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16章 诡异的货车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我掐死你!”

    “我掐死你!”

    发疯一样的咆哮声炸开,吓得我头皮发麻。

    定眼一看,是朱兵!

    他面部发青,模样狰狞,恶狠狠地掐着韦玲双脖子,要把韦玲双掐死的趋势。

    “朱兵,快放手!”我大喊着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想把他拉开。

    然而,他根本听不进去,而且力气特别大,被他轻轻一摆,我便被扫翻,后背砸在石头上,痛得我爬不起来。

    “朱兵,她是玲双啊!”我急忙喊道。

    但,根本没用,韦玲双被他掐着脖子举了起来,悬在空中,怎么挣扎都挣不脱。

    韦玲双急得咬朱兵的手,然而朱兵好像没有痛觉还是怎么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嘴里不停地吼道:“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朱兵这情况,特别不正常。

    韦玲双急得想说什么,但脖子被掐住,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情况,过不了少许,韦玲双非得被他掐死不可!

    心中着急,我咬牙忍痛爬起,慌乱中抱起一块石头,直接砸在朱兵手臂上。

    然而,朱兵还是没有反应,掐着韦玲双不放手,模样狰狞。

    不对!

    这一刻,我意识到,他恐怕是中邪了!

    这种情况下,就是杀了他,他也不知道。

    我赶紧上前,在韦玲双的背包里翻找。

    看到驱邪符,立即拿了出来,猛然贴在朱兵额头上。

    这一下,起到了效果,朱兵双眼一瞪,双手渐渐软化,没有了力气。

    最终双手一松,韦玲双砸在地上,剧烈咳嗽,肺叶都快咳出来。

    而朱兵整个人直勾勾地摔在石堆里,没有了反应,不知是死是活。

    我赶紧上前扶起韦玲双:“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韦玲双摇头,咳嗽一阵,呼吸顺畅之后这才心有余悸地说道:“没事,只是差点被朱兵掐死。”

    我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刚刚可把我急死了。

    韦玲双恢复之后,急忙上前检查朱兵。

    我在一旁看着,内心忐忑,希望朱兵没什么事。

    “还好,人没死!”韦玲双松了口气。

    我也松了口气,能找到朱兵,这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不过,朱兵情况很严重。

    韦玲双没有怠慢,立即解下工具包,拿出一个碗倒了半碗矿泉水,然后点燃三炷香。

    左手端着碗,右手拿起点燃的三炷香在碗中画圈圈,正三转,反三转。

    同时,嘴里念念有词,抖了一些香灰在碗中,又将一张黄符焚在水中,化成符水。

    准备完毕之后,她让我扶起朱兵,掰开朱兵的嘴,她将符水灌入朱兵口中。

    我晃动朱兵脑袋,捏他的腮,助他顺利把符水咽下去。

    做完这一切,将朱兵轻轻放地上。

    这时,韦玲双解释:“他这是被不干净的东西迷住,而且还上过他的身,在他身体里留了特别重的阴气,服下符水,等体内的阴气排除干净之后,他就能醒来。”

    我想也是这样的,刚刚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也不知道上他身的东西走了没有,心里担心,我四下张望着,说道:“八成是运棺材出事的,那阴缘棺肯定有问题。”

    韦玲双却是道:“你不要老是一根筋,阴缘棺能有什么问题,这回魂坡本就邪门,是朱兵遇气不好,撞到不干净的东西,跟鬼打墙一个意思,才在回魂坡上上下下兜圈子。”

    她不相信我,我只好沉默,但心里隐隐一阵凝重。

    要知道,如果说张强因买阴缘棺而死是巧合,他刚好就要死的,只是在买了阴缘棺之后刚好死去。

    那朱兵呢,因为运阴缘棺撞邪,这应该就不是巧合了,毕竟,朱兵人高马大,阳气十足,这样的人根本不容易撞邪。

    再者,朱兵敢走这里,必须是不怕的,要是怕的话他可以绕别的路。

    所以,阴缘棺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让我想起自己在阴缘棺里出过事,不知道厄运会不会降临到我头上。

    心里一阵担心。

    等了少许,朱兵还没醒来,张强父亲打来电话催。

    韦玲双如实相告,好说歹说,终于把张强父亲应付过去。

    韦玲双不想这样等,上前去,手上起诀,打在朱兵的双肩,让他的阳火旺起来。

    突然。

    朱兵猛然坐起,双手掐向韦玲双:“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韦玲双吓得跳起来,魂都差点吓落。

    好在这一次她反应比较及时,躲了过去,不然又要被掐住。

    而朱兵却是再次扑向韦玲双,我急忙冲上前阻止,大喊:“朱兵,快醒来!”

    没反应。

    这时,韦玲双急忙用手背反抽朱兵的脸三下,终于把朱兵抽老实下来。

    不过,此时的朱兵坐在起上,耷拉着脑袋,整个人没什么精气神,两眼无神,目光呆滞!

    “他这是怎么了?”我问。

    韦玲双沉下口气,告诉我:“他应该是精神失常,问题不大,但可能要休息几天才能恢复。不管了,先上公路去再说。”

    我也不想在这邪门的地方停留,于是乎,我和韦玲双扶着朱兵离开。

    朱兵没有什么意识,不会自己走路,费了一番工夫,这才把朱兵弄到公路上。

    然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我和韦玲双傻眼。

    摩托车还在,但朱兵的货车却不见了!

    上上下下看不到货车,我不由得问:“这是见鬼了吗?这么大的货车,竟然不见了。”

    韦玲双凝重地道:“这下可能真的见鬼了!”

    嘴上说着,她怀疑是张强父亲找来,没看到人便把车开走,随之立即联系张强父亲。

    然而张强父亲在守夜,一直没离开家,而且也没有让人来接我们。

    也就是说,朱兵的货车凭空消失了。

    货车消失,棺材也不见了,至此,张强父亲也失去了耐性,选择退货。

    现在棺材跟着货车消失,无法交货,韦玲双只得答应退钱,不过暂时没时间,改天再上门退还棺材费。

    韦玲双想了少许,说道:“怕是被人偷了!”

    我感觉她才是一要筋,没好气地道:“不是没油了嘛。”

    “当时也没有确定是不是因为没油才停下来的。”韦玲双还是坚持是被人给偷了。

    “不用纠结了,先回去吧,明天报警处理。”

    随便了,反正我不想呆在回魂坡。

    随后,我们将朱兵扶上摩托车坐在中间,三个人挤着一辆小小的踏板车下山。

    等我们回到凤祥棺材铺时,再一次傻眼了,朱兵的货车竟然停在店门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