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18章 偷棺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老子弄死你!”

    一声大吼,直接把我吓得坐不稳,摔下凳子。

    韦玲双也被吓得跳了起来,惊魂不定。

    乍一看。

    是朱兵,他操起凳子冲进柜台。

    “你给老子出来!”朱兵左看右看,愤怒大吼,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朱兵!”韦玲双大吼。

    “朱兵,你这是干嘛!”我赶紧爬起。

    这时,朱兵比较冷静,整个人也很正常。

    他吞了吞口水,说道:“刚刚,我看到一个姑娘在叶冥背后!”

    “啊~”

    我头皮当场就炸开了,赶紧回头看,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不见了!”朱兵说道。

    我狂吞口水,刚刚被吓醒时的感觉是真实的,并没有错,确实有人在我身后。

    这让我越发害怕,之前我看不到,但朱兵看到了,这证明这几天里来,我感觉背后有人都不是错觉,只是我没看到而已。

    韦玲双看了我一眼,眼神复杂,然后问朱兵:“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

    朱兵看了韦玲双一眼,说道:“和你一样,扎着马尾,还挺好看的,比较清纯。”

    嘶~~~

    我心头瞬间就凉了。

    昨天晚上在窗外的也是那姑娘!

    而且,最开始是我在梦里梦到她。

    我颤抖了,我做梦是因为在阴缘棺里昏迷,自那之后,这个姑娘便一直缠着我,难不成这姑娘与阴缘棺有关?

    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为了进一步验证,我问朱兵:“我还记不记得你昨天送货出了什么事?”

    朱兵皱眉,想了好久这才说道:“具体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在山上看到刚刚这个姑娘,她要带我走,然后我就和她打了起来,其它的不记得了。”

    “是在回魂坡吗?”我问。

    朱兵拍了拍脑袋,说道:“好像是,我记得自己确实是到了回魂坡的,但到回魂坡之后的一切,就不记得了。”

    这下没错了。

    朱兵到了回魂坡,就遇到那姑娘,然后被迷住,接下来发生的事已经不言而欲。

    那姑娘一直缠我。

    朱兵也因为送棺材出事。

    张强买棺材出事,可以想象到,张强估计也是被那姑娘弄死的。

    昨晚要不是我和韦玲双找去,可能朱兵也会被弄死在回魂坡。

    总之,这姑娘一定与阴缘棺有某种关联。

    记得韦玲双说过,阴缘棺是几年前有人订做的,只是一直没来要。

    难不成,当初这阴缘棺就是这姑娘的家属为她订做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最后没用这口棺材,她心里一直惦记着?

    这么一想,一阵凉意席遍全身。

    阴缘棺,听名字就大体想到什么。

    想着当时在棺材里时,韦玲双弄破了什么东西,难不成就那一下,我和这姑娘产生了阴缘,然后,她就阴魂不散地缠着我!

    如果不是这样,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我忍不住发抖。

    朱兵问我:“叶冥,你很冷吗?”

    “有一点!”我下意识回应。

    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问道:“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

    这时,韦玲双把昨晚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朱兵。

    朱兵听完之后缩着脖子,他一个人高马大的大汉,缩脖子的样子非常的滑稽,但我笑不出来。

    “他奶奶的,太邪门了,我怎么也感觉有点冷!”朱兵摩挲着自己的手臂,眼珠子左瞟瞟右瞟瞟。

    韦玲双皱着眉,神情凝重。

    这时,我忍不住把我的推测说了出来,告诉韦玲双,让她问一下她爷爷那阴缘棺的事。

    朱兵听了之后直觉得邪乎,也附和着让韦玲双问一问比较好。

    韦玲双没有再反驳我,表示天亮再问。

    朱兵可不敢一个人回去,甚至连他的货车都不敢开了,只得留在铺子我们聊天,一直熬到天亮。

    天亮之后,我迫不及待地要求韦玲双问她爷爷。

    韦玲双照做。

    然而问下来之后,我脑子全乱了。

    当初来订这口阴缘棺的人是一位中年富豪,是给他儿子订的。

    为什么没来要棺材,韦凤祥也不太清楚,推测应该是那人的儿子最后没死,所以便没来要棺材。那种人不缺钱,加上棺材这东西晦气,用不着的话没人愿意搁在家里。

    这可把我所有的推测都粉碎了。

    既然这口棺材是给一个男生订的,即便这个男生死了,要纠缠我也是这个男生,怎么都不会是一个姑娘。

    这姑娘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下你怎么说?”韦玲双问我。

    我……

    无语。

    这时,朱兵说道:“就算不是这么回事,但那个姑娘是真实的,不是因为阴缘棺撞到她,也可能是因为别的才撞到她,而她可能有什么怨气未消,所以这才来纠缠叶冥。”

    韦玲双听了之后,只是摆了摆头:“我也不知道,等吧,爷爷明天就回来,到时候他会处理。”

    朱兵点头。

    目前来看,也只有如此了。

    但是,今天晚上怎么过?

    那姑娘会不会再来?

    我一阵没底。

    隐隐发慌。

    天色大亮之后,我们仨一起去吃了早餐。

    今天的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在铺子门口晒了少许的太阳,朱兵这才不那么害怕。

    检查一番,货车没油。

    找了个铁桶去加油站弄了一桶油加进去之后,朱兵这才开车走人。

    离开时表示以后再也不拖棺材了,让韦玲双不要多心,送棺材的事以后不要再请他。

    韦玲双无奈。

    朱兵离去之后,只剩下我和韦玲双。

    因为昨晚没睡好,我们俩没什么精神,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

    到了晚上,我和韦玲双都困得不行,但怎么也得等到十二点添油之后再回去休息,总不能大半夜的回来添油。

    关了铺子,和韦玲双趴在柜台上打盹。

    我有些怕,紧紧挨着她。

    深夜。

    我迷迷糊糊的。

    突然,一阵凉风吹得我全身发冷,醒了过来。

    但不是身后有人。

    风是从大门处吹来的。

    我起身查看,棺材铺的大门大开着,心想韦玲双这是怎么搞的,门都没关好。

    于是,我走出柜台去关门。

    刚到门口,正要关门时,竟然看见街道上一口棺材倒立着往前移动。

    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困意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借着月光定眼一看,竟然还是口红棺材。

    咦?

    这棺材好熟悉。

    天啊,竟然是阴缘棺!!!

    我赶紧往铺子角落看去,发现阴缘棺不见了!

    不好!

    确定那就是阴缘棺,我急忙喊:“玲双快醒醒,有人偷棺材!”

    她瞬间惊醒:“偷什么棺材?”

    我有些结巴地道:“红、红棺材被偷了,没走远,还在街上!”

    “怎么可能?”韦玲双赶紧冲来,往街上一看:“还真是!”

    “走!”

    韦玲双立即追了出去。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赶紧跟上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