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鬼眼,续阴命 第11章 梦里那个她

时间:2022-05-15作者:初醒

    “站住!别跑!”

    韦玲双立即就追。

    然而,那青年速度特别快,韦玲双提着饭菜根本追不上,几下子就被甩得不见了踪影。

    韦玲双悻悻而归。

    我不明情况,问她:“怎么回事?”

    韦玲双将饭菜扔在柜台上,有些埋怨我:“你没看出来吗,那安家伙不是人!”

    这……

    那家伙确实是有点古怪,但应该不像。

    心里想着,我把纸条递给韦玲双,说道:“之前我看到他可是有影子的,而且,他还给了我电话号码,让同意之后打电话联系他,他要不是人,难道电话还能打到阴间去不成?”

    韦玲双接过纸条,皱起眉头来:“不应该啊,我明明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死气。”

    这就怪了。

    想到什么,我告诉她:“如果韦伯伯不愿意卖,那就不用去管这人。如果愿意卖,倒是有必要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人。”

    她点头,说道:“爷爷答应卖,而且还说只要对方开口出价,就直接卖了。”

    乍一听,我道:“韦伯伯这是急着把棺材出手啊!难道这口阴缘棺有什么问题?”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道:“你在怀疑爷爷的手艺吗,哼,这棺材已经有好多年了,难不成要一直放下去,这不是能卖多少是多少,积货处理嘛!”

    她说的不无道理,但我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我打电话问问他还买不买。”

    说着,她立即掏手机按照纸条上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被打通。

    既然能打通,那对方肯定就是人,我不再担心。

    然而,电话一直响,却没人接,最后自动挂断。

    “对方怕是不想买了吧。”韦玲双若有所思。

    这时,韦玲双收到一条短信,对方问韦玲双那副红棺要多少钱。

    韦玲双思考少许,回了短信,按照正常报价给对方报了两万八,只要对方还价,不管还多少,她立即就答应。

    然而,对方根本没有还价,表示就两万八,但是要送货上门。

    韦玲双没有同意,而是让对方上门提货,可以少算他三千块。

    但对方坚持要送货上门。

    为了把这口阴缘棺卖出去,韦玲双只得同意,但告诉对方,今晚肯定不行,得明天白天才能送。

    对方同意之后,双方达成约定。

    对方称明天早上会来付钱,然后再给地址。

    如此下来,韦玲双也不再怀疑对方的身份,觉得应该是那家伙身上沾了死气,她自己感觉出错。

    毕竟买棺材就是为了埋死人,沾上死气很正常。

    吃过饭。

    因为明天早上要早起送货,所以我们守到十一点便给后院石棺下的长明灯添油。

    我和韦玲双一起,这一次,没出什么意外。

    弄好之后便回去休息。

    韦玲双家的老宅虽老,但房间多,我的房间就是白天那一间。

    我刚洗漱完躺下,一道特别不自在的感觉出现,好像有人在窗户那里看我,和傍晚在棺材铺后院添油时的感觉一样。

    这让我心头一凛,赶紧伸手到床头开灯。

    然而,窗户那里什么也没有,房间里也没有别人,而且,窗帘也是拉上的。

    怎么回事?

    难道是幻觉?

    不可能是幻觉,这是第六感,而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疑惑着,我关了灯,再次躺下。

    然而,刚躺下那种感觉又出现,窗户那里就是有个人在盯着我看。

    这让我浑身发麻,十分不自在,有些不敢睡了。

    “谁呀?”

    我朝窗户问道。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孽障!”

    这时,隐隐听到韦玲双的呵斥声,然后就是开门声。

    心有一紧,我赶紧穿衣出房间。

    韦玲双已经到后院,我追了出去,只见韦玲双全副武装。

    我不由得问:“你这是干嘛?”

    韦玲双四下观察着,嘴上道:“我感觉到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我家周围。”

    嘶~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刚刚有个不干净的东西在看我!

    这么一想,后背一阵凉,不自觉地朝韦玲双靠过去。

    少许。

    “怪了,难道又是我感觉出错,不应该啊?”韦玲双没有任何发现,疑惑连连。

    我告诉她应该没错,并且把我感觉有人在看我这事告诉了她。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给我检查魂魄。

    我的魂魄正常,不散淡,她这才放心下来。

    一般只有魂魄散淡的人才会看到或者撞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韦玲双说我魂魄正常,我也觉得奇怪了。

    “应该是幻觉,睡觉吧。”

    半天没发现什么,韦玲双便不再放心上。

    而我,还是没放松下来,心里一直担心着。

    回到房间,我越想越觉得害怕,不太敢睡觉了。

    这样下去,根本没办法好好睡觉,所以我准备搞清楚是有人恶作剧还是干嘛。

    起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便关灯假装睡觉,然后悄悄站在窗户旁边守着。

    我有些紧张,情不自禁地搓手。

    突然,一道说不出来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紧张得手发抖,心跳得特别快,慌了!

    但是,必须要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一咬牙,我猛然掀开了窗帘。

    一时间,隐隐有一张脸映入我的眼帘。

    “你谁呀!”我大吼,吓得跳了起来。

    刷地一下,那张脸消失了。

    消失那一刻,我隐隐看到她十分清纯,而且还扎着马尾。

    是她!

    梦里那个她!

    完了!完了!

    这下是真见鬼了!

    一想着梦里的场景,想着她流血水的眼睛,我急得慌乱无主,冲出房间去叫韦玲双,告诉她有一个姑娘在窗外看我。

    韦玲双很快出了房间,盯着我上上下下打量。

    一番之后,她道:“不应该啊,你很正常,怎么可能会看到一个姑娘?”

    我咽下紧张的口水,说道:“我刚刚确实看到她,而且早上我做恶梦还梦到她。”

    韦玲双半信半疑地打量着我:“那你以前见过她吗?”

    “从来没见过!”我摇头。

    “这可就怪了,你才来棺材铺一天,一直呆在棺材铺里,不存在撞鬼撞邪一说啊!而且要是你撞到了,那我不也撞到了?”

    韦玲双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突然,我想到什么,问道:“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那口阴缘棺的缘故?我记得当时你好像弄破了什么东西。”

    韦玲双白了我一眼:“我当时不也和你一起躲在里面的嘛。”

    这能一样吗,我道:“但你没事啊,我出事了啊!”

    她愣了一下,说道:“那就你有问题!”

    说着,她好奇地盯着我看,那眼神,像是要从我身上看出朵花来似的。

    我怕了这种被人盯的眼神,说道:“别这么看我好不,我怕。”

    韦玲双突然眼睛一亮,随之说道:“白天爷爷说什么找到另外半张羊皮卷让你做个真正的人,难道你真的不是人!”

    ……
小说推荐