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12章 死人了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放屁!”

    我当场否认,没好气地道:“你不是有道行吗,你看看我哪里不是人?”

    韦玲双还真就立即上前,在我身上东摸摸、西敲敲。

    一阵之后,她道:“经过我的验证,你确实是人。”

    “废话。”我有些生气。

    她不理会我的生气,若有所思地说道:“就算你是人,但你本身肯定是有问题的,我是看不出来,所以你自己想想,你与常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被她这么一说,倒让我心头一凛。

    要说我与常人不同,那就是我的眼睛了,据那个驼背老太婆说,我的这双眼睛叫什么玄阴瞳。

    难不成这一切真与我这双玄阴瞳有关?

    于是,我把自己眼睛的来历告诉了韦玲双。

    韦玲双听了之后眼睛发亮,好奇连连,盯着我的眼睛一阵观摩。

    少许之后,她问我:“你的眼睛表面是不是有一层咒?”

    “有。”我没有否认。

    得到我的确认,她顿时来了兴趣,说道:“你之所发生这些情况,一定是因为你的眼睛。要想了解清楚具体情况,我觉得有必要把你眼睛表面的这层咒给解掉,你坐下,我帮你把这层咒给弄掉。”

    “不行!”

    我拒绝了她。

    当初我得到这双眼睛之时,经常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发生不少诡异之事,不知被吓哭了多少次,好在父亲给我下了这层咒,这才像个正常人,现在要是给解掉,那还得了!

    再说,这韦玲双虽然会点道行,但只是皮毛,万一弄出什么事就不好了,不可能让她乱来。

    咦?

    我突然想到,正因为我眼睛有这层咒,所以我应该看不到不干净的东西才对。

    然而,刚刚看到窗外那个扎马尾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对方也是人?

    不对!不对!

    要是我看不到,那之前的驼背老太婆、白马书生、还有柳月夕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又能看到他们?

    这一下,我脑子不够用,想不明白,懵圈了。

    突然,韦玲双一下子摁住我,把我吓得不轻!

    我从小多病,身子弱,现在体质也不好,挣脱不了,被她把我摁倒在地上。

    不知道她要干嘛,但我感觉到不妙,不由得质问:“你要干嘛!”

    “嘿嘿!”

    她笑得人畜无害,说道:“我就想知道,你这双眼睛究竟有什么不凡的地方,所以,我要帮你把咒解开。”

    “不行不行!”

    我急得半死,生怕她真这样干了,奋力挣扎。

    但我没想到,韦玲双力气是真的大,只用一只左手就把我摁得死死的。

    用左手控制住我,她腾出了右手,然后弄几个奇怪的手式,掐了一个诀。

    我急得半死,挣脱不开,只好哀求:“不行,你会害了我的,我求求你了!”

    她不理会我,反而笑得合不拢嘴,手上掐好的诀一下子就打在我双眼上!

    完了!

    我瞬间绝望,不由得闭眼。

    “唉哟!”

    韦玲双一声痛呼。

    怎么回事?

    我睁开眼睛,只见韦玲双脸色难看,好像是受到道术反噬还是怎么滴。

    “你爸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布下这么强大的咒!”

    她的语气里透着震惊。

    好险,刚刚真的被她吓死了!

    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自豪地说道:“我爸曾经可是九星神师!”

    “放屁!”

    韦玲双满脸不相信:“你爸要是九星神师,你还会跑到京安来找我爷爷庇护吗,骗鬼呢!”

    “不信算了!”我懒得给她解释,随之将她推开。

    韦玲双放开我:“真无趣。”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姑娘,我暗自评价韦玲双,心想以后得防备着她,以免她冷不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她再次打量我的眼睛,说道:“这一切肯定跟你这双眼睛有关。”

    我不认同她这么个说法,我感觉应该是跟那口阴缘棺有关,而且当时她弄破了棺中的东西。

    但她还是一口咬定,要是阴缘棺有什么问题,她当时和我一起躲在里面,她也会跟着出事,没有我一个人出事的道理,最终还是认为是我眼睛的问题。

    实在是说不过她,我只好道:“没什么好争的,反正明天那口棺材就会卖掉,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不干净的东西找那个买棺材的家伙去。”

    “咦,你说得对,不用担心,睡觉睡觉。”

    她伸了个懒腰,然后回房间。

    我叫住了她:“要不,我和你睡,或者你来我房间睡。”

    “你想什么呢!”她愤愤不平地看着我。

    我也是没办法的苦,要是那扎马尾的姑娘再偷看我怎么办?

    要是她趁我睡着了做出什么事来我怎么办?

    最后,韦玲双在我房间的门和窗户上各贴了七张镇煞符,让我安心睡觉。

    我放心了不少。

    贴上符之后,我再次关灯睡觉,多少有些忐忑。

    渐渐地,过了许久,再也没有了那种感觉之后,这才放心睡去。

    一夜平安。

    天刚亮就被韦玲双叫醒,一起赶去棺材铺。

    清晨的天空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有些凉意,赶来时,整条街还没有一家铺子开门。

    正准备开门,却发现门槛处有一个信封。

    “什么东西?”

    韦玲双说着,蹲下去拣了起来。

    打开一看,竟然是厚厚的红票子,还有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信封里是两万八的棺材钱,请把棺材送到青龙山蝴蝶湾路口。

    “神经病啊!”

    韦玲双骂骂咧咧:“不都是送去主人家里吗,怎么让送到山上去,这家伙搞什么东东?”

    “这地方很远吗?”我问。

    韦玲双告诉我,远倒不是远,青龙山就在城郊,即便是送到上山也最多一个小时。但从来没有谁让把棺材送到山上的,再者,也不知道对在不在山上,去了找谁收货。

    不过,为了把阴缘棺处理掉,也没管那么多。

    开了铺子,给后院石棺下面的长明灯添满油,韦玲双便打电话联系货车送货。

    因为是送棺材,所以不是什么司机都愿意送,只得联系专门的师傅。

    联系好之后就等送货师傅赶来。

    等着等着,隐隐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好奇之下,我和韦玲双出门看看是什么情况。

    “有人死了!”

    “有人死了!”

    不时有人往街尾赶去。

    “死人了?”韦玲双挑眉:“关门去看看,如果街道左右的邻居那就得帮忙,不是就算了。”

    我跟上韦玲双。

    来到死人的地方,已经有不少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当我和韦玲双赶来,挤入人群看到死去之人时,当场震惊了。

    怎么会是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