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20章 又一个买棺人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我当场就被吓到了,心都提到嗓子眼来,手里的扫帚攥得紧紧的。

    “你说,不会是张强在里面吧?”

    我问韦玲双,除了是张强在里面,我想不通为什么为何会这样。

    要知道,昨天晚上张强可是把这阴缘棺给背走了。

    韦玲双并没有认同,而是凝重地盯着阴缘棺:“鬼才知道,里面是什么真还不好说。”

    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一时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下怎么办?”我问。

    韦玲双犹豫了少许,提起一口胆气,说道:“我不相信大白天的真能见鬼不成!”

    说着,她立即就上前去,有几分不服的心态。

    我咽了咽紧张的口水,还是跟上韦玲双,生怕她一个人应对不过来,担心她的同时,我的神经绷得很紧,更多的是害怕。

    来到阴缘棺前,棺材磕碰更剧烈了!

    “你要开棺吗?”我紧张地问,心想韦玲双你倒准备准备啊。

    韦玲双盯着棺材,看着棺材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虽然凝重,但最终还是说道:“开!必须开!我不信真是张强。”

    她决定要开,我可阻拦不住,只是提醒:“你小心点!”

    韦玲双没说话,双手直接放到棺材盖上。

    见此,我下意识抓紧手中的扫帚,扬了起来,做好准备。

    “我看看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韦玲双吼了一嗓子,借此提起胆子,上猛然发力,瞬间把棺盖给推开,与棺身错出一道口子来。

    这一刻,我紧张到极点,手里的扫帚几乎就是要打下来。

    然而,并没有任何东西从里面蹦出来。

    怎么回事?

    棺材还在晃动啊!

    韦玲双一心要看着究竟,再次发力,将棺盖推开一大部分。

    虽然紧张,但还有些点好奇,我立即凑上前去,往棺材里一看。

    棺里没有张强,但却有两个稻草人,其中一个奋力挣扎的,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吓得我差点没一扫帚捅下去。

    看得出来,两个稻草人一男一女,均是不大,不到五十厘米。

    不过,在男稻草人的头顶,赫然插着七棵大头针,而且他的双手手腕和双脚脚踝处,均贴有一张黄符。

    这一看就是被人封印。

    至于另一个女稻草人,则没有这些封印的东西,也没有挣扎什么,静静地躺在男稻草人旁边。

    此时的稻草人在挣扎,想要挣脱封印,正是这挣扎直接导致棺材晃动。

    看着一这幕,我庆幸不是张强,但同时又疑惑紧张起来,不由得问韦玲双:“这是怎么回事,这玩意儿不会伤人吧?”

    韦玲双定了定神,观察一阵之后说道:“我也不清楚,但应该是张强的家属弄的吧,不知道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张强父亲也没打电话来,真是怪了。”

    说着,韦玲双立即打电话询问张强父亲。

    一番下来,得知这稻草人是张强的替身,他已经将稻草人替身葬在了蝴蝶湾。

    韦玲双不解,问他为什么不将张强遗体下葬,而是用稻草人做为替身。

    张强父亲的解释是张强死的那天犯了四季天坑,时辰也非常的不好,犯了天煞,比重丧还要严重好几倍,非常的不吉利,不易入土,这才用稻草人替身。

    当韦玲双告诉他阴缘棺自己跑回棺材铺来时,张强父亲非常的震惊。

    不过,他表示棺材已经下葬,既然是自己跑回来的,那是韦玲双运气好,也不要韦玲双退钱,让韦玲双自行处理。

    交涉少许,韦玲双问他,一个稻草人是张强,那另一个是谁时,张强父亲被吓得不轻,说话结结巴巴的,他称只用了一个稻草人代替张强,并不是俩个。

    韦玲双称他在欺骗,明明是俩个,还有一个女稻草人。

    而张强父亲对天发誓只有一个,绝对没有弄两个稻草人替身,并建议韦玲双将阴缘棺和两个稻草人给烧掉。

    总之,一番下来,张强父亲也是怕了这阴缘棺,不想再沾染上半点关系。

    交涉完之后,韦玲双一脸的凝重。

    我也凝重无比,这太诡异了,阴缘棺自己回来不说,里里外外非常的干净,像是有人擦拭过一样。

    要知道,棺材可是已经葬下去,不可能不沾到泥土。

    这非常的说不通。

    但是,更说不通的是,棺材里面还多了一个女稻草人。

    阴缘棺发生了太多诡异之事,留着终究不放心。

    我对韦玲双道:“既然张强父亲建议烧掉,那我们就烧掉吧,一了白了,我不信把这棺材烧掉它还以自己还原。”

    韦玲双听了之后,思考一阵,告诉我:“先把这两个稻草人烧掉,至于棺材,等爷爷回来处理,他应该快回来了。”

    这样也行。

    随之,韦玲双拿出一张黄符,对着黄符下咒念咒语,随后贴在男稻草人眼睛处,这等于是蒙住他的眼睛。

    如此之后,男稻草人一动不动,终于不再挣扎。

    这时,韦玲双将两个稻草人一起拿出来,用一棵红线把他们缠在一起,拿到后院烧在墙脚。

    做完一切之后,我们照旧看着铺子,就等韦凤祥回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位客人,是个发福的中年人,挺着将军肚,秃顶,进入店里便打量起来。

    见有客人,韦玲双立即上前招呼。

    起初我也没有在意,反正我也不会介绍,也不知道价格,帮不上什么忙,就让韦玲双自己谈。

    然而,这中年胖子话不多,随便说了几句就自己看。

    转悠着,他来到阴缘棺前面,停了下来:“小老板,这口棺材怎么卖?”

    乍一听,我顿时就被他吸引到了。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看中阴缘棺,而我,心思复杂起来,即希望他把阴缘棺买走,但又担心他买了阴缘棺之后像张强一样出事。

    想了想,我选择默不作声,一切全凭天意,如果他谈成买了棺材是他的运气不好,谈不拢也是他自己的运气好。

    最终,中年人决定买阴缘棺。

    而韦玲双选择先打电话请示她爷爷,她爷爷表示对方愿意买那就卖。

    而我,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