让我去休息。

    折腾了一晚,又累又困,我便回房间休息。

    ……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经是中午,赶紧跑到韦玲双的房间去看,韦凤祥不在,不过,此时的韦玲双已经醒来,半坐在床上,脸色虽然已经正常,但精神非常的不好,有些萎靡。

    “玲双,你没事吧?”我急切地问,她这样子,还是很让人担心的。

    “没什么事。”她摇头,随之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刚想说出来,转念一想,她不知道,证明韦凤祥没对她说,既然韦凤祥不说,我也不能乱说。

    于是乎,我说道:“昨晚我出事,是韦伯伯救了我,我们回来时,发现你中邪,跑了出去,我们在一片树林里找到的你,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中邪?”她自语着,却是挑眉,一副什么也想不起来的样子。

    我赶紧道:“玲双,你精神不好,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好好休息。”

    她揉了揉太阳穴,沉了口气。

    少许,韦凤祥进入房间,看了看韦玲双,然后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们俩就呆在这个房间,除了上厕所,哪里都不能去,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

    说完,他拿出十二道陈旧的老黄符,分别贴在门和窗户上,确保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匆匆离开。

    虽然他没说会发生什么,但我和韦玲双都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韦凤祥似乎遇到什么什么特别的事。

    加上昨晚我和韦玲双都出事,心有余悸,此时自然是好生听从。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样,大中午的也没什么太阳。

    到了下午,天更是阴了下来。

    呆在房间里,和韦玲双聊着一些有的没的,想起昨晚的一切,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问:“玲双,你身上有什么秘密吗?”

    她意外地看了我一眼,却是反问:“我身上有什么秘密?”

    这……

    我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话题被我给问死了。

    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要说秘密,就是我有魂香,这一点你上次已经知道了。”

    我点头。

    可想着昨天晚上那个愤怒的声音,质问韦凤祥为什么还要护着韦玲双,这让我觉得有些扯蛋,怪怪的。

    毕竟,韦玲双是韦凤祥的孙女,他们要害韦玲双,韦凤祥保护韦玲双这是天经地义之事。

    可这天经地义之事却被那个声音的主人质疑,这就非常的不正常了。

    而且当时韦凤祥的态度此时想来,也是非常的意外:你不服气也得忍着。

    似乎他对韦玲双的保护更像是一种包庇。

    这就奇怪了,韦玲双犯了什么错吗,导致跟人有仇,所以韦凤祥包庇她。

    韦玲双看起来也不像犯什么错,而且,如果是她犯了什么错,惹了什么事她自己肯定知道。

    这时,我想起这家里只有她和爷爷,问道:“玲双,我一直没看到你爸妈,他们没在京安吗?”

    她脸上浮现一丝失落,说道:“我从小就没有爸妈,听爷爷说,我在几个月的时候,他们就死了。说是坐船出故事,坠江而亡,尸体都没找到。”

    这……

    我觉得自己命苦,没想到,韦玲双命比我好不了哪里去。

    “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

    她摇头:“这么多年来,早就习惯了。”

    我点头,心里却更加的疑惑,照她这么说来,她父母不可能惹到仇,而她自己也没惹到仇,那她爷爷为什么包庇她呢?

    还是说是我自己想多了?

    韦玲双有魂香,不干净的东西觊觎她,韦凤祥保护她很正常,至于包庇一说,怕是我自己的愚见。

    这时,韦玲双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我说道:“你突然问这些,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没有,只是随便问问。”我摇头。

    “昨晚发生了什么?”她直接问。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我假装一脸无辜。

    她半信半疑地看着我。

    我表现得很镇定。

    最后,她相信了我。

    虽然骗过了韦玲双,但对于韦玲双出事,我无比的疑惑。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老黄符飘了起来,像是有风吹一样。

    但,门窗关着的,根本没有风!

    我和韦玲双对视一眼,纷纷挑眉。

    我紧张起来,不由得问:“外面有情况?”

    韦玲双说道:“不用管,昨天吃了亏,今天不管如何都不能出去。”

    “嗯!”

    我重重地点头,今天说什么都不会出去。

    少许。

    “玲双,快开门,我是你爷爷啊,我来看你了!”

    是韦凤祥。

    我立即去开门。

    却被韦玲双叫住:“别开门,爷爷交代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出去,而且,不是爷爷的声音。”

    嘶~~~

    我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还真不是韦凤祥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