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29章 槐树下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我不是交代过她不要离开家吗,怎么搞的!”

    韦凤祥无比着急。

    我和他把家里全都找了个遍,任何角落都没放过,但还是有找到韦玲双。

    抱着一丝希望,韦凤祥打韦玲双电话,但却无法接通,希望破灭,这让韦凤祥越发着急。

    我也很着急,想到什么,我说道:“韦伯伯,我被迷走的时候她看到的,难不成她找我去了?”

    听了之后,韦凤祥摇头:“应该不是,她打电话告诉我你出事,我这才去找你,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出事。”

    “你出事是她告诉我的,她肯定知道我已经去找你,便没有理由再自己去找你。”

    这让我凝重起来,既然不是她主动离开家,便有很大的可能是像我一样被迷走,反正是不她自愿离开的。

    这时,韦凤祥四下检查起来。

    东看看,西看看。

    一番之后,他无比的凝重:“院墙上的幡被破坏过,玲双出事了。”

    “有人抓走了她?”我急忙问。

    “终究还是跑出来了吗!”韦凤祥神色非常的不好看,凝重到极点。

    这是我见他最凝重的时候,比我出事还凝重,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谁?”我下意识问。

    韦凤祥没回答我:“走!”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迅速跟上。

    虽然不知道韦玲双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起来,她身上也有秘密。

    很快,跟着韦凤祥来到棺材铺。

    铺子的大门关着的,韦玲双不可能回铺子来,再说,她应该不是主动离开家的,要是主动,她根本不会离开家,也没有理由来铺子。

    虽然不解,但我没说什么,只是跟着韦凤祥。

    进入铺子之后,径直来到后院。

    我以为他要给石棺下面的长明灯添油,但却不是,他绕着石棺走了一圈,然后警告:“你最好别乱来!”

    人?

    活物?

    这一刻,我眉头皱得紧紧的,难道说石棺里是人吗?

    但如果是人,或者说是活物,为什么又要点长明灯?

    不是活物,他为何又要警告?

    奇怪了。

    自从来到凤祥棺材铺,我就感觉这石棺不正常,现在看来,是真的不正常。

    石棺里并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声音。

    似乎是没发现韦玲双来这里,韦凤祥也不再管,而是匆匆离开。

    我继续跟上。

    韦凤祥虽然受了重伤,但走得比较快,我险些跟不上,知道他着急,我也没问东问西,默默地跟着,自己也挺着急的。

    韦凤祥心里像是有目标似的,离开丧葬一条街,往城外走去。

    现在已是零点过后,阴风阵阵,凉飕飕的。

    今天可是七月十五,要不是韦凤祥是七星风水师,可能早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少许,来到郊区,有一坐山。

    我们直接上山。

    上来时,我才发现,这是一座坟山,山上全是坟。

    这让我紧张起来,同时也疑惑连连,韦玲双会来这坟山吗?

    虽然她有一点点道行,但胆子不至于有这么大。

    退一步说,就算她有胆子,她为什么要来这坟山?

    如果是被动来的,那就麻烦了大了。

    想到这些,我一阵担心。

    来到半山腰一处小树林,这里特别的阴森,黑暗中,我看到一座孤坟。

    孤坟没有墓碑,就一个小土包,土包上长满了杂草。

    来到孤坟前,我浑身不自在,虽然没看到什么东西,但就是不自在,心里堵得慌,这种莫明而来的不自在让我产生了恐惧,不由得挨近韦凤祥,心想来这里干嘛?

    韦凤祥在坟头前检查一番,用手电仔细照了照,最后重重地沉下口气。

    “玲双没来过这里,怪了,她会去哪里呢?”韦凤祥自语,语气中透着着急。

    “韦伯伯,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忍不住问。

    他摇头:“这事一时说不清楚。”

    听起来很复杂的。

    我便没有再问。

    韦凤祥思考少许:“难不成去了那里?”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只见他走,我便跟着走。

    没有下山,而是上山。

    半个多小时后,翻过了山头,山这边的山脚下,有一个村子。

    不过,我们没有到村子里去,同样是来到半山腰处,然后穿过一处灌木丛。

    一路上,我发现韦凤祥似乎很熟悉,这大晚上的,他根本不用找路,仿佛曾经来过一样,这让我越发好奇韦玲双身上究竟有什么事?

    很快,前方开阔起来,没有了灌木,但却阴气森森,邪气很重,全身起鸡皮疙瘩,我不禁一个激灵,心想这是什么鬼地方。

    这时,韦凤祥用手电往前方一个地方晃。

    我看到,那里有一棵大槐树。

    槐树聚阴,滋生阴邪,难怪这里阴邪之气非常的重。

    突然,随着韦凤祥手里的手电光定格之后,我竟然在大槐树下的土埂脚看到一个人,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玲双!”

    韦凤祥大吼一声,立即往大槐树冲去。

    我心头一惊,怎么是玲双!

    她怎么跑到这里来磕头?

    惊疑间,我赶紧跟上。

    “孽障,滚!”

    只听韦凤祥怒吼。

    一时间,一道道阴邪之气冲散开去!

    有东西!

    来到大槐树下,跳下土埂。

    韦玲双似乎没有意识,我们来了她并不知道,还在不停地磕头。

    韦凤祥手上起诀,在韦玲双头顶敲了一下。

    随之,韦玲双一下子软下去,趴在地上。

    韦凤祥立即叫我将她扶起。

    我赶紧扶韦玲双,这一扶,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看到韦玲双脸色发青,七窍流血!

    当场就吓得我险些手滑,玲双不会死了吧!

    这个时候,韦凤祥猛然在韦玲双的双肩和后背拍了几下。

    随之,他松了口气:“还好及时,不然完蛋了!”

    说着,韦凤祥心有余悸。

    这意思是韦玲双没死,我也松了口气。

    韦凤祥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又盯着大槐树看了看。

    “走吧,先回去再说!”

    韦凤祥做出了决定。

    我体质弱,但韦凤祥受了重伤,不可能让她背,我只好背起韦玲双。

    然而,韦玲双竟然非常的重,重得有些不正常。

    突然!

    一道带着愤怒的声响起:“老家伙,你还要护她到何时!”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