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28章 一年期限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嚓!”

    两只玉指毫不留情地刺在我的眼睛上。

    “嗞嗞嗞嗞~”

    顿时便有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全身神经瞬间绷紧,吓得我紧闭双眼,颤抖得不行。

    “阴阳咒印!”

    白衣女子的声音在棺材中响起,带着不悦。

    “你爹真是好手段,可惜……”

    她话还没完,韦凤祥跳了起来。

    “哐啷!”

    韦凤祥用力一压,将阴缘棺的棺盖瞬间压落下来,与棺材合拢,盖得紧紧的!

    “小姐!”

    柳月夕着急的呼声传来。

    “哈哈~”

    随之便是韦凤祥的大笑。

    “可笑!”白衣女子非常自信,根本不把这当回事。

    我闭着眼看不到她,也不敢睁眼看,但我知道她就在棺中,悬在我上面。

    “嘭~”

    这时,应该是韦凤祥拍了一下棺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拍的,之前消失暗淡的金色符咒网瞬时亮起,我虽然没睁眼,但还是感觉到有光。

    “果然卑鄙!”

    白衣女子有些愤怒,非常的看不起韦凤祥。

    不过,她好像一点都不慌。

    我想睁眼看看,但又不敢,生怕一睁眼就被白衣女子把眼睛给挖了去。

    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感觉阴缘棺剧烈震动。

    我躺在里面,感觉像是地震一样,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十分紧张。

    而这时,外面想起打斗声,应该是韦凤祥和柳月夕打了起来。

    这让我一阵不安,之前韦凤祥吐了几次血,肯定受了重伤,这样的情况下,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打得过柳月夕。

    而此时的白衣女子似乎动用了大手段,我能感觉到上面有一团强劲的力量,随时会炸开来。

    突然!

    “打开玄关!”韦凤祥声音响起。

    玄关,应该就是当时韦玲双无间弄破的地方。

    这个时候,我也顾得那么多,慌乱中只得听韦凤祥的话,本能地往玄关那里按去。

    “嚓!”

    一按之下,玄关破了。

    瞬间之中,整个棺中金光大盛,虽然我闭着色,但金光太强,眼前映着眼皮上的血红。

    “卑鄙!真卑鄙!”

    也不知道白衣女子吃了什么亏,只听到她怒吼连连,不淡定了!

    “哈哈哈哈!”

    随之,外面响起韦凤祥的大笑,他似乎停止了和柳月夕的打斗。

    而柳月夕紧张担心的声音响起:“小姐,你有事吗?”

    白衣女子没有说话,棺材里静悄悄的。

    倒是外面传来韦凤祥的声音:“她没事,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已经和叶冥喜结连理,生死相连。”

    “啊~”

    柳月夕惊呼,十分意外。

    怎么回事?

    喜接连理!

    这一刻,我忽然明白过来,这可是阴缘棺啊!

    之前清纯姑娘就一直想用这口棺材,和她心爱的男人丧在一起,到了地下也能做一对夫妻。

    也就是说,我和白衣女子……

    “你该死!”

    白衣女子怒吼,不知道她如何施展手段。

    “轰!”

    阴缘棺瞬间炸开!

    我不禁一抖。

    不过,我能感觉到白衣女子已经不在我上面。

    “我杀了你!”白衣女子愤怒无比。

    我赶紧睁眼,阴缘棺已经四分五裂,炸成好多块,散落一地,只有我还睡在棺底上。

    慌忙之中,我赶紧爬起,便看到白衣女子扼住了韦凤祥的脖子,韦凤祥面露难受。

    “杀了我,你也改变不了一切,而你也不想自己的另一半是个瞎子吧?但你若不杀我,我能改变这一切。”

    韦凤祥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白衣女子好像犹豫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柳月夕问。

    白衣女子不语。

    这时,韦凤祥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叶冥之所以能与你结缘,因为他不是人。借助你的玄阴瞳,不光是为了让他看到这个世界,最主要的是继阴命。”

    “不过,我和叶洪自有安排,会让他做个真正的人,而当他成人了,你们之间自然解除连理关系。”

    沉默少许,白衣女子放开了韦凤祥。

    “够卑鄙!”

    不过,白衣女子挤出三个愤怒的字节。

    韦凤祥笑笑不语。

    随之,白衣女子出言警告:“给你和叶洪一年期限,明年七月十五,他要还不是人,你和叶洪都得死!”

    “一定一定!”韦凤祥连连应下。

    这时,白衣女了扭头对向我,虽然我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我能感觉到她在看我,而此刻的我,在她面前仿佛就是个透明,这让我十分的不自在,不敢看她,只得低下头去。

    “看着我!”

    白衣女子对我说道。

    我抖了一下,虽然不敢看她,但更不敢忤逆她,只好鼓气勇气抬头看她。

    依然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而这时,她屁指一弹,顿时就有两枚白芒光飙来。

    我想闪躲,但根本反应不过来,两枚白芒刷地一下进入我的眼睛。

    我害怕极了。

    不过,我的眼睛没出什么问题。

    随之,白芒一闪,白衣女子消失不见。

    柳月夕没说什么,飞入倒悬棺中,四个童男童女抬着棺材一跳一跳地离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柳月久和白衣女子消失后,现场安静下来,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韦凤祥绷紧的神经也在这一刻放松下来,他心有余悸地说道:“命啊!”

    “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不知道他为何有些一说。

    韦凤祥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解释道:“为了应对这俩个女子,我可是准备了好几天,却没想到会节外生枝,准备的手段基本没用上。”

    “要是你呆在家里不出来,她们找不到你,也奈何不得我,没这么惨。要不是我随机应变,急中生智,利用阴缘棺来这么一手,今天还真保不住你。”

    我沉下口气,真心实意地道:“韦伯伯,谢谢你。”

    “我和你父亲是好朋友,用不着谢。”他摆了摆手。

    虽说不用谢,但这份恩情我记在了心底。

    看到他神色不太好,精神也差,我赶紧道:“韦伯伯,我们离开吧,我扶你,你受伤太重了。”

    “没事,我还能自己走。”

    他并没有让我扶他。

    随之,我们离开。

    等我们回来时,韦玲双竟然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