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14章 寻找朱兵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韦玲双坐立不安,在柜台前来回踱步,神色无比的凝重。

    我也非常的担心,现在这个情况,朱兵出事的机率非常的大。

    韦玲双不甘心,又再一次拨打朱兵的电话,但仍然无法接通。

    最终,我和她都坐不住了。

    “叶冥,你去后院把石棺下的长明灯添满油,我准备东西,我们出去找朱兵。”

    韦玲双吩咐着,开始准备。

    我则是去添油。

    因为心里惦记着朱兵可能出事,比较急,所以到后院也没什么害怕的,加上也没出什么岔子,很顺利便将油加满。

    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关了铺子,韦玲双借了辆踏板车,载着我一路出城,按照最近的路线也就是朱兵最有可能走的路线往前开,一路寻找朱兵。

    心里担心,韦玲双开得特别快,小小的踏板车被她开到九十多迈,这让从来没有坐过摩托车的我十分紧张,让她开慢些。

    她没有减速,让我害怕的话搂着她。

    我是真的害怕,只得搂着她。

    从城区出来,到张强家,有一段需要经过青龙山往城区方向延伸的分支——回魂坡。

    回魂坡有些偏僻,山上山下没有人家,以前出过不少的灵异事件,韦玲双推测朱兵要出事的话,可就就在回魂坡了。

    出城之后,道路相对窄了不少,韦玲双不得不减些速度。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样了,终于来到回魂坡。

    这时,韦玲双开得比较慢,沿路寻找。

    渐渐上山,阴气森森,特别不自在,心神有些不宁,这让我紧张起来,同时也打起精神,这情况,朱兵在这里出事的可能性很大。

    突然,山上出现汽车灯光,韦玲双减速靠边行驶。

    很快,是一辆货车,速度比较快,和我们迎面擦肩而过。

    “这不是朱兵的货车吗!”

    韦玲双有些激动:“难不成他已经送货回来了!”

    “应该是吧!”我这么觉得。

    立即靠边停车,韦玲双给张强父亲打去电话,询问之后,得知朱兵还没有把棺材送到张强家。

    这一下,神经立即就绷紧了。

    二话不说,韦玲双立即开车下山追朱兵。

    一是担心,二也是韦玲双胆子不少,开得特别快。

    快下山时,终于追上了朱兵的货车。

    然而,让我和韦玲双意外的事发生了,朱兵已经调头,又往山上开。

    “朱兵!朱兵!”

    我放声大喊,而韦玲双也在不停地按喇叭。

    但朱兵没有任何的回应,又与我们擦肩而过,径直上了山。

    “该死的!”

    韦玲双骂了一声,掏手机让我给朱兵打电话,她专心开摩托追朱兵。

    当我把电话拨过去时,朱兵的电话无法接通。

    这情况,我们更急了。

    “抱紧我!”

    韦玲双提醒,油门直接拧到底,朝山上追去。

    几分钟之后,终于追上朱兵。

    然而,这朱兵又调头往山下开!

    这情况特别诡异!

    “完了!他可能被迷住了。”韦玲双担心地说着,原地调头继续往山下追。

    八成是被迷住了,我道:“这样追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让他停车!”

    “朱兵开得太快,不敢冒然拦他,他被迷住,冒然拦车,很可能看不见我们,被撞的机率很大。”韦玲双提醒。

    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先追。

    又要快追上的时候,朱兵又调头上山了!

    看来,朱兵来到回魂坡,便一直上山下山兜圈子。

    想到什么,我提议:“这样不是个办法,反正他还要调头回来,不如我们在半路等他,然后用符什么的贴在车上,看能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这个办法可行!”

    韦玲双同意之后,我们在半山腰停车。

    夜风徐徐,阴气森森,我有些不自在,只得挨近韦玲双。

    韦玲双准备好黄符,打起精神,一但看到朱兵的货车下来,就往车上贴符。

    等着等着,张强父亲打电话来询问,韦玲双如实解释情况,让他稍等。

    张强父亲不高兴,他表示,若非这是张强的遗愿,他根本不会等,另外弄棺材。

    韦玲双只得连连说好话。

    一番之后,终于应付了张强的父亲。

    “该死的!”

    韦玲双低声骂了一句,特别不高兴。

    我没接她的话。

    韦玲双也不再说话,专心等着。

    等到好几分钟,不见朱兵下山。

    隐隐感觉不对劲。

    又等了几分钟,仍然不见朱兵下来,也没听到开车的声音,连灯光也看不到。

    “莫非他清醒了?”我疑惑着问。

    韦玲双想了一下:“正常情况下,他已经下来了,难道真清醒了?”

    然后,韦玲双又打朱兵电话,还是无法接通。

    这让我们别没底了,仅有的一丝美好的幻想也破灭掉。

    最终,我们只得再次开摩托上山找朱兵。

    往山上开了两分钟之后,看到了朱兵的货车,此时停在路中间,不过,已经熄火了。

    “难道是没油了?”

    韦玲双嘀咕。

    很快来到货车旁边,停下摩托,我和韦玲双便喊朱兵,但没有得到回应。

    上前一看,车里竟然没有人!

    “怎么可能!”韦玲双根本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朱兵竟然没有在车上。

    “朱兵!”

    “朱兵!”

    我和韦玲双四下里喊,然而,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完蛋了!

    我道:“你说,他是车没油了才离开车的,还是之前就已经不在车上了?”

    “我哪里知道。”

    韦玲双也不明白,无比的担心,棺材卖不出去是小事,要是朱兵出什么事,那可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

    这时的韦玲双开始后悔了。

    后悔当时朱兵要退货,她却执意要送,加了朱兵一千块的运费。

    一千块钱,就毁了朱兵。

    但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我们赶紧找朱兵。

    目前也没有特别的方向,只能沿着公路两边找。

    这一次,没有骑车,而是步行。

    韦玲双有准备手电筒,我和她分别在公路两边打着手电筒往山下找,她在内侧,我在外侧。

    少许,我看到一只黑色运动鞋。

    “玲双,你快来看,这是不是朱兵鞋子!”我有些激动。

    她立即就跑过来,看了之后道:“太好了,是朱兵的,他今天穿的就是这双鞋,他应该在附近。”

    用手电照了照,旁边的草木有被踩过的痕迹,这时我们确定,朱兵很可能进入下方的树林里。

    我和韦玲双往下面喊了好几声,却是没有回应。

    无奈,只得进入树林中寻找。

    我和韦玲双挨在一起,不敢分开,小心翼翼地观察,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走着走着,我后背突然发凉,浑身不自在,好像有个人在我背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